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授翻】【Newtmas】Coffee in the morning, Tango at night

我酸的翻译一如既往的好!

不是HClO:



Coffee in the morning, Tango at night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52035

【作者】glad_er

【翻译】不是HClO

【校对】我家 @相 柳 

【注释】咖啡店AU

【译注】这篇文的授权是在我和柳柳脱组之前以组里名义要的,我们已经联系了作者想转为私人授权,等待作者回复中

【授权】




【Summary】

咖啡店/舞蹈工作室AU,Newt在咖啡店工作,Thomas则是舞蹈老师



【正文】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街对面的那家店,Newt多半会说它是“空的”。那家店一直如此,从他开始在咖啡店工作起就一直没人。他都习惯对面空荡荡的样子了。

 

直到有一天它再也不空了。

 

有人搬了进去,还开了一家店。

 

所以,如果有人向Newt问到街对面的那家店,他会回答:“不清楚。我从没去看过。”不过这是个谎言。他当然去看过。呃,也不全是谎言,他想。他从没走进去过,他甚至都不知道开的究竟是什么店。

 

他“看”过的,其实是那家店的店主。从繁忙街道的对面并不能看到多少,到目前为止,他能比较近距离看到的,只有对方的微笑。当他抬起头无意看到对方时,对方脸上的微笑总是能让他的一整天都明亮起来。总的来说,那个男孩长得不差。一点也不差。事实上,尽管Newt不打算大声地说出来,但那个男孩其实长得非常好看。

 

所以,当然,他想要更加了解那个男孩。但不走运的是,他通常的信息来源(也就是他的朋友们)这次一点忙也没帮上。

 

“Frypan,你有去过那家新店,呃,就是街对面那家吗?”有一天,他在那家店开门前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没有,我一整天都困在厨房,不是吗?”Frypan一边做着焦糖布丁,一边回答道。

 

“Alby你呢?”

 

“抱歉伙计,我甚至看都没去看过,”他的朋友,同样也是他的员工耸了耸肩,回答道,“一直忙活着做咖啡泡茶,还有杂七杂八的琐事。”

 

“那你呢,Minho?拜托,你见鬼的一整天都在外面。”Newt恼火地喊道,转头看向了送货小哥。

 

“天啊,Newt,冷静点。对面只是个舞蹈工作室,”Minho告诉他们,“我只和开那家店的家伙说过一两次话。你们又没给我很多空闲时间坐下来闲聊,我得到处跑,从商店里买各种食材回来。”

 

“是的是的,我们理解,但那家伙说了些什么?”Newt询问道。

 

朝他挑起一边眉毛,Minho勾起嘴角,继续说道:“他只是想问问咖——等等,Newt,你为什么那么想知道,你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不为什么,”Newt反驳道,脸红了起来,“我就不能好奇吗?而且,重点又不是那个男孩,是那家该死的店!”

 

Minho看了他一眼,接着大笑了起来:“噢,Newt!你喜欢那男孩,不是吗?”这真的不算是提问。

 

Alby窃笑:“你肯定很喜欢那个不走运的家伙!”

 

“你们太夸张了!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我从没见过的人?”Newt反驳道。

 

挑挑眉,Minho回答道:“嗯,也许你是时候喜欢了。”

 

Frypan的狂笑从厨房里传了出来。而Newt,则一点也不感到好笑。他埋着头,趁着咖啡店还没开始营业整理着桌椅板凳,思绪又回到了刚刚的对话上。他才没有喜欢上街对面的男孩。他才没有!他甚至都不认识对方。呃,那个男孩倒是确实有着美丽的笑容…还有动人的棕色眼睛…而且笑声也很悦耳…还有…噢。噢糟糕。呃,反正他不会承认,但他猜…他确实有点儿喜欢街对面的那个男孩。只是一点点。但他反正也不会对此采取行动。不管怎样,又不像是他会和那个男孩碰面什么的。所以,当然,还会有谁在这天一大清早就走进咖啡店呢?当然只有那个男孩。

 

见鬼。

 

棕色的双眼注视着男孩从街对面走过来,Newt躲进了厨房,一边轻声咒骂着一边摸索着他的手机。他立马把电话拨给那个让“舞蹈工作室先生”来咖啡店的人。手指焦躁地在桌上敲打着,他等着对方接电话。电话里传出哔的一声响,对方接起了电话。

 

“噢天呐天呐天呐天呐。Minho,你这个混蛋,他来了。他见鬼地过来了。”

 

“噢,那就去和他说话,你个胆小鬼!”

 

“但我—”

 

“嗨,有人吗?”那个男孩在柜台前问道。

 

Newt匆忙挂断了电话,冲回柜台旁,喘着粗气:“抱…歉…你想要点…什么?”

 

男孩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他。“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就像刚刚跑完马拉松或者是—”他突然停下话头,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你懂的…”

 

Newt惊呆了,这个男孩,在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面前,暗示这个。他的嘴张张合合几次,但他的脑子却没办法组织出一个合适的回答。

 

“所以,呃,我能点单了吗?”男孩轻笑,看起来似乎是被Newt的表情逗乐了,“我要一杯焦糖拿铁。能放多少焦糖糖浆就放多少,谢谢。”

 

Newt移到咖啡机面前,迅速地做起了饮料。他一边“能放多少焦糖糖浆就放多少”,一边好奇究竟为什么这个街对面的可爱男孩——注意,他应该一直待在街对面的——偏偏选中了他的咖啡店。

 

“所以,呃,我叫Thomas。我刚刚碰到了你的一个朋友,他,呃,他推荐了这家店。‘Homestead’,没错吧?”

 

Newt咧嘴,庆幸Thomas打破了沉默,和他对话意外的轻松。“他真的推荐了吗?”Newt惊讶地回答道,“他甚至什么都不买,而他还是这儿的员工呢。我是说,那个家伙在街角见鬼的星巴克里买咖啡!”

 

“呃,他原话倒不是那样的…”Thomas声音越来越小,揉着后颈。

 

Newt开始心慌了。Minho对他说了些什么?万一他告诉Thomas自己荒唐地迷恋上他了呢?他沉浸在自己想象的恐慌之中,都没注意到Thomas在说些什么。

 

“抱歉?”

 

“你的朋友,他告诉我这里的吃的很棒,还有…呃,”Thomas结结巴巴。

 

“嗯?”Newt追问道,全心祈祷着Minho没有提起他对这个男孩的兴趣。

 

“还有这里的服务员也不赖,”Thomas接着说道,“尤其是有个叫…Newt的?”

 

Newt呻吟了一声,把头靠在柜台上,瞬间后悔和Minho成为了朋友。那个送货小哥一从杂货店回来,自己就要杀了他。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收到了一条短信,接着厨房里传出了一阵笑声。他看了看手机,立刻就想把它给摔出去。

 

----------

 

短信来自:送货小哥

 

你会感谢我的。

 

xoxoMinho

 

P.S.你该去上上他的舞蹈课。

 

----------

 

他绝对要杀了那个该死的送货小哥。

 

“呃…你为什么瞪着你的手机?”

 

抬起头,他发现Thomas正看着他,他一边把拿铁递给对方一边解释道:“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我。之前跟你聊天的多半是Minho,我们的送货小哥。那个该死的家伙刚刚给我来了条短信。”

 

注意到对方还没有喝他的焦糖拿铁,Newt眯眼看着那杯饮料,开始担心他有没有哪个步骤做的不好。还来不及等他开口,Thomas就尝了一口,他皱起眉头,接着整张脸都明亮了起来。“这太好喝了!”他喊道。

 

面对称赞,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他还没细想,回答就脱口而出:“谢谢,Tommy。”

 

“Tommy?”男孩困惑地歪了歪头,问道。

 

见鬼。这个动作真是太可爱了。

 

Thomas看了眼手表,迅速地又喝了口饮料。“糟糕,抱歉,我得赶快走了,还有几分钟我的舞蹈课就要开始了。”他飞快地解决完拿铁,站了起来。他把几张钞票放在柜台上,靠了过来。

 

“所以,既然我已经光顾了你的咖啡店,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会来我的舞蹈工作室看看我呢?”Thomas调皮地问道,挑了挑眉,“我们在学探戈。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来看看!”

 

Newt勾起嘴角,接着简单地回答道:“也许。”

 

但他俩都知道他的回答意思是肯定的。

 

--------------------

 

Newt没有耐心等那么久。事实上,就在第二天,他就拿着焦糖拿铁,穿过马路去见那个让他非常感兴趣的男孩。直到他拉开店门,他才意识到他马上就要走进Thomas的店里了。拖着跛足尽量快地走过接待台,他发现自己走进了舞蹈室,正看着Thomas教一群人如何…呃,他不是很确定他们旋转跳跃着在学些什么。

 

一看到他溜进了房间,Thomas就叫道:“Newt!嘿,很高兴见到你!”

 

Newt朝他挥了挥手,走向Thomas,递给他一杯焦糖拿铁。

 

“真好喝。”Thomas开心地说道,把杯子放下。

 

Newt在房间角落里的椅子上坐下,准备好看Thomas跳舞。

 

然而他并没有坐多长时间,他听到了Thomas绝望的声音:“我今天没舞伴!”

 

一个棕发女孩叫道:“抱歉,Tom!Brenda来了,所以我们人数就是奇数了,况且我在和她搭档的时候才跳得最好。”她朝另一个女孩送了个飞吻,Newt猜她就是Brenda,接着她转过头看向Newt。“我叫Teresa。我之前没有舞伴,所以我得和老师一起跳,”她解释道,做了个鬼脸,头朝Thomas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嗯,他其实没那么糟糕啦。你应该试试当他的舞伴。我现在有了Brenda,所以他就没舞伴了。而且,我觉得他有点儿喜欢你。”她眨眨眼,“大胆去吧!”

 

在Newt反应过来之前,Teresa就转向Thomas,指着Newt问道:“你为什么不邀请他和你一起跳舞呢?”

 

Newt感觉自己的脸烧了起来,教室里的所有人都转过头看着他。他看向Thomas,发现对方也和自己一样面红耳赤。

 

“我不行。我的腿。”Newt试着解释道,希望场面不要那么尴尬。

 

一个中年男人抓住他的手,把他从座位上拉起来,走向Thomas。“现在的年轻人啊,”他嘟哝道,放开Newt的手,指向舞蹈老师,“你还以为他们没那么害羞了呢。见鬼的男孩们。和他跳就是了!”

 

“Jorge,别这样。”Thomas并不那么用心地抗议道,嘴角轻轻勾起,看着Newt犹豫地穿过学生们走到Thomas面前。

 

“我很久都没跳过舞了,”Newt嘟囔道,甩了甩他的腿,“更别说见鬼的探戈了。”

 

“很久?你的意思是你之前学过?”

 

Newt僵住了,表情惊慌。Thomas只是摇摇头,牵起了Newt的手。

 

“来吧,你这个家伙。你可以领舞。”

 

Newt松了口气,咧嘴笑了,一手放在Thomas的髋部,他的跛足被遗忘在脑后。Thomas也笑了,一手搭在Newt的肩膀上,准备好跳舞。

 

“准备好了吗?”

 

“噢拜托,Tommy。拜托。我生下来就准备好了。”

 

----------

 

短信来自:主厨

 

听说你们一起跳了探戈。需要我准备结婚蛋糕的话提前告诉我一声,行吗?提前几星期跟我说!

 

Frypan

 

----------

 

短信来自:Alby

 

恭喜你,走运的家伙!常带他来Homestead。

 

Alby

 

----------

 

短信来自:送货小哥

 

不用客气。

 

----------

 

该死的送货小哥。

 

--------------------

 

他们每天的日程差不多固定了下来。早上喝咖啡,晚上跳探戈。早上在Homestead,晚上在舞蹈工作室。但不管什么时候,Newt都和Thomas待在一起。和Thomas一起跳舞让他感觉和每天早晨与对方在咖啡店里聊天一样自在。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街对面的那家店,Newt多半会说它是“家”。

 



-FIN-





评论
热度(41)
  1. 相 柳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
    我酸的翻译一如既往的好!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