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待授翻/奈德X小指头】Funny man

看完亚瑟王又刷了英版QAF的我……吉伦叔真是太美味了。尖叫。
顺便提一句,我是在spanking这个tag里找到这篇文的,哎嘿嘿~

Chapter One

奈德和培提尔有段独处的时间。

 

奈德怒火中烧。他不在乎这做法多么机智,总之将凯特琳藏在妓院这种行文带来的冒犯和包含的意味都远远超过了他能容忍的范畴。贝里席和咽喉在他指间的感觉……这个一直以来的麻烦那样喘息扭动着。哦,这个人有点意思。但那时奈德没时间去为此报复贝里席。至少在他的妻子面前不行。但是现在。

他爬上妓院内的楼梯,寻找着上次见到小指头的那个主屋。现在正是展示一个高尚的人被逼得太紧后会做什么的完美时机。奈德转过最后一个拐角,然后看到了坐在屋子中间,被文件和笔包围的那个人。培提尔没有抬起他浅褐色的眼睛。

“您是回来准备再造一个私生子出来吗,史塔克大人?”他彬彬有礼地问道。“给我一点时间弄完最后的账目,然后我保证能给你找……”

奈德在这时走到了桌边,他受够了小指头那一套。他一挥手将所有的文件和羽毛笔都扫到了地上。这似乎引起了小个男人的主要。他的眼睛睁大了一瞬,奈德想见得正是那一闪而过的恐惧。临冬城主一手按在桌上,他的手几乎碰到了培提尔那还握着刚才写字用笔的那只手。他靠向小指头,逼视着那双浅褐色的眼睛,好让小指头知道这次见面里谁才是说的算的人。

小指头一直没转开视线。他甚至还小小笑了一下。说实话,他喜欢看奈德这样。他享受从奈德身上散发出的愤怒和温度,它是如此的灼热,他都能从两人马上触到手间感觉到它。

“也许不是现在?”他调笑地挑起眉毛。

“对”艾德赞同。“现在我对你更感兴趣。”

“哦,奈德,”小指头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我们该怎么对卡特琳说?”

变故来的突然,屋子里隐约回荡着它导致的声响。培提尔本能伸手摸了下史塔克打到的脸颊。他还没来得及流露出疼痛,奈德就伸手捏住他的脖子,将他从椅子上提了起来,两人的脸凑在了一起。

“这是你最后一次提到我的妻子,明白吗?”他咆哮道。疼痛,还有被粗鲁扼住的咽喉……培提尔觉得晕眩。奈德的手指又稍稍收紧了,他的指甲抠进了小指头柔软光滑的皮肤。“在我问你问题的时候,你最好回答我,贝里席大人。”

他们目光胶在一起。培提尔无声地张了张嘴,找回些许镇定。“好的,”他说。“当然可以。”

但奈德没有松开他。培提尔发现自己抬手抓住了奈德的手腕,但却只能做到无声的挣扎。他不熟悉处在下风的感觉——特别是对方是个史塔克。他只败于史塔克之手过。他决定改变这种情况。这次他会得到他想要的。

他将脸凑得离艾德更近,熟悉的讥笑又回到了他的唇上。“你知道吗,”他低声说。“那场比赛时,卡特琳从来都不是我想打动的那个人。”

什么?

小指头看到了奈德眼里闪过的疑问,他把握住了这一刻。他用一根手指轻柔地在奈德手腕上摩挲着,直到奈德放松了收紧。“你知道吗,我想打动的是你。我想说,”他嘲弄道。“我拥有三家妓院,还没有老婆。你觉得我还会喜欢,甚至对女人有兴趣吗?没有了,史塔克大人,”他打量着高大的男人,声音变得沙哑又轻柔。“一直以来,都是你。”

奈德一句话也说不出了。这可能是谎话,但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没什么所谓了。他放开了小指头开始向外走。现在,他不想再听这个男人胡扯了。但培提尔不这么想。贝里席思考了一下。

“就算我没有对你着迷,我也受够了追逐徒利。”培提尔等着回应,但奈德没有停下脚步。“我是说,当你结束一个人的童贞后,上床就变得有些无聊了。”奈德突然停了下来,培提尔尽全力隐藏着自己的笑容。他看见奈德深吸了口气,然后继续向门口走去。“说实话,我甚至不能确定那是我做的。她似乎很有经验,”培提尔继续说。“她吮吸我的阴爨茎时做得那样好,哦,她是怎么知道……”

奈德猛地转身冲向了他。他们撞在了桌子上。培提尔之前挨的那一巴掌远没有他现在受到的全力一击痛。他尽全力抵挡着艾德的攻击,但似乎没什么能阻止艾德……除了培提尔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攻击方法。在攻击的间隙中,小指头弓起脖子,将一个吻印在了奈德嘴上。

-tbc-
Funny man这个词真是很纠结 一开始翻成有趣的人觉得很奇怪 后来改了以后重刷got发现字幕组就是翻成了有趣的人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