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授翻】【Sterek】"Name for the Order?"(咖啡店AU,一发完)

授予我酸“撩柳小能手”称号

不是HClO:

"Name for the Order?"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86903


【作者】katnisskirk


【译者】不是HClO


【注释】咖啡店AU


【译注】投喂我最爱的咸鱼宝宝 @相 柳 !原谅我是个看到咖啡店AU就走不动路的俗人23333


【授权】









【Summary】




AU。Stiles是位咖啡师,Derek则是一边打电话一边点单的常客,所以Stiles总是(故意地)听错他的名字。


  


【正文】




“没错,我上午收到他的邮件了。你能让Isaac叫他再来开个会吗?我们依然还有很多东西得再梳理一遍,而且说实话,我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我们想签的。”


Stiles转过身,眼神锁定在那个让他十分恼火的罪魁祸首身上,打电话的家伙(Phone Guy),也被叫做“Derek”。他是个彻底的混蛋。为什么所有长得帅的人都是这样的混蛋呢?说真的。老天太不公平了。


“请问你需要些什么?”Stiles问道。这已经是Derek连续第三天进来买咖啡了,他记得这个男人的点单。但他不会轻松地放过他的。


噢不。


绝对不会。


“超大杯的玛奇朵。不,Erica——别告诉Cora。她会没完没了的。我们俩都知道我们有多需要这个合同。”


“名字?”


“Derek。听我的,就这一次,Erica。”


Stiles转过身背对着Derek,一边开始准备玛奇朵,一边讨嫌地模仿起了Derek说话的样子。


真是烦人。


正当他开始在Derek的杯子上写字母“D”时,一个想法击中了他。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把“D”改成了“P”,并在后面写完了Derek的新“名字”。


他把饮料传给Greenberg,让他递给Derek。“呃,超大杯的玛奇朵给…打电话的家伙(Phone Guy)?”


Derek脸上的表情值了。




————




第二天早上,Derek又在差不多同样的时间出现在了咖啡店里。清晨6点就早早地到了。猜猜还有什么?


他又在打电话。


“你为什么不早点儿说?”他语气不善地问道。很明显他需要喝杯咖啡才能变成个体面的人,或者至少,Stiles希望是这样,看在今天还得对付他的其他人的份上。


“请问你需要些什么?”


“超大杯的玛奇朵。不,Erica,我在给我自己买咖啡。你自己买去。”


“名字?”


Stiles吸引了他差不多5秒钟的全部注意力,长到足够让Derek瞪着他再次低吼出自己的名字。


“是Derek。”


很显然他很不爽昨天写名字时发生的事。


哎呀。


“当然。”Stiles答道,转过身开始做咖啡。他在杯子上写下名字,点好下一位顾客的单之后,才完成了Derek的饮料,整个过程中他都试图忍住脸上巨大的笑容。他的客人多半觉得他要疯了。(也许他是的。)


当Greenberg叫出“Drake”的点单时,Derek至少做到了带着半文明的表情看向Stiles。


他开始怀疑了吗?


多半还没有。


而且,这只是个失误。真的,仅此而已。




————




Derek第五次来是在周五的早上6点半,队伍差不多都要排出咖啡店门口了。Stiles没有问他想要什么,直接给他点好了单,Derek看起来稍稍有些惊讶。好吧,只是他的眉毛看起来有些惊讶。他脸上的其他部分表示并不在乎。他依然忙着和那个叫Erica的小妞打电话。


今天Scott也在。单纯如他,他喊出了“Diego的玛奇朵”,把饮料递给了一个非常、非常不开心的Derek。


Stiles躲进休息室里笑了整整五分钟。有人探进头来看他是不是还好,但他除了咯咯的笑声和竖起的大拇指以外做不出任何的回答。


就算因为这个被炒鱿鱼也值了。


噢等等。哈。


好在他自己就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




————




Derek接着是周日再来的。很显然他周六不上班。或是其他原因。他又在打电话。但这一次,电话那头似乎是别的人。一个重要到让他需要好好表现的人。他一句嘴也没回,只是听着。


点单的过程在一片沉默中进行,Derek看起来似乎想要对Stiles说些什么,但他并没有开口。绝对是通重要的电话了。


那最好简单点儿,Stiles暗自想到。


这是周日的早上,柜台除了他没有其他的员工,说实话,这让一切更棒了。


“一杯玛奇朵给——,”他眯着眼看着杯子上他写下的名字,就像他不记得自己刚刚写了什么一样,“Dominik。”


他一本正经地把饮料递给了Derek,还说了句“祝你今天愉快!”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Stiles现在至少已经在重症监护室了。




————




自然而然地,Stiles决定再加把火。当然,Derek又在周一的大清早进来了。


头一次,这家伙没有在打电话。然而,当终于轮到他点单时,Stiles才意识到他正疯狂地发着短信。真棒。


他给他点好单,做好饮料,一句话没说直接递给了Malia。


在等着其他的顾客时,他隐隐听到亲爱的Malia优雅地宣布“Darth Vader”的饮料做好了。


Stiles屏住呼吸,疯狂地忍住别笑出声来。噢老天啊,要是他能看看Derek的表情就好了。


天啊,这简直越来越奇怪了。




————




Stiles的脑袋里随时都有一连串的以字母D开头的名字。空闲的时候,他总是在脑海里搜刮着好名字。事实上,他早晨洗澡的时候就想出了几个好名字。老天,真难从中选择啊。


“你能不能别在我的杯子上写奇怪的东西?”Derek直接要求道,而不是说声嗨或是你好吗之类的礼貌的话。


“我很好,谢谢。你呢?”Stiles回答道,脸上挂着蠢乎乎的巨大笑容。


当Derek拿到他当天的饮料时,杯子上正写着“Dannika”,还画着一个小桃心。


感到Derek的怒视灼烧着自己的后背,Stiles转过身朝对方挥了挥手。




————




第二天早上,Derek并没对他说话。他让Stiles点好单,付了钱,接着不耐烦地等着他的饮料。


Stiles皱了皱眉,在Derek的杯子上写下“Draco”这个名字。


他甚至还没给Stiles大声读出来的机会就从他手中夺过饮料,离开了咖啡店。


好吧,Stiles知道下一个名字会是什么了。


Dick。




————




Derek周四没来。当他直到周五中午都还没来时,Stiles有些担心了。


正当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做得太过火时,Derek走了进来,看起来似乎三天都没合眼。也许他就是?他看起来确实需要杯咖啡。


这一次,Derek又在打电话,但听起来似乎并不是一场愉快的对话。“不,你到底有没有——Cora!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Derek用抚慰的语气说道。“是的,我知道,Cora。你的工作是他们中最辛苦的。你压力太大了。当然。”


电话那头的女人喊叫的声音大到连Stiles都听到了她最后的几个字,“——嘲笑我?”


不管这个叫Cora的人是谁,她几乎和Derek一样无礼。也许他们有血缘关系呢。要不是Derek的表情渐渐变得悔恨了起来,Stiles几乎都要因为这个想法笑出声了。


“不!你能等五分钟吗?我正试着——”


Derek停了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就好像肚子被人打了一拳一样。“Cora,我没有——那该死的又和这有什么关系?”


Derek似乎泄了气,他的脸上彻底没有了情绪。Stiles发誓他们周围的气温都低了几度。


他依然能听到电话那头朝着Derek的喊叫,一些关于“火灾”和“女朋友”的话,还有“你的错”。他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所以他转过身,做了一杯超大杯的玛奇朵。


“嘿,老兄。你的饮料。”他试图让自己听起来格外愉快,来抵消Derek糟糕的心情。


Derek摸索着他的钱包,但Stiles举起手阻止了他。“请你的。你的,呃,”他迅速在脑子里数了数,“你的第八杯饮料免费?”


没错,很有说服力。


Derek做了个奇怪的表情,就像他不能确定自己该不该相信Stiles一样。他的眉毛再一次地看起来非常困惑。它们真的不怎么喜欢Stiles。


Stiles把杯子递过去,并没有说他在杯身上写了什么,如果Derek读了,那也是在他离开咖啡店之后了。




——————




Derek晚点的时候又来了,没有打电话,甚至不像往常一样拿着手机。他径直地走到柜台前,越过差不多5个排着队的顾客,手里拿着他的——噢,他的杯子。


“嘿——”Stiles开口,结果Derek瞪他瞪得更凶了。“怎么了?我做了什么?”


“你很烦人,你知道吗?”


“知道,土生土长的!”


“那一点儿都说不通。”


“好吧,但那无关。在这个美好的下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首先,我想要我的免费续杯。”Derek指指他的杯子说道。他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已经准备好做一番斗争了,如果必须的话。


“好的。”


Stiles重新拿了个杯子开始做饮料,但显然Derek的话还没结束。“你为什么在我的杯子上写这个?”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Diego。”


Derek喷了口气,接着用可能是Stiles听过的最讨厌的声音大声地读道。“Diego,我很抱歉你今天过得很糟糕。别垂头丧气的!PS.一整天免费为你续杯。”


他没有提到Stiles在结尾处画的小桃心,但他立刻就后悔了,接着接受了这可能是他目前生命里的几个重大错误之一。


“哇噢,学我学得可真像,但我写的东西怎么了吗?”


Derek指了指杯子。“你重复了Diego这个名字。”


“好吧,没错。但那是因为它是我最喜欢的。”


Derek又喷了口气,更靠向柜台。“你为什么要写这个?”


“为什么不呢?”Stiles举起双手,有点儿担心Derek会在他可爱的小咖啡店里当众吵闹。他的妈妈绝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而Stiles决心要维护好她的遗产。Claudia咖啡店一直都是并且永将会是值得尊敬的地方,该死。


而且,这主要都是他的错,所以他真的需要处理好。


“为什么?”


Stiles低声咕哝了句难缠的顾客,接着在这几分钟内第一次意识到店里的队伍已经排了很长了。为什么Greenberg傻站在那儿却不帮Stiles的忙,这真是个谜。(其实并不。)


“Greenberg,你能来这儿帮我点下单吗?真的很对不起大家。我知道这大概打乱了你们的整个早晨。每个人的饮料都半价,好吗?”Stiles高声说道,在Greenberg终于挪过来时拍了拍他的背。


有点小紧张,Stiles转过身看向Derek,把他带向柜台的另一头,在那儿他们能进行更私人的谈话。


“好吧,抱歉。看,你每天都来,我很期待见到你,接着今天你又很沮丧。我感觉很糟糕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忙。我真的很抱歉。我不会再在你的杯子上写奇怪的东西了。”


Derek的脸上同时表现出了各种情绪,接着他又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那不是——这和你在我杯子上写东西无关。”


“无关?”Stiles问道,表情困惑。


“无关,”他回答道,接着又小声说道,“这和你关心我今天过得很糟糕有关。”


“噢。噢该死,”Stiles紧张了起来,预感到可能会有一场争论。这场争论可不会那么好解决。“我不该…关心吗?”


Derek皱起眉头。Stiles恐慌了起来。


“好吧,那我一点儿也不关心。你可以给你的续杯付钱,然后我们就可以假装我没有奇怪地越界——”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Derek喊道,这让Stiles惊讶地安静了下来。这可是意料之外的反应。说他非常困惑都算说得轻的了。


Stiles等待着,他猜Derek应该会做出解释。如果他开口问的话,Stiles知道自己一定会像个傻瓜一样喋喋不休,让情况更加糟糕。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他叹了口气,眼神一直避免和Stiles对视。“我知道这只是个借口,但我并不擅长和人交流。我猜你已经发现了。”


Stiles有些犹豫地笑了。但接着Derek看向了他,微微勾起了嘴角,这就像是他俩之间的某些事情豁然明朗了一般。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一定很忙,所以我先帮你把饮料做好,行吗?”


Stiles一边离开柜台,一边尽可能长时间地朝Derek咧嘴笑着。


“好的,谢谢你。”


Derek的眉毛依然没有被Stiles的古怪行为所打动。




————




当Derek直接从Stiles手中拿过杯子时,他的笑容点亮了整个房间,他甚至都没有想到看一眼杯身。他俩对视了有些久,当Greenberg还是谁,大声地喊了一句整个店里都能听到的不敬的话时,Stiles才移开了他的目光。


直到Derek都走到了汽车旁边,他才反应过来:他甚至还不知道那个家伙的名字。他的社交技能真是够了。


哀悼着这个重大的失误,他揭开了热饮的杯盖,希望咖啡凉得更快一些,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它。一张纸条——上面是熟悉的字迹——被叠起来贴在了杯身上。


“Derek,


在你忙着其他事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特别是当你和“Erica”一起的时候。


但说真的,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甚至寄封信到店里。我不在乎。


明天见?


Stiles


555-876-9091”


他在当天的第一次会议中途就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刚好是和Gerard Argent还有一些他建筑项目的分包商的会议——在Stiles让他快要忍不住笑出来时借故离开了会议室。


他本该担心被炒鱿鱼的,但严格说来,他自己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况且,在Claudia咖啡店里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他还有许多需要弥补Stiles。








-FIN-





评论
热度(62)
  1. Hypnos相 柳 转载了此文字
    愿意为此被炒鱿鱼但不巧自己就是老板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