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如果我这边没更就是换号写文去了。写文水平不咋样本来想着换号自娱自乐不碍大家的眼,不过有人给我扒出来了我emmm……那就,有人看得上我的文还愿意吃安利的话,提供始祖家族或杀天王点梗,谢谢!

【待授翻】【Sterek】Prince Among Wolves(CH3下)

抱住我酸!

不是HClO:



Prince Among Wolve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8425


【作者】tylerfucklin(Deshonanana)


【译者】不是HClO


【校对】我最最棒的 @相 柳 


【注释】狼人,半AU,Kid Fic,跨性别者角色(儿童),单亲爸爸Derek,保姆Stiles,HE


【译注】抱歉更新地这么慢orrz 这个月会比较咸鱼,准备专八什么的qwq 求不嫌弃


【待授权截图】







【Summary】


寻找全日/夜保姆照顾一对4岁的双胞胎男孩。保姆必须有应对狼人的经验并且必须是人类。拒绝恋童癖和青少女。待遇面议。






Chapter 3(下)






“好吧。嘿——”他指向远处儿童家用品的货架,“我们去给你们的房间买些东西吧。”


 


不到半小时,他们就走向了收银柜,Olly和Andy每人一个玩具、一床被子和一盏夜灯。Andy选了一床蓝绿色的被子,上面是不同颜色的花鸟图案,Olly则选了一床深蓝色的,正中央是一条大章鱼,周围点缀着一些小鱼。Olly的夜灯是海军蓝色的,上面有着星星形状的洞,Andy则选了一个巨大的粉色心形夜灯。


 


Stiles确定他从没见他俩这么兴奋过。当把东西放在传送带上时,Stiles已经把他俩的牵引带都系在了手腕上,因为他担心他们中的一个会一边兴奋地尖叫一边四处乱跑。


 


把东西放好在车上,Stiles只能祈祷接下来他们能在一小时内完成杂货店的购物。他不想错过他们的午餐时间,因为没有吃的就意味着两个狼人小孩会特别的暴躁。不管多少葡萄干和椒盐卷饼都不能像三明治和曲奇那样满足他们。


 


幸运的是,Stiles是精打细算的高手,而且在进商店之前就已经知道每样东西在哪个地方了。Andy坐在车筐里,Olly坐在把手上,Stiles推着购物车穿梭在货架之间,挑选着必需品,甚至还成功地阻止了他俩偷偷往购物车里放东西。有一半的东西是他俩为了好玩才偷拿的,因为Stiles确信Andy并不是真的想要那四盒牛肉汤。


 


Stiles早该注意到Olly越来越烦躁不安的举动的。但他太专心于不让狡猾的狼人小爪子把食物偷偷放进购物车里,而没有注意到Olly坐立不安,心烦意乱。Andy开心地坐在一堆食品中间,Olly则没那么高兴地坐在Stiles手边的座位上。


 


试图把这种坏脾气扼杀在摇篮里,Stiles把购物车推向一旁,弯下腰,手抚上了Olly的头顶。他的手顺着抚了下来,停留在Olly的后脑勺。“我们就快买完了。你想要些葡萄干吗?”


 


“不。”Olly呜咽道,他的眼眶湿了。噢不,这可不妙。


 


Stiles温柔地揉了揉Olly的头发,挠了挠他的耳后,他知道Olly喜欢这样。“那想要些果汁吗?”Stiles总是带着一些预防紧急情况的小吃和果汁。这也是Stiles今天毫无尊严地挎着一个巨大妈咪包的众多原因之一。


 


Olly哀嚎一声,不舒服地把Stiles的手从他头上拉下来。“不!”


 


“你想要什么?”


 


“不!”Olly喊道,双耳变尖,毛发也冒了出来。Stiles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已经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啜泣。Stiles只有半秒的准备时间,Olly就悲伤地哭了出来,并且这很快就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嚎哭。


 


Andy举起双手,捂住了耳朵,因为他经历过太多次Olly的崩溃了,他知道他的尖叫并不会很快就停止。


 


泪水从Olly的双眼流下来,沾湿了他的脸颊和脸上的毛发。从他张大嘴的嚎哭,Stiles能清楚地看到他的尖牙甚至都冒了出来。Stiles双手穿过Olly腋下,把他抱了起来。他还没来得及抱紧Olly,他的双臂就缠上了Stiles的脖子,他都能感觉到Olly的爪子在紧抓他衣服时留下的小孔。


 


因为Olly的尖叫声,Stiles已经开始耳鸣了。他吻着孩子的额头,一边来回摇晃着他,一边揉着他的背,试图让他稍微冷静下来,好让别人不再继续用杀人般的眼神瞪着他们。然而这些都没用,Olly继续大声哭泣着,不时地抽气。Stiles窘迫得要死。


 


一位员工很快过来了,试着在Olly的哭泣声里冷静地请求道,“如果你想把他带出商店,让他感觉好些的话,我能先帮你把购物车保管在旁边。”


 


Stiles松了口气,点点头,指向了Andy。“那就太好了,谢谢你。”Andy晃晃悠悠地从购物车里站了起来,Stiles用空出的那只手把他举起来放在了地上。Andy的下唇颤抖着,意味着“我的耳朵好痛我的哥哥在哭我很不开心”。但他不会哭出来。Stiles很庆幸每当Olly失控时Andy总是更坚强一些。Stiles应该多奖励奖励他。


 


握着Andy的一只手(Andy把头靠在肩上,用空出的那只手捂住另一边耳朵),Stiles快步走出了商店,朝汽车走去。


 


坐进车里,Olly依然哭得很厉害。Stiles让Andy在副驾驶位置坐好,打燃引擎,用mp3放起了迪斯尼歌曲,接着坐进了驾驶位,把Olly抱在怀里。Andy看起来足够满足地玩儿着他的长发公主玩具,虽然Olly声音都要哭哑了,但至少Andy没那么烦躁了。


 


Stiles一边揉着Olly的背,一边亲吻着他的脑袋,朝他低声说着宽慰的话,庆幸他似乎快平静下来了。Olly打了个嗝,低声啜泣着,接着又大声哭了会儿,最后终于慢慢安静下来。


 


又过了几分钟,这场风暴终于平静了下来,Olly也几乎瘫软在了Stiles的怀里。他吸着鼻子,一边疲惫地嘟囔着,一边用脸颊蹭着Stiles的脖子,接着又抬起头,在Stiles的下巴上重复这个动作。Stiles揉揉他的背,轻轻拍着他,让孩子在自己身上汲取一切他所需要的安慰。


 


他必须得和Derek谈谈了,他似乎没有给他的孩子足够多的拥抱。Stiles周日休息,但他真的不相信Derek会是那种愿意和别人依偎在一起的人——即使是自己的孩子。那个家伙的眼神都能把楼房给盯垮。


 


在Olly彻底冷静下来,Stiles确定了他俩还能继续购物之后,他们又走进了杂货店。这一次,Stiles确保偶尔让Olly也参与到食物的挑选之中,好让他不再感到无聊和烦躁。


 


到家的时候比他们平时吃午餐的时间晚了点儿,所以Stiles立刻让他们在餐桌上坐好,给他们找了点儿吃的,然后才开始收拾杂货。一收拾完,Stiles就为Andy在电视上放好公主和青蛙,任由Olly拽着他去房间里贴新买的夜光贴纸。


 


Olly对每张贴纸的位置有着严格的要求,他既想要确保自己躺在床上时能清楚地看见所有的贴纸,又想让每个进入房间的人也都看得到。等到他心满意足时,Stiles都能听见客厅的电视里Odie妈妈大声地对Tiana和Naveen王子唱歌了。


 


接着Stiles和Olly陪着Andy一起看完了电影剩下的部分,尽管一坐下,Stiles很快就成为了两个孩子的人形靠枕。Stiles并不介意,这让他有点欣慰,因为他们这样依偎着他表示他们并没有只把他当成一个保姆。这也让Stiles敲响了他的生物钟,他突然有种渴望——希望这些孩子是他自己的,这让Stiles抬起手,轻揉着他俩的背部。


 


等到片尾的字幕开始在屏幕上滚动时,Olly和Andy都已经睡着了,脑袋埋在Stiles的胸膛和肚子里大声地呼着气。Stiles先把Olly抱进了房间,把新买的海洋图案的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接着他把Andy也抱了进来。这比平常的午休时间要早,但他们经历了那么忙碌的早晨,所以也可以理解。


 


Stiles在客厅坐下,拿出笔记本电脑和手机。Scott和Allison出门了,而Stiles需要一个了解狼人的人,因为他严肃地开始担心起Olly和Andy到底有多频繁地毫无理由地就暴躁了起来。他们白天消耗了那么多精力,Stiles也愿意一直陪着他俩玩儿,给他们尽量多的注意力,但依然有很多次,无论他怎么做都不能让他俩的心情好起来。他希望这只是某种狼人的特点,这也正是为什么他打给了通讯录里的二号狼人专家。


 


“嘿,Lydia,有空吗?”


 


对方哼了一声,“这得取决于干什么了。”


 


“我好奇Jackson有过什么特殊的举动吗?在他,呃,愤怒的时候?”


 


“除了做爱吗?”


 


Stiles被自己的笑声呛了一下,接着这笑声变成了夸张的呻吟。他不寻求Scott的意见不是没有原因的。Scott对每个问题的回答都是‘Allison’或‘和Allison做爱’,这完全没用。“是啊,除了那个。”


 


“怎么了?”


 


Stiles打开浏览器,从书签里找到谷歌。“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建议,能帮我应付我现在正在照看的孩子。我随时都在陪着他们玩耍,真的是随时,伙计,但有时候他们的脾气依然超级臭。就像是他们感到无聊了一样,尽管他们一整天都有事情干。”


 


“嗯,那你为什么不干脆辞职呢,如果他们这么难照料的话?”Lydia问道。仅仅是这一想法就让Stiles的心因为某种原因紧了紧。他不能抛弃他们,那既愚蠢又残忍。不,Stiles宁愿想出某种方法来解决这样的情况。


 


“不,我的工资很高。而且,我现在是个王子了。所以我得肩负起我王国里两位成员的责任。”


 


“嗷,真是可爱得让人讨厌,即使是对你来说,”Lydia假笑道,尽管Stiles能听出她语气中暗藏的那种被逗乐了的喜爱之情。他翻了个白眼儿,在谷歌的搜索栏里输入‘如何应付4岁的狼人小孩’。


 


“哈,好吧。不管怎样,”Stiles干巴巴地说道,点击页面上出现的第一个链接,“我快没辙了。”


 


“Stiles,亲爱的,有时候孩子们就是会发脾气,而你无能为力。噢,真是为人父母的乐趣啊。”


 


Stiles呻吟了出来,但并不是因为Lydia的话,而是因为他点开的网站。这种情况发生了太多次了。每次他试着搜索狼人相关的东西,有一半的时候搜出来的第一个网站都是Derek的公司所属或资助的。这让Stiles替Andy和Olly感到特别糟糕,他们的父亲没有陪伴在他们身边,但却因为他,Stiles和男孩们才相处得更容易,他也更能应付小狼人的与众不同。


 


“你知道吗,”Stiles咕哝道,“考虑到我用Hale先生公司的网站搜索狼人相关东西的次数,你还以为这家伙会是个更好的爸爸呢。”并不是说Derek是个糟糕的父亲——好吧,他就是,但这并不是有意的。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当个好家长,或什么的。Stiles和他的交流并没有多到能确认这一点。


 


Lydia嗤鼻,“Hale家族是古老的血脉了,你真的不能对关于狼人的东西有一半都来自他家的公司感到惊讶。”


 


这倒是真的。Derek现在或许是他家族仅存的血脉之一,但在附子草感染事件之前,Derek曾是与狼人群体中的方方面面都有着联系的庞大家族的一员。Hale家族是加州最早的狼群之一,成立与几百年前。Stiles仔细想想,这其实很可怕,知道Derek、Andy、Olly和Derek的叔叔是曾经繁荣又具威望的狼群中仅剩的幸存者。


 


但话又说回来,他们并不是那场感染的唯一受害者。Stiles依然记得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那发生在他妈妈去世不久后。某个退休的猎人在他的地里种了很多年的附子——起初,这并不存在什么问题。他种植了很多品种,其中一些用来生产乌头红酒(一种流行的狼人饮料,因为说实话,这是唯一能让他们真正喝醉的东西),另一些则用在不同的药物之中。


 


问题出在某次大风暴过后,附子被吹散在城镇的各个角落。花粉、花朵,到处都是这种植物。没人知道水源也被污染了,直到狼人开始生重病,一些人类也开始出现幻觉。


 


随之产生了一系列的状况。陷入死亡恐慌的狼人开始袭击城镇,疯狂地咬人,想要转变更多的人类以延续他们的族群。Scott和Jackson就是这样变成狼人的,一同被转变的还有一群Stiles同年级的同学。


 


绝大多数的狼人都没能活下来。解毒剂的数量有限,而且有时候药物没有起到作用,他们依然会死。光是想想Derek经历了些什么就足够痛苦了,一个无助的青少年被迫眼睁睁地看着家人在自己身边死去。


 


Stiles摇摇头,在感到更压抑之前停下了自己的想法,而是继续在谷歌上搜索着,直到发现一位人类妈妈的博客,她有三个孩子,其中一个是狼人。感谢老天,这简直是个宝库。她嫁给了一位被转变的狼人,还和其他妈妈们分享了很多狼人小孩和人类小孩的区别。


 


“嘿,我想我找到了。”Stiles再次活跃了起来,点击导航栏。


 


“嗯?”


 


“这位女士说狼人小孩需要更多的感官刺激。就是,他们需要多用用他们的狼人鼻子之类的。”


 


Lydia若有所思地哼了一声,就像刚刚Stiles引用的话很有道理一样。“我能理解,”她说道,“你知道吗,当Jackson比平时还要混蛋的时候,他通常会去森林里远足。我有次问过他,但他什么也不告诉我,但我向你打赌他肯定只是像条大狗狗一样在那儿玩耍。”


 


想象Jackson在森林里嬉闹玩耍让Stiles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我并不想知道你现在在想些什么,”Lydia对他说,“不过我建议你想些活动来刺激他们的狼人感官。”


 


有时候Stiles特别庆幸自己没在高二Lydia和Jackson分手期间认真追求她。他感觉,如果他那么做了,他们永远也不会成为像现在这么要好的朋友。她在很多方面都给予了他帮助,他非常确信如果没有她,他的生活肯定会更艰难,并且他也知道,每当Lydia遇到真正让她烦心的事情时,她总是会先向他寻求帮助。除了Scott和Allison,Lydia真的是Stiles梦寐以求的最棒的朋友之一。


 


即使是现在,Stiles都怀疑如果没有Lydia的话,他能不能想出这么多的点子。等到他放下电话时,他已经有一列表的活动来锻炼Olly和Andy的狼人感官了。他等不及让他们嗅出装着trial mix的杯子,或是在玩躲猫猫的时候在不同地方藏起他的袜子、鞋子和衬衫外套来迷惑他们。


 


不过,当他们午觉睡醒之后,他们会玩Lydia建议的另一个版本的钓鱼扑克游戏。当她提出让Stiles在扑克游戏时撒谎,好让男孩们只能通过听觉和嗅觉来判断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时,Stiles简直都想亲吻她了。他感觉他们会特别喜欢这个游戏。


 


其他活动可以等到明天再试。上周六,Derek留在了办公室,但这周,他会在家办公。有了这些新的活动,Stiles真心希望这能让Olly和Andy别去找他们父亲的麻烦。


 


说实话,他并不会特别严格地阻止他们,因为Stiles清楚Derek这周留在家里只是因为他确保自己非常详细地告诉了Derek,他的儿子们在周六早上醒来发现他们的父亲不在家时,哭了有多久。Stiles甚至还告诉Derek他的孩子们因为连续两天都没有见到父亲是多么的沮丧。Derek试图用‘他们能在屋子里闻到我的气味’来争论,但当Stiles告诉他Andy问他Derek是不是讨厌他们时,他的反驳就完全被驳倒了。


 


听到这个时,Derek看起来非常痛苦。接着,Stiles告诉他Olly对Andy说Derek并不讨厌他们,只是他们是小孩子,而他们的父亲没有时间来照顾小孩,Derek看起来已经非常不舒服了。没错,这确实击中了他的软肋,而且Stiles可能也夸张了许多细节,但如果他说的话深深动摇了Derek,让他在家办公的话,Stiles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Stiles会在秋季学期开始之前修补好这个糟糕的家庭的,即使这是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TBC-





评论

热度(47)

  1. 相 柳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
    抱住我酸!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