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授翻/元旦贺文/sterek】The journey of a god

作者:Internetfreak

译者:相柳

校对:我最爱的 @不是HClO 

 元旦快乐!希望大家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在组里时,internetfreak太太就是我酸扫文时发现的,授权也是酸去要的,所以在离组后我们联系了聚聚,将翻译组授权转成了个人授权。很高兴我们还能遵守当时在组里的承诺“之后每一篇聚聚的文,都会由我们合作带给大家”,希望新的一年大家也能继续萌着sterek!新年快乐!

【Summary】

Derek失去了他的家人和族群。然后他在旅途中救了Stiles。

他们开始一起旅行,然后遇见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拯救了他俩。

Isaac会在后面出现并加入他们。

 

 

【正文】

他黑色的鼻子抽动着,他闻到了人类恐惧的味道,柑橘的香气,以及某种甜蜜的气味。

他的耳朵抖动着,他听到了跑动的脚步声和人类的喘息声。

接着,他绿色的眼睛看到了那个正穿梭在树林里的人类,但Derek不知道对方在躲避什么。他身后并没有人。不过接着Derek立马就闻到了一股气味,一股火焰、愤怒和人类气味交织的味道。

Derek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举动,但是那个男孩绝望的心跳,还有他那恐惧又悲伤的气息,让他庞大的身躯动了起来,跑到那帮人前面,拦住了他们,他命令树根缠住那些人的脚,而自己则冲他们亮出了尖牙,俯身看着那些人让Derek显得更巨大了。那个男孩还在跑。

他狼一样的身躯,比夜晚更黝黑的皮毛,还有那白色的尖牙和闪着寒光的绿色双眼吓到了大部分的人,有些开始大叫有怪物,而另一些则想要挣脱树根。

Derek冲他们咆哮,他的声音响亮,接着他转身背对着那些人,他相信他们不会蠢到想伤害他。

Derek追踪着男孩的气息,他都已经出手帮他了,如果男孩现在死了,那他就白忙活了。

找到那个男孩并不难,男孩的焦虑闻起来像是焦糖一样,Derek能从远处看到对方紧绷的肩膀,男孩的脑袋转来转去,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

Derek想和那个棕色的头发翘得乱七八糟的男孩说句话。

当然了,Derek是可以说话的,他是个流浪的神,但他担心男孩看到他就会逃跑。

所以Derek决定只是安静地跟着他,不弄出什么动静。

~*~

就这样过了几天,Derek一直在远处帮助着男孩,男孩孤独的双眼让Derek做出了这个决定。

 

男孩让他想到了自己,孤独,迷失在这个称不上家的森林里。

一周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男孩不再那么一惊一乍了,他开始自言自语,这总是让Derek感到乐不可支,而且男孩也能一觉睡到天亮了。但这却让Derek开始紧张了起来,他睡觉的时候总是留心着周围的动静,甚至让那些植物和幽灵在有东西靠近的时候警告他。

又是新的一周,那个男孩无意中发现了一片湖,他甩掉鞋子卷起裤腿,拿着根树枝就下了水。

Derek远远看着,Derek因为那个人类不断地被绊倒,摔在湖里而担心着,一个森林精灵为此朝着他窃笑。那个人有可能严重受伤的。

太阳开始落山了,世界被盖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男孩的眼睛在落日的光辉中像琥珀一样闪耀着。Derek的尾巴不停摇着,拍打着树木,有些生物在嘲笑他。那个人类设法抓了几条鱼,还都挺大的。

这挺可笑的,但Derek却感觉很骄傲。

然后那个人类生了火,尽可能的清理干净了那些鱼,又捡了些把它们架在了火上烤。

Derek依旧没有现身,但他感觉更骄傲了,现在那个人类除了浆果还有别的可吃了。

Derek想过猎些小动物给他,但那太像求爱了,Derek不敢那么唐突。希望他们能碰到那个人类能吃的死掉的动物。

 

鱼烤好了,男孩把它们放到一边冷却,他看起来很紧张,但却并不害怕,他的心跳很稳定,他的味道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还是那股带着甜味的紧张和过度的活力,这有时候会让人感到迷惑。

男孩拍了一下手,大声地喊了句出来。

Derek的心跳加速了,男孩的心跳却依旧平稳,只是紧张地漏跳了一拍。

他不确定男孩指的是不是他,不过多半是,所以他听话地出来了,走向那个男孩,男孩再次紧张了起来,张大着嘴盯着他。

但没再发生别的,男孩的心跳没有变化,他香甜的混着泥土的气味也没有变化。没有恐惧的味道。

这绝对没让Derek感到温暖。

尽管当男孩冲他笑,还给他鱼的时候,Derek离开了。但他的尾巴却晃来晃去,扬起了一片尘土。

~*~

Derek将他说话的能力当成了秘密保守着,他还是怕那个自称是Stiles的男孩会逃跑。

Stiles似乎很满意自己能滔滔不绝地讲话,还不会被当成疯子。

 

第二天,Derek去捕猎了,他的本能提醒他这行为等同于求爱,但他无视了自己的本能。

捕猎的时候,Derek仔细地回想了下他的隐蔽技能。Stiles怎么会发现他在那儿的?他是怎么发现自己跟着他的?这意味着要么是Derek躲得太差劲了,要么就是Stiles是个观察力敏锐的小天才。

他选择暂时把疑问放一边,先专注于自己的猎物。

~*~

Stiles那双大眼睛看过了许多次满月,每次Derek都会在暗处看着赏月的Stiles,他都没有意识到,自他们认识起,时间已经过了几个月了。

事实上,Stiles确实是个天才,因为他很快就发现了Derek和其他怪物不一样。他让Derek开口介绍了自己。

Derek确实开了口,但他没有全盘拖出,比如当他的爱得到回应时能变成人形,或是森林里到处都游荡着幽灵这一类的事情,他就没有告诉Stiles。

事情从那之后就变得更轻松了, Stiles开始期待对方回应他滔滔不绝的讲话,他们让彼此快乐。

他们现在还有了共同的目标——寻找Derek的族群。

直到几个星期之后,Stiles才告诉了他自己为什么会来到森林里。

他是个贫穷的小偷,独自一人,需要以偷窃为生。但是农夫们对此很不满,而且国王判了所有的小偷死刑。

所以他就逃跑了。

之后他们小睡了一会儿,Stiles的气味变得更刺激了,像柑橘一样。Derek也蜷在了Stiles的身边睡了会儿。

Derek不知道该如何告诉Stiles他再也不会孤单了,也不用再去偷窃,或者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了。

但他已经对自己这样发过誓了,Stiles不需要知道。

~*~

冬天要来了,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夏天。

Derek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对Stiles这么上心,真是快得吓人。

Derek留下Stiles一人,去抓兔子了,很显然他们只抓公兔子。

只是过了一小时,最多两小时。所以为什么Stiles怀里会多了一个哭着的女孩?

等Stiles告诉了Liz——就是那个小女孩,Derek没有恶意之后,她就开始和Derek玩耍了。她也成了他们这个小狼群的一员。是的,Derek允许自己这么做。

所以他们的旅途在多了个孩子的陪伴下继续。Derek的狼型变得疯狂(他自己也一样),他们过得很愉快。

Liz开始习惯于这样的生活,当春天即将到来,冬雪还没融化的时候,她挑起了一场斗争。她拿雪球扔Derek,Stiles为此笑得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笑疼的肚子。

那是像战争,不过主要是发生在Stiles和Derek之间的,Liz站在两人中间,一直在笑。
Stiles四仰八叉地躺在雪地上,Liz抱着Derek,Derek的尾巴保护性地环着女孩。这时,Liz告诉了他们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树林里,她试着逃离每天都打她的父母,她的兄长和姐姐叫她逃跑。

他们一边听着,一边抱着她,尽可能地让她感到安全。

~*~

他们在夏天前一直很开心,Liz现在又是一个快乐的孩子了。Derek没法再隐藏他的感情了,他已经做出了这么多求爱的行为,而Stiles似乎都没弄懂,把给他的礼物做成食物和Liz分享,这让Derek感到头晕。

Liz叫他俩爸爸的时候,Derek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Stiles表现得更夸张,他高兴地跳了起来。

Liz尴尬了一会儿,但她还是继续这么叫他们了,那几周是Derek最快乐的时候,Stiles开始和Derek更亲密了。

 

但她离开了。Derek早该发现她是幽灵的,一个迷失的孩子,死在自己父母的手里。

不过这也算是好事,她需要离开,但她在尘世最后的时光里充满了快乐和欢笑,没有恐惧。

Derek还能看见她,她的一部分灵魂还在徘徊,成了一条道路。他选择不告诉Stiles——他还坐在Liz曾经在的地方,拿着她的衣服。

这对Stiles来说很艰难,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然后又失去了另一个人,一个叫他爸爸的女孩。

Derek没有意识到自己变了,变成了双腿站立,他走向了Stiles,伸出双臂把他拥在怀里,Stiles转过身回抱住了他,带着尘土的气味和蜂蜜般的甜香。

等到晚上,圆月光辉闪耀的时候,Stiles还在Derek的臂弯里,他们都已经意识到了Derek变成人形了。他依然有很多毛,当然,没有那么毛茸茸了。

Stiles像个疯子一样咧嘴笑着,脸上还有红晕。他偷瞄得Derek耳朵都烧起来了,嘟囔了一句“爱你”。

Stiles开始咯咯地笑,伸出胳膊圈住Derek,推倒了他。

他们就这样过了一夜,火早就熄了。

 

他们今天或许失去了深爱的人,但Derek还是很开心。非常开心,那些鬼魂幽灵或者是其他生物无论偷笑还是咯咯笑出声,都没能影响Derek的心情。

~*~

又到了冬天,Derek现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人形,他们一起走过Liz留给他们的那条路,紧紧握着彼此的手。

Derek失去狼群和家人已经有两年了,但他不再痛苦,因为现在他有Stiles在身边。

Stiles停不下说话的嘴让Derek分心了,所以当他俩看到一座安静的小村庄时都很惊讶。

他们在那儿呆了三个星期,因为Stiles想睡在床上。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们遇见了Isaac,一个漂亮得像油画一样的小男孩。

他们知道该做什么了。

他们回到了森林里,Isaac跟着他们一起,总是发生在Derek和Stiles间的斗嘴,开始出现在Isaac和Stiles之间。

不知道为什么,Isaac很喜欢Derek,但却不信任Stiles。

 

Derek后来解释了原因,这无疑是因为他是保护神,是注定给予救赎的战士。

Stiles噘了一整天的嘴,但从没在Isaac面前表现出来。

这次花了一些时间,Isaac并不像Liz一样开朗,但Stiles最终还是取得了他的信任。

相处了快一年以后,大约在秋天,Isaac问他们自己能不能称他们为父亲。

Stiles真的在空中挥了挥拳,Isaac做了个鬼脸,好像已经后悔了。

只有一件事能让Derek比现在更开心了

~*~

Isaac现在11岁了,他们带走他的时候,他才8岁。

Derek依然能看见Liz留下的痕迹,Derek最终还是告诉了Stiles,他急切地跟随着这条道路。

那天Derek正在清理小鹿,火已经生好了,Stiles和Isaac正在一边为浆果争吵Isaac已经吃腻了浆果,而Stiles则扔出各种尖刻的评论。

Derek闻到了狼群的味道,听到了他们的嚎叫声。

小鹿从他手中掉了下去,他变回了狼形,尽全力地嚎叫着。

然后他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回应。

他扭头看向Stiles, 笑容在他脸上绽开,他们听到了来自Derek的母亲,也是他的头狼回应的嚎叫声。

 

-FIN-

评论(2)
热度(32)
  1. 不是HClO相 柳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