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POI/肖根肖】Of Late I Think of The Elevator

我得现在再看这个海报文案,感觉微妙得很。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其实肖没有出现,这是一个机器宝宝安抚根妹的故事。


授权图见以前的肖根,以及别问我今天为什么有额外掉落,问翻译和校对那俩突然兴奋的蛇精病。

作者:Lexasyellowpellow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795878

分级:G

CP:The Machine & Root (Person of Interest)Root/Sameen Shaw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相 柳 卖了一份始祖家族的安利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而 @不是HClO 让你吃掉它

 

Summary:一个非常短的小故事,讲的是Root做了噩梦,而机器安慰了她。

 

【正文】

Root在床上翻来覆去,一身冷汗,Shaw中枪的画面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她倒在地上的,冰冷没有生气的躯体浮现在她眼前。她无法控制自己,一声尖叫冲出她的嘴巴。她醒了过来,喘息着,毯子乱七八糟的堆在她腿边。她的心脏在皮肤下不规则的跳动着,她极力尝试着平静自己的呼吸,让它稳定下来。泪水不请自来,滑落她的脸颊,刺痛了她的眼睛。一滴泪珠滴在她胸前时,她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在哭。那画面又吞噬了她,鲜血,Shaw睁着冰冷空洞的眼睛倒在坚硬的地板上,还有Martine;电梯残酷的蓝光和沉重的金属分开了她和她的爱人。她将膝盖抱在身前,没法自己平静下来让她觉得焦躁。

突然,一个声音突破那些痛苦的记忆和扭曲画面进入她的脑海,语调清晰,出奇的冷静,“她的事不是你的错。”

Root被抽泣噎了一下,她为听到机器尝试安慰她惊讶。

“我会照顾你,你是安全的。”机器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她没法把特工Shaw带回来。而告诉Root撒玛利亚人带走了那个特工,利用她,折磨她无疑会将Root至于险境。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即使面对友人破碎的恳求,她也不愿说出任何线索。

“模拟界面的安全必须保证。”被逼急了的时候,她会这么说。Root恨这个答案,因为这意味着机器有消息瞒着她。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她独自一人,因为噩梦在黑暗中发抖,机器为她的界面而感到伤心。

“你得睡了,早上处理号码。”

Root皱着眉头,但她的抽泣平静了下来。她静静地躺下了,依旧抱着膝盖。她无法入睡时,机器开始在Root耳朵里放一些轻柔的音乐,某种自往日而来的抚慰声响。过了一会,Root的胸口开始平稳的起伏,她睡着了。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评论
热度(17)
  1. 相 柳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我得现在再看这个海报文案,感觉微妙得很。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