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待授翻】【Sterek】Prince Among Wolves(CH1)

超级甜超级可爱的文!紧紧抱住我酸!也最最爱你!

不是HClO:


Prince Among Wolve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8425

【作者】tylerfucklin(Deshonanana)

【译者】不是HClO

【校对】我最最最爱的 @相 柳 

【注释】狼人,半AU,Kid Fic,跨性别者角色(儿童),单亲爸爸Derek,保姆Stiles,HE

【译注】从来没挑战过这么长的文orrrz 全文20章,龟龟龟速更新qwq(P.S.原文斜体我用加粗表示,原文斜体加粗我用加粗下划线表示w)

【待授权截图】



【Summary】

寻找全日/夜保姆照顾一对4岁的双胞胎男孩。保姆必须有应对狼人的经验并且必须是人类。拒绝恋童癖和青少女。待遇面议。



Chapter 1


“我敢肯定,你夸大了费用。”Stiles一边抱怨着,一边滚动鼠标翻看着网上的招聘职位,而电话那头的修理工还在继续列举他吉普车的众多不可思议的损坏。Stiles一点也不会吃惊这个家伙会试图把“发电机里有独角兽”这一条写进去来增加维修费。

 

“好的,嗯,多长时间?你认真的?那费用呢?行,那我可以找别的修理工,因为这费用实在是太荒唐了。什么?呃,我没有让你这么快就开工。我的天呐,好吧。”Stiles掐断电话,简直想把手机摔在桌子上,怒火中烧。

 

因为刹车故障造成的追尾被判定为他的责任就已经够糟糕的了,再加上不付修理费就扣留他的吉普车?Stiles已经束手无策了,而这才是夏季的第二个星期。

 

Stiles来回晃着他的椅子,长长地盯了他手机一眼,接着快速抓起来打给了他爸。当然,警长正在工作,但是Stiles知道他的“工作”通常只是偷偷安置超速检测器,几个小时后再溜达回局里做文案工作。

 

警长在第三声铃响时接起了电话,Stiles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电脑屏幕上的招聘广告,“嘿老爸我——”

 

“不。”

 

Stiles被呛了一下,努力回想着他之前想说什么。他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嘲讽似地说道:“我就不能打给我最爱的老爸关心一下他漫长而又辛苦的工作日过得怎么样了吗?”

 

过了一会儿,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叹息:“你想干什么,Stiles?我在工作。”

 

Stiles摆弄着身旁的一只钢笔,耸了耸肩,尽管他的父亲无法看到。“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可能贷款给我呢?我可以通过清洗东西来偿还?你会拥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契约工。”

 

“你已经是我的契约工了,”警长干巴巴地指出,“我支付你的学费,你帮我洗衣服和做饭,记得吗?”

 

该死的。“呃,你知道的。也许我可以清理屋顶?你的巡逻车看着也很脏。”Stiles扔下笔在电脑上翻找着,滚动着当天早些时候被挂上去的招聘列表。做好最坏的打算并不是什么坏事不是吗,万一他的父亲——

 

“你说过你想独立。那就意味着你要为自己的问题负责,儿子。”

 

Stiles低下了头,哀怨地对着电话抱怨道:“这真是非常残酷的惩罚,老爸。”

 

“你要这样想,你可以负责任地度过整个夏天而不是开派对直到你秋季学期开始。”

 

Stiles抬起头大声地哼了一声,把鼠标移动到列表前排的一个标记着“保姆招聘”的工作上。“是啊,说的好像我准备要开派对一样。”他恨恨地嘀咕着。

 

“我已经适应了你所谓的派对就是整晚和Scott一起玩Xbox对战,或者整个周末玩无主之地再加上听Code Red。”

 

哇噢,真可悲,他的父亲对他了如指掌。然而,Stiles更喜欢说他的生活是简单而平静的,至少在暴风雨没造成停电的时候。“真是一针见血啊。”

 

“我要继续工作了,”警长缓缓说道,“你尽量避免找虽然合法但可疑的工作。”

 

“你让这一切变得好艰难,老爸。”Stiles假装沮丧地说道,试图获得点儿额外的补偿。

 

“这样你就知道我有多爱你了。”

 

“嗯,是啊,”Stiles笑了,和他父亲道别后挂断了电话,然后浏览着他拉上来的招聘广告。

 

——寻找全日/夜保姆照顾一对4岁的双胞胎男孩。保姆必须有应对狼人的经验并且必须是人类。拒绝恋童癖和青少女。待遇面议。——

 

Stiles漫不经心地想着幸好他已经拿着他的手机了,否则他还得费力抓起它。Scott是狼人,从高中起就是。Stiles是他转变期间一直帮助他的人,而且Stiles是百分之百的人类。他也不是青少女或者恋童癖。他非常符合条件,并且保姆的工作可以挣很多钱,而需要做的只是照看一帮孩子以及偶尔喂喂他们。

 

他拨打了列在广告下方的号码,在铃声响起时期待地抖动着腿。等待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是紧张,直到转接到语音信箱,接着一个听起来很不耐烦的男声响起。

 

“我现在不在。留下信息,我会在有空的时候打给你。”

 

Stiles听到提示音响起时吸了一口气。“嗨,嘿——你好,我叫Stiles,我是为了你张贴的保姆招聘广告打来的。我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依然需要一个保姆。我的名字是Stiles Stilinski,23岁,是贝肯山大学的学生。我现在正在放暑假所以我在秋天之前都不用上课——噢对了,我是人类。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是个狼人。”Stiles一边努力想着还有没有他需要提起的其他重要信息,一边不停地玩着他的记号笔,把笔帽取下又盖上。

 

“他是个很棒的狼人,呃。我喜欢孩子,孩子很好。我曾经在儿科病房当过义工,就在我朋友妈妈工作的医院,就是那个狼人朋友。我在高中的时候也照顾过邻居家的孩子,我不喜欢给孩子喂太多糖,我会遵守午睡的作息而且我还知道怎么换尿布。我的意思并不是你的孩子不知道怎么换尿布,但是以防万一,我了解这些知识。”他急促地吸了一口气,因为咬到舌头而畏缩了一下。

 

“所以,如果你还需要保姆的话,请一定告诉我。”Stiles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和邮件地址并感谢了这个未曾露面的男人,然后在听到语音提示他的留言时间过长后立刻挂了电话。他长呼了一口气,放下手机,靠着椅背盯着天花板。他能照看孩子,不是吗?他所要做的就是找一些介绍如何照顾男孩和狼人幼崽的博客,然后那样就没问题了。

 

但是为了稳妥起见……

 

“嘿,Scott?”Stiles等到电话里的杂音消失时才迟钝地反应过来Scott居然在响铃时立刻接起了电话。“你觉得照看狼人幼崽会有多难?”

 

“呃,”Scott机智地重复了这个问题,然后又缓缓地重复了一遍,就好像他正在努力地思考答案一样,“老兄,我不知道。大概就像在满月期间面对两只邪恶的怪兽一样吧。你确定你可以呆在孩子身边吗?你可能会让他们糖中毒什么的。”

 

显然,Scott因为太过了解Stiles的为人而无法成为他的朋友。通常来说,Stiles认为他们的友情大部分都基于漫画书,无聊笑话和对美女的欣赏。

 

“那就是博客的用处所在,老兄。没有什么关于照顾婴儿的建议比全职妈妈为了帮助其他家长而给出来的更好了。而且,Discovery还有个婴儿频道什么的。我完全没问题。”

 

“好吧,伙计,不过万一最后你成了他们的巨型咬胶玩具可别给我打电话。我这周末跟Allison和Isaac约好了,我们要去打迷你高尔夫。”

 

Stiles震惊地坐回了座位,忍住了一声呻吟。他永远也搞不懂他们之间奇怪的三人组浪漫与基情,这让Stiles从尴尬的电灯泡变成了只在主要轮胎报废后才被想起的备胎。

 

他对Scott咕哝了几句后挂了电话,盯着他笔记本上的时钟。他决定还是花几个小时完成一些一次性的工作再搜索下狼人幼崽的信息比较好。

 

过了傍晚好一会儿,Stiles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个他不认识的号码。他先考虑了一下打错电话号码的可能性,接着便觉得反正接了也没什么坏处。

 

“你好?”

 

一个粗哑而又陌生的男声在电话那头厉声说道:“你明天能来签合同和接受药物检测吗?”

 

“什、什么?”Stiles语无伦次地问道,因为下床太快而痛苦地摔倒,蜷成一团。“不好意思,你是谁?”

 

长长的停顿之后:“你打电话来咨询过保姆工作。”

 

“噢,没错!”Stiles翻身朝下,试图在起身时不要发出太大的哼气声。“是的,我可以接受药物检测。你需要我几点过来?八点之前行吗?”他的父亲八点出门工作,所以Stiles可以搭他的顺风车而不是指望Lydia或者Scott,涉及到搭便车,他俩可不太靠谱。

 

“七点会更好。你获得了实习的机会。带上你自己,驾照,还有社会安全卡。我可以支付你每小时五十美元。”

 

“五十?!”Stiles喊道,在冲向他的桌子时被裤子绊了一下,呛了一口气。

 

一声恼怒的低吼:“要不要随你。”这个男人听起来就像是他提供了某种吝啬得离谱的薪水,而不是格外大方的一笔钱。有了这样的薪水,Stiles甚至不用在开学时申请额外的助学贷款。他可以在夏天结束之前就付清他的汽车修理费。

 

终于把自己拖到桌前,Stiles抓起一支笔和一张废纸。“不,五十完全没有问题。你的地址在哪儿?”

 

Stiles记下男人给出的地址,一串号码和一系列男人想让他带上的东西。

 

“一旦这些准备好之后,你明天就可以开始工作。”

 

Stiles迟钝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他低头看着面前的纸,然后抬头盯着屏幕上看了一半的关于如何对付臭名昭著的男孩“果冻腿*”综合征的维基文章。“有点儿快,不是吗?”

 

“你是警长的儿子,我相信你清楚如果我明天回家后发现我的孩子们没有被好好照顾的话会发生什么。”

 

噢该死的,这个家伙这么快就调查了他,这速度太可怕了。不过,要调查他也并不困难,因为在贝肯山姓Stilinski的人就只有三个,并且其中之一已经去世了。

 

“呃,好吧,你不用担心,”Stiles尴尬地笑着,笔轻轻敲击着那张纸,咬着拇指尖。“你能给我这份工作,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伙计。我汽车的刹车坏了,而且我前些天又撞上了别人,所以我想我整个夏天都不会太好过,然后——”

 

“我并不关心你为什么需要这笔钱。只要明天准时到就好。”

 

电话被挂断了,Stiles几乎为这份突然打了个寒噤。好吧,希望这家伙的孩子们不要像他们父亲那样粗鲁。Stiles从抽屉里拿起胶带,把清单粘在显示器旁边,然后继续阅读刚刚的文章。他至少得知道怎样应对孩子乱发脾气,如果他在几个小时后就要去照顾一对双胞胎男孩的话。

 

在浏览了PBS网,维基百科和几个育儿博客后,Stiles的大脑几乎要被烧坏了。他调好闹钟,然后给他爸发了条短信,让警长知道第二天早上要开车送他。但是,他实在是太焦虑了,根本无法入睡。在他坐在床上紧张地抖了好几个小时的腿后,他终于再次起身坐在电脑前。多查些资料总没什么坏处。

 

不管Stiles睡的时间有多短,他的闹钟在第二天还是准时响了。铃声又大又刺耳,闹钟震动着从桌面掉到了一堆游戏盒上。Stiles痛苦地大声呻吟着,慢慢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过,当他想起为什么要设闹钟时,他立马跳了起来。兴奋是驱赶Stiles的睡意、避免他再次躺回床上的最好方法了。他赶紧开始收拾,跳进卫生间迅速地冲了个澡,只用了香皂(Scott转变后抱怨过古龙水的味道对狼人的鼻子来说太刺激了),然后他整理好签合同时需要的东西,咚咚咚地跑下了楼梯,他的父亲正坐在饭桌旁。

 

“准备好了?”

 

“我们走吧,”Stiles点点头,吸了一口气,抖抖肩膀试图驱走一直紧跟着他的焦虑感。

 

他们到达的住处位于一段很长的私人车道的尽头,有一半的车道都隐藏在山中。Stiles现在知道为什么男人要让他记下一串号码了,因为那是解锁大门的密码,只有打开大门才能靠近房子。Stiles下车后因为距离太远又跑了几分钟。他在跳上台阶后立刻按响了门铃,一边活动着着脚后跟一边等待着那个粗哑烦躁的声音主人来应门。

 

门打开了,开门的并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有着金色大波浪卷发的女孩,她正抱着一个哭泣的男孩。她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伸手拽住Stiles的手腕把他拉进门。“总算来了。这简直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她绊了一下,右腿突然被另外一个男孩抱住,这个男孩并没有哭,但看起来非常粘人。她叹了一口气,把挂在她髋部的男孩推给Stiles。

 

“来,接住他。”

 

Stiles照着她说的做了,在男孩尖叫着踢向他时和他保持了点儿距离。他思考着他该做什么,无视了女孩试图把他带离门厅让他把孩子安置好的意图。

 

男孩不停扭动的腿让他根本不可能做任何事,而且孩子哭闹得很厉害。Stiles把他放在地板上,让他自己去踢打哭闹,但他立刻伸出手抓住了Stiles。显然被人抱住的需求比拒绝一个陌生人还强烈。

 

Stiles又把他抱了起来,手臂环在他的胳肢窝下方,托住他的屁股作支撑,直到他把孩子抱在胸前。孩子在他耳边大声地哭泣,胖乎乎的手臂绕住他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他。Stiles抚摸着男孩的后背,轻轻摇晃着他,跟着那个金发女人。尖叫声渐渐平息为打着嗝的啜泣,当Stiles终于发现他正往哪里走时,他的耳边已经只有小声的呜咽和抽泣声了。

 

Stiles已经能预料到这会是一份棘手的工作。

 

“我们到了。噢,看呐,他喜欢你。真不错。好了,我需要你把这些签了,然后把你的驾照和社会安全卡给我。我要复印一份,这样就可以把背景调查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的几分钟里Stiles手忙脚乱,主要他所有的事都只能用左手来做,因为男孩正疲惫地趴在他怀里,那个女人——显然是个秘书而并非保姆——给Stiles留下了一张紧急联络人清单,一本关于饮食以及男孩们能做和不能做的事的手册,向他告别:“有问题就打给我,Erica!别打给Derek,除非情况紧急!”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Stiles看了看四周,但他没有在厨房的任何一个角落里找到另一个男孩。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因为很显然Erica仅仅只想告知Stiles一些基本的必要信息然后跑去做自己真正的工作。他听到了电视的声音,于是跟着那声音来到了客厅。他怀里的男孩抽了抽鼻子,手指抓住Stiles的衣领又闻了闻,然后用鼻子蹭了蹭Stiles的耳朵下方,把鼻涕蹭得到处都是,像一只小狗,或是一只狼人幼崽一样嗅来嗅去。

 

Stiles颤抖着忍住干呕的冲动,把孩子的脸从他耳朵旁轻轻推开。然后,他绕到沙发前,坐在另一个男孩旁边,大声而又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的男孩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配短裤,而Stiles怀中的那个则穿着黑色的T恤和短裤。差别虽小,但很有用。

 

“嗨,”Stiles对蓝T恤男孩说道,挥动着没有支撑怀中男孩的那只手。“我叫Stiles,你叫什么名字?”

 

蓝T恤男孩皱起了他的鼻子,靠近Stiles闻了闻:“我叫Andy。你闻起来很奇怪。”说着,他像蚯蚓一样从沙发上滑下来,用可疑的目光看着Stiles。Stiles通常会觉得有点儿被冒犯,但是他感觉Erica和这两个孩子以及他们的父亲一样是狼人。而且很有可能她就是孩子们的母亲,但Stiles不想妄下结论。毕竟这并不是一部《绝望主妇》。

 

“我猜我闻起来奇怪是因为我是个人类,”Stiles指出,因为另一个男孩在他耳边响亮而又疲惫的哈欠声畏缩了一下。“除非我闻起来像臭屁。我闻起来很糟糕吗?我今天甚至还没有放屁。”Stiles假装愤慨地说着,沉下了脸,好像他对这个事实非常不满一样。

 

Andy笑了,然后摇摇头。“不,并不糟糕。只是奇怪。”

 

“很好闻。”Stiles肩膀上昏昏欲睡的孩子咕哝着。Stiles得意地看着Andy, Andy做了个鬼脸。

 

“Olly的鼻子坏掉了。”

 

Olly的呼气喷在Stiles的脖间,Andy靠近了Stiles,睁大一双绿眼睛好奇地盯着他。他的黑发乱蓬蓬的,就像他早上特意在枕头上蹭过似的。“你很老吗?”

 

Stiles哼了一声,摇摇头,Olly扭动着身体换了个位置好看他们聊天。“我没那么老。”他告诉Andy,他拿过遥控器,想把频道调到少儿节目,Olly哼哼唧唧着伸出手指去够遥控器,Stiles把它递了过去。

 

“你一定很老,”Andy严肃地说,用双手摸着他自己的头。“你的头发那么短!你是要秃头了吗?”

 

Olly站在Stiles的大腿上,靠着他的肩膀和胸膛,正摆弄着遥控器。他的呼吸依然有点儿沉重,因为哭泣过而有些鼻塞,他按着遥控器上的按钮,但并没真正在看电视。Stiles忍住拿走他遥控器的冲动。他必须得先获得他们的好感。

 

“我喜欢短发。”Stiles说。Andy发出不悦的一声,拉扯着他自己的头发,皱起鼻子,好像Stiles的说法让他很不高兴一样。

 

“短头发很蠢。”

 

Stiles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他的动作让Olly咕哝着从他大腿上扑通地滑了下来。“你也是短头发!”Stiles指向Andy,主要是因为孩子们声称不喜欢某样东西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其实这只是为了反抗大人罢了。Andy发出悲伤的声音,跳着站起了身,挥舞着手臂,就好像他要说事情非常重要一样。

 

“那是因为爸爸让我剪短发的!我想要漂亮的长头发!像长发公主一样!”

 

噢,这是个有趣的发现。特别是Andy看上去格外沮丧,因为他不被允许留长发。是时候换个话题了,Stiles还没准备好面对另一个男孩的情绪崩溃。

 

“我喜欢长发公主!你还喜欢什么?”

 

这就像打开了谈话的闸门。Andy滔滔不绝地列举出所有他曾喜欢过的东西,确保自己指出了他喜欢的节目里的一些微小细节。时不时地,他会停下来喘口气,而Olly则会趁着这个空当悄悄地告诉Stiles他自己特别喜欢的动画片。

 

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Stiles从男孩喋喋不休的儿语中半听半猜地了解到Andy喜欢童话、公主以及一切结局美好的故事,而Olly则痴迷于外太空和海洋生物。这让Stiles更加容易区分他俩。

 

Andy说话的音调更高,说到特别兴奋时还会尖叫出声,他也会在Stiles无法理解他的话时做手势。Olly则不同,他更专注于如何正确地表达他想说的话,所以他并不急躁,而且不像Andy一样结结巴巴。

 

终于,在他们说累了之后,Stiles把他们安置在迪士尼米老鼠的重播节目前。这让Stiles有机会去厨房拿Erica留给他的东西。手册的一页上写着两个名字,每个名字下都列着一张名为“最喜欢的餐点和小吃”的清单。名字分别是Oliver Hale和Andrew Hale。

 

好吧,至少Stiles很欣慰地知道孩子们的父亲比他最初认为的要稍微有创意那么一点。Olly和Andy只是昵称,这让人没有那么惊讶了。

 

Stiles参观了房子的其他地方,他发现有一半的房门上了锁,另外一半有着儿童门的则是关着的,好吧,至少证明这是针对狼人幼崽的。楼上也被封闭了,所以Stiles其实只能在厨房、客厅、洗衣间、车库以及一条通向洗手间和两个男孩房间的走廊之间活动。Stiles匆匆地看了一眼男孩们的两个房间,里面都摆着着一大堆的玩具,动物公仔到处都是,于是他决定还是装作刚刚什么都没看见的好。

 

回到客厅,他们俩已经开始感到烦躁无聊,Stiles对此并不是特别惊讶。如果他不赶紧采取行动的话,他们很快就会开始制造混乱。

 

“你们俩想玩游戏吗?”Stiles问到。Andy迅速抬起了头,对着他灿烂地笑着,点了点头。

 

“我想当公主!我是长发公主!”这样说着,Andy滑下沙发冲出了客厅。Stiles困惑地挠着头,在他正准备问Olly他的兄弟是什么意思时,Andy又跑了回来,头上披着睡觉时用的毛毯,蓝色的织物拖到了他身后的地板上。

 

“我是公主!”Andy大声喊道,把毛毯的一角甩到肩膀后面,指着Olly说:“你是骑士!”

 

Stiles看向Olly,Olly看起来好像接受了这样的安排,他滑下了沙发,摇摇摆摆地走向卧室的走廊。Stiles看了一眼Andy,感到有点困惑。他绝不是反对男女平等,但是通常男孩们并不喜欢被称为女孩。

 

“你是想说王子吗?”

 

Andy瞪大眼睛盯着Stiles,看起来好像他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不!我说的是公主!”他叫喊着,然后在Olly拿着一把塑料剑回来时嚎啕大哭。Stiles疯狂地试图补救,伸出手想抱起Andy,但只得到了不停拍打着他的狼人小爪子。

 

“别哭了,Andy!”Stiles叫喊着,“你可以是一个公主!我很肯定一定有公主男孩!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要成为的人!”

 

“我不是男孩!”Andy哭着说,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把毛毯从头上扯下来紧紧地抓住。Stiles有一种感觉,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个孩子因为被叫做男孩而失控得如此厉害,这完全让Stiles感到措手不及。Andy哭着鼻子,Olly也几乎蹲下,小嘴噘了起来。

 

“没关系的,Andy。我知道你不是男孩。”Olly安静地说道,亲吻着他弟弟的前额。Andy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呜咽着把脸埋进了毯子里。Stiles认为是时候插话了。

 

“Andy,”他笨拙地开口,坐在男孩身边。“我很抱歉我说了你是个男孩。”

 

“真的吗?”Andy细声问道,抬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Stiles。

 

Stiles重重地点头,因为他并不会阻止这个孩子成为任何他或者是她想要成为的人。他看过很多介绍类似情况的文章,他知道不管这种情况是短期的还是永久的,告诉Andy这是不正确的永远都不可能是解决的办法。“嗯。如果你想的话,我甚至还可以给你做一顶皇冠。这样你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公主了。”

 

这简直就像是Stiles让圣诞节提前几个月到来了一样,Andy的脸上充满了兴奋。“一顶皇冠?”他难以置信地尖叫道,快速直起身来,脑袋差点撞到Stiles的下巴。Stiles笑着点头,接着耸了耸肩。

 

“当然。没有皇冠的公主怎么能叫公主呢?你有和它搭配的裙子吗?”

 

Andy的脸沉了下来,显然这里没有裙子。

 

所以,三个小时后,Stiles发现自己在客厅和一个头戴铝箔做的皇冠,身披蓝色床单的公主用枕头堆起城堡玩起了过家家。当然,Stiles是陷入危险的王子,所以当Andy一边如同战士公主西娜般呐喊着一边对骑士Olly(Andy说Olly是一个坏骑士,需要为伤害王子也就是Stiles而收到惩罚)挥舞着剑时,他只需要在他的枕头城堡里假装昏倒并呻吟着。

 

就在那时,前门被打开了,当Andy把枕头盾牌啪的一声甩在Stiles脸上,弄倒了整个枕头城堡时,Stiles只听到一声怒吼:“这是在干什么?”



-TBC-



*原文是jelly legs,我查了下,但实在不确定专业术语怎么翻译qwq 就直译成果冻腿了orrz 有知道的妹子求指正!



 

 


评论
热度(51)
  1. 相 柳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甜超级可爱的文!紧紧抱住我酸!也最最爱你!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