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授翻】【哥谭Jerome/少狼Stiles】A Joker And A Trickster(拉郎)

不是HClO: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734


【作者】Capn_KayReaper


【译者】不是HClO


【校对】我的 @相 柳 


【译注】大家情人节快乐!!虽然可能有些迟orrrz


【授权】







【Summary】




“你的小松鼠其实是条狐狸。”


 


“小丑(Joker)和骗子(Trickster),我们会是很棒的组合。”


 


“也许。如果我变成罪犯了我会给你来个电话的。”他眨眨眼。


----------


哥谭S2E02/Jerome在警局的场景。


 






【正文】




当子弹击中哥谭警局的风扇时Stiles立刻躲了起来。枪声、喊叫声、尖叫声…还有笑声。他躲在实验室里,试着无视那些响声,那些噪音。他去警局是为了学习经验,结果在那儿的第一周,因为那群自称是“疯人帮”的家伙,一切都变得糟透了。






当听到有人狠狠地撞开门时,他蜷缩了起来,对方大笑着,一把手枪在两只手里轮换着,至少他是这么想象的。喧闹声更大了,枪声、尖叫声还有狂笑声。他试图保持安静,一手捂着嘴巴,听着那个家伙离他的藏身之处越来越近。他听到他了吗?他知道他在这儿吗?他不觉得这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那个家伙突然大笑出声,就像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他真的很近了,就在桌子后面。他只需稍稍倾身,就会发现自己。Stiles决定冒个险,他需要换个更好的位置,那样即使对方稍微倾下身也不会看见他。他慢慢地,非常缓慢地侧过身,想要躺下来。他没料到的是,自己的手会不小心碰到一把小手术刀。他嘶了一声,把手从刀刃上拿开,手术刀掉在地上,发出叮的一声。






“嘿!”听到话音,他猛地抬起头,发现那个高个家伙在桌子的另一边看着他,表情可怖。看起来既像是怒容,又像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大笑容。






“见鬼!”他咒骂道,从地上跳起来,同时拿起了那把小刀。他快速地绕过桌子,把手术刀扎向那个家伙的大腿,接着跑出房间。他迅速地转了个弯,立刻后悔起自己选的方向。跑向大厅是个非常糟糕的决定,因为几支枪口都朝向了他,准备射击。他迅速奔向最近的柱子,躲在了后面。






“Stiles!快跑!”他听到局长这样喊道,但他没法跑。他已经吸引了注意力。那么多枪对着他一人,这意味着他完蛋了。他又不是没从他爸那儿学到东西。






“Stiles?真是个非常有趣的名字。”那个声音温和,冷静又沉着。这也有些瘆人,居然有人拥有那样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怪异,同时又很友善。“出来吧小松鼠,”他唱道,才绝对让人不寒而栗。他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还有为什么是松鼠?并不是他抱怨,这总比兔子或是老鼠要好。“不然局长就要挨枪子儿了。”他又说道,Stiles低声咒骂了一句。他摇了摇头。






“Stiles别—,”听起来像是某个人重重地挨了一下,他忍不住抖了抖。






“闭嘴!”那个家伙朝她吼道。“他会听我的话,而不是你的。”他的声音再次冷静了下来,就像他立刻镇定了自己一样。“小松——鼠~,”他再次唱道,Stiles深吸一口气,走到每个人的视线中。他举起双手,扫视着房间,直到视线落在一个没比他大多少的孩子上,或者…和他一样年纪?他正咧嘴笑着,手里的枪指着桌上被绑在椅子上的局长。“你—,”对方坚定地开口,看着他,并把他从头到脚都扫视了一遍,“—是只非常迷人的小松鼠。”他大笑起来,咯咯的笑声中隐藏着一丝癫狂。没错,这个家伙完全是个精神病…他还说自己迷人。他几乎和Peter一样可怕…






“过来,过来。”他从桌子上跳下来,晃了晃枪,示意他过去。Stiles听从了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依然举着双手。他的呼吸有些不稳,心跳加速,但他试图在靠近对方时尽量保持镇定。






对方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抓住了他的,在被对方拽向前时Stiles叫出了声,他俩胸膛抵着胸膛,那家伙的手臂揽住了他的腰,把他禁锢在原地。






“我们难道不是很棒的一对儿吗?”对方朝他笑了,睁大着双眼,嘴角挂着大大的笑容,期待着他的回答。






Stiles主修的心理学,他正准备成为一名警察。总的说来,他想成为电视剧犯罪心理中那样的一员。他就是剧里的SpencerReid。他清楚自己应该直接赞同对方,让对方满意,但他只想让所有人知道,这是目前发生的最令人毛骨悚然也最怪异的事。






“是啊伙计…完全没错。”他试着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很有说服力,甚至在回答时表现得和平常的自己一样。那个家伙,他意识到对方就是Jerome,却只是盯着他,他朝对方看去,发现他依旧咧着嘴笑着。






“吻我。”他突然开口,Stiles瞪大了双眼。






“什么?”他问道,立刻注意到对方的嘴角垮了下来,朝他皱起眉头。






“情侣们都会接吻啊,你难道不知道吗?这是常识。你以前谈过恋爱吗?”他用一种理所应当的语气说道,这让Stiles有点担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挨子弹或者被杀死。






“我—呃…我有过一个女朋友,但我们什么都没做过…再加上,你的那句吻我说得太突然了,而且我们的这段关系才刚开始,我只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试图找出更多的借口,尽管这似乎并不必要,因为Jerome正点着头,脸上的笑容也回来了。






“啊,我懂了…你喜欢慢慢来,”他轻笑出声,“而我刚才那么突然地说了句吻我,肯定有点儿吓到你了,真抱歉。”他笑得更大声了,突然,他的笑声停了下来,但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那换成我来吻你怎么样?”他耸起双肩建议道,Stiles停了下来,依然感到有些吃惊,虽然没有刚刚那么惊讶了。






“呃…我…行啊。”他挤出这几个字,痛恨自己所发出的声音。他不能拒绝两次,第一次拒绝时Jerome看起来就已经很不爽了。再拒绝的话他绝对会挨子弹的。






“很好。”他咧嘴一笑,手臂揽得更紧了,迫使他一手放在对方胸口,一手靠近对方腰间。这个怪胎凑了上来,稍稍歪了歪头,Stiles一边试图保持冷静,一边模仿对方的动作,只是比起对方显得更加犹豫。他闭上双眼,心跳在Jerome的双唇靠近他时加速,对方微微张着嘴,准备来个法式热吻。说真的,这就像是他俩要彻底亲热一样。






当他俩终于吻上时,那感觉很怪异,火热,但是怪异。对方的双唇湿润又温暖,火热则是因为对方的舌头不停舔舐着他的唇缝,寻找着入口。接吻时他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放松在对方的怀里,这似乎让后者更加兴奋了,手掌抚过他的后背停留在他的臀部。他无意地张开了嘴,让对方湿润火热的舌头吮吸着自己的,他们的唇舌交缠在一起。






“Stiles!你在干什么!?离他远点!他就是个疯子!”听到这句,Jerome停下了他们的亲吻,Stiles能明显看出对方并不感到高兴,他的眉头拧得比之前还紧,眼神突然危险了起来。






“嘿,嘿,别听她的。”他试着吸引对方的注意力,避免他伤害局长。“我…”他伸手抚上Jerome的脸,让对方的视线回到自己身上,“这次能让我来吻你吗?我愿意尝试让我们发展的节奏快点。”他给了对方一个微笑,发现那家伙的双眼再次亮了起来。






“你要知道…我并不愚蠢,”Stiles继续微笑听着,试着不让自己显得惊慌失措,但其实他心里已经非常慌乱了,“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只注意到你,而不是其他人。我知道你只是屈尊俯就,赞同我所有的话,好让我不伤害你,你确保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好保护别的人,”屈尊俯就,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在那样做,“我会杀了这些条子的,我甚至最后可能也会杀了你。”也许他该换个角度看待这个家伙,从另一个方向接近他。这个家伙危险,黑暗,消极…他该装作被野狐附身时的样子吗?聪明,机智,危险,黑暗…狡诈?也许…






Stiles决定就这样做,他的嘴角勾得更深。






“那你以为我就很蠢了?”他把头歪向一边,就像野狐在感到好笑和提问时会做的那样,“我很清楚你肯定会杀了这儿的所有人,包括我…我承认我没意识自己在屈尊俯就,我对此感到抱歉。”他能看出对方的表情微微迟疑,就像是发现了他突然的变化,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一样。“但你要知道…”他重复Jerome的原话,“我只是在开始时试着让你只注意我,而不是局长或其他的人…但接着你吻了我…”他靠向男孩,发现对方更加迟疑了。他轻轻地喘息着,注意力似乎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






“Stile—,”






“别逼我来一枪崩了你。”他假装道,深深地盯着她。他趁着Jerome没在看时悄悄地朝她使了个眼色。Stiles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转回到男孩的身上,对方咧着嘴大笑出来。






“我的小松鼠怎么了。”他的笑容咧得更大,Stiles靠向前,立刻意识到这将会是自己今天最棒的一句台词。






“你的小松鼠其实是条狐狸。”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了远处的警笛声,一路尖叫着从街头向警局驶来。Jerome看着他,微微地眯起了双眼,又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又挂上了那抹狡黠的微笑,他凑了过来,最后吻了他一下。






“小丑(Joker)和骗子(Trickster),我们会是很棒的组合。”他的手依然放在他的后颈,Stiles咯咯地笑了,做回了平常的自己。






“也许。如果我变成罪犯了我会给你来个电话的。”他眨眨眼,靠向对方迅速地又亲吻了一下。他们很快就离开了,Gordon和女法医也回来了,救助着所有人。






“别那样吓我!”局长从椅子上站起来朝他吼道,而他则不安地对她笑着,清楚自己多半会惹上麻烦。


 






-FIN-







评论
热度(23)
  1. 相 柳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