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如果我这边没更就是换号写文去了。写文水平不咋样本来想着换号自娱自乐不碍大家的眼,不过有人给我扒出来了我emmm……那就,有人看得上我的文还愿意吃安利的话,提供始祖家族或杀天王点梗,谢谢!

【授翻/sterek】Wherein Stiles Skates Too Closely to

Wherein Stiles Skates Too Closely to Laura's Camaro

作者:MellytheHun

献给我酸 @不是HClO 

为了特殊日子赶文 明天精修一下!

【正文】

“在你姐姐雪佛兰边上的那个人是谁?”Boyd问道,在正午的太阳下眯着眼睛看向那边。

Derek看向停车场的另一边,他看到Stilinski带着小帽子,穿着又旧又破的开襟毛衫,歪歪扭扭地滑向那辆光鲜的汽车。他的心脏如同以往每次见到Stilinski时一样,愚蠢地加速跳动起来,而他每次都会无视自己加速的心跳。

“Stilinski,”Derek阴沉地叫道。

Boyd了然的笑了,而Erica则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Boyd收紧了环在Erica腰上的手臂,指了指Stilinski,后者已经和他的朋友Scott碰头了。

“Stilinski绕着Laura的车玩滑板,这给了Derek一个机会。”

“你知道如果我刮花了我姐姐的车,她会怎么做吗?”

“她一直呆在大学里,”Erica说,“反正她是不会知道的。”

“她会知道,她能感觉到这种事。她或许知道有个总伤着自己的笨手笨脚的家伙就在她的车边,”Derek低声说。

他从学校的台阶上下来,走到了停车场上,走向了正漫不经心的绕着雪佛兰转圈的Scott和Stiles。Derek还穿着他篮球短裤,亮着腿让他觉得自己有点裸露。他紧张地希望自己黑色的腿毛不会让Stiles倒胃口,不过他接着在心里呼了自己一耳光。在他走向Stiles他们时,那颗愚蠢的心就在他的胸腔里大声地跳着。

“你们在这干嘛呢?”Derek抱怨道。

“只是随便玩玩,Hale,”Stiles假笑着围着Derek饶了一圈,“不过滑滑板让人愉悦。你姐姐在这吗?”

Derek脸色阴沉,他在想Stiles是不是喜欢她姐姐。这个想法让他的心猛地一沉。

“不,而且我之前看到过你撞上停着的车。所以离这辆远点。”

“什么?”Stiles问道,他看起来被冒犯了,“我很得体的!”

“初中的时候,因为你在野外实习日喝水呛到,消防队都来了学校。你体内没有哪怕一丝得体,Stilinski。我连你能好好走路都不信,更别提滑滑板了。”

“冲浪板,”Stiles在Derek面前停下,愤怒地纠正道。

Derek干巴巴地看了他一眼。

“好吧,”Stiles退让了,他回到了Scott身边。

Stiles什么都没再说就和Scott一起离开了,而Derek满脑子都是自己失去了一个机会。

Derek快要在化学课上睡着了,所以他做了每次不能集中的时候都会做的事,他越过课桌看向了Stiles。后者正在笔记本上涂一个冲浪板——就是他经常画的那种。Stiles看起来觉得无聊又困倦。Derek无声地叹了口气,他的心又开始乱跳了。他不知道Stilinski为什么这么吸引人。他只知道自己一直对他有感觉。每次看Stiles他的心都在胸腔大声跳动真是太尴尬了。

Stiles感到了Derek的注视,然后冲他吐了吐舌头好让Derek知道他在自己心里还是个麻烦。Derek紧盯着Stiles的舌头。他想吮吸那舌头。Derek感觉到自己脸红了。Derek整张脸都开始发烫,所以他转开了视线。

Derek对上了Boyd的视线,Boyd嘲弄的笑了一下。Derek冲Boyd哼了一声,然后低头看向他的笔记,他在心中数着时间,一直数到他的脸又开始恢复到算是正常的状态。

“哦不,”Boyd大笑。

“哦不什么?”Derek问道,但他不太确定自己真的想知道。

“Stilinski在十二点钟方向,想跳过一个该死的栏杆。”

“哦不,”Derek赞同道。

他看过去,就看见Scott翻了一下滑板然后跳过栏杆,又重新踩上了滑板。他落地的动作十分优雅,接着Stiles也做了同样的动作。那一瞬间,Derek的心都因为紧张停跳了,直到Stiles落地踩着滑板离开它才恢复正常。Derek舒了口气,觉得宽慰,不过这短暂的宽慰很快就消失了,因为Scott和Stiles显然在竞争。

他们来来回回滑了几圈,然后Scott又一次跳过了栅栏,还在空中翻了一圈滑板后才踩下滑板,滑到滑板自动停止。Stiles重复了他的动作,但着地时却栽倒了地上,发出一声听着都疼的响声。Scott迅速泡到了Stiles身边,但是Derek还是没控制住他本能的急冲。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动了,就已经到了Stiles身边。

他咒骂道:“你个该死的蠢货!你还好吗?”

Stiles轻轻呻吟了一声,Derek看到一丝血线出现在Stiles脑后的水泥地上,他的胃沉了下去。Stiles的眼神是空洞的,在他说话时还有点恍惚,“哇哦,嘿。”

“Derek点了点头,低声回应,“嘿。”

Stiles昏昏沉沉地问:“你是天使吗?”

Derek发出一声奇怪的动静作为回应。他看向正古怪看着他的Scott说,“他神志不清了,叫救护车。”

Scott顺从地点了点头,掏出了他的手机。Derek又看向Stiles,宠溺地拂开Stiles前额的头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记得他妈妈以前会这样检查他有没有在发烧。他的内心因为碰到了Stiles的皮肤而雀跃。

“你是个很漂亮的天使。”

Derek觉得自己的脸发烫了。他听到B在自己身后轻笑,他越过自己肩膀盯着和Erica还有Isaac站在一起的Boyd。然后他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没放在心上。

“谢谢,Stilinski,”他犹豫地嘟囔着,还盯着Boyd。

“天使能让人给他口爨交吗?”

Derek抢到了,他扭头看向Stiles。Stiles闭上了眼睛,看起来要在嘟囔中睡着了。

“你值得很多次口爨交。你有这么棒的基因,值得口爨交来庆祝。”

“哇哦,这,”Derek说着脸红了,心跳声很大。他双手捧着Stiles的脸说:“保持清醒,Stiles。别睡。”

“Stiles?”Boyd嘲笑道。

Derek盯着他而Boyd投降地摊了摊手。Derek更靠近Stiles了一些,轻轻地拍了他一下。力道刚好不让Stiles闭眼。

“嘿,”Stiles虚弱地抗议,“别打了。我不吃这一套。”

“真难得,”Erica笑道。

“还很有启迪作用,”Boyd暗笑。

Isaac说:“Stilinski就这么随便向一个天使提出了口爨交,他比我想象中更有意思。”

“哦,上帝啊,闭嘴。”Derek咆哮道。

Derek和他们一起等到救护车赶来,并在第二天Stiles没来学校时坚持去问McCall Stiles恢复得怎么样。

在学校的一次篮球赛中,Derek在赢了漂亮的一球后跳了一小段胜利之舞,然后在同学欢呼中做了一个后空翻。

他在人群中看到Stiles长着雀斑的脸庞时还在沾沾自喜。他的脸在发热,而Stiles在看他。他记得Stiles之前从未来看过学校的篮球赛。也许这是他感谢Derek让Scott叫了救护车的方式。Derek的目光穿过球场,对上了Boyd的眼睛,然后Boyd跑到他的身边说:“很高兴你终于看到他了,我这么远都能看到他眼里的桃心了。”

“闭嘴。”

“别担心,”Boyd笑道,“他也能看见你眼里的。”

“闭嘴吧。”

比赛剩下的时间里,Derek大部分注意力都在Stiles身上,几乎不能专注打球了。他知道这么分心会被教练替下场的。接着他进了很棒的一球,然后没什么必要的拉伸了下胳膊,这简直比跳舞还要过。他在人群中找到了Stiles。Stiles正在站着鼓掌,他的心跳都为此过速了。Derek笑得像个傻瓜,这么远他还是看到Stiles眨了眨眼。Stiles冲他稍稍点了下头表示称赞,这让Derek笑得像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接着Derek就被篮球砸中了脑袋,但他完全没有在意。
化学反应还在继续,而Derek在努力保持清醒。Stiles吊着石膏。这可能是他最近某次玩那愚蠢的滑板搞出来的。Derek看着Stiles,想着他到底有多蠢。他看着Stiles努力在笔记上乱涂乱画,他在以为会看到另一幅滑板涂鸦的地方看到了篮球。他觉得希望充满了自己的胸腔。Derek的眼神从Stiles的胳膊爬到他的脖颈,然后是他的脸颊,接着Stiles扭过头对上了他的视线。

Stiles低头继续看着他的笔记,然后又尴尬地看向了Derek。他看起来立刻就后悔了,然后耸了耸肩。Derek冲他傻笑了一下,Stiles的目光被他的嘴巴吸引了。Derek掏出了他的黑色记号笔(他一般用它在厕所涂鸦),把自己的名字大大的写在了活页本上。然后他把活页本立了起来,好让Stiles看到上面的电话。Stiles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然后大大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两周后)

“Stilinski又绕着你的车滑滑板了。”

Derek的目光从Boyd身上移开,越过他的肩膀看出去。他看了很久,然后很确定Stilinski是又在那绕着车滑滑板了。

“我以为胳膊脱臼会让他该死的消停会儿。”

Derek笑着说,“我喜欢他的不屈不挠。”
“你的迷恋真恶心人,Derek。你和你对他的喜欢都很恶心,”Erica抱怨道。

Derek冲她耸了耸肩,然后离开了他们。他上了台阶走到车边,Stiles冲他笑着。

“要搭车吗?”Derek问道。

Stiles踢了下滑板,让它翘起来,好的那只手抓着滑板上端,然后将身体重心放到一只脚上。他的屁股因为这个动作绷紧了,他调皮的笑着说:“我猜那会是一次不错的兜风。”

Derek盯着滑板,然后含糊地指了指它,“这次我载你,下次,你可以教我怎么滑那邪恶的滑板。”

Stiles笑了,同意地点了点头。

“听起来不错。”

评论(6)

热度(54)

  1. 不是HClO相 柳 转载了此文字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