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sterek】Voldemort and Jean Valjean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Voldemort and Jean Valjean (Walk into a Coffee Shop)


 


作者:PsychicPineappl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1990


分级:G


CP:sterek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校对君拒绝发她的定制ID @不是HClO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The Doctor @相 柳 


Summary:


尽管告他吧,Stiles就是有这样一个愚蠢的习惯——在咖啡店里给出各种傻乎乎的名字。


“名字?”他手上已经拿好了记号笔。


“Voldemort。”Stiles毫不犹豫地回答。


 


 


【正文】


Stiles Stilinski飞奔到街对面,匆匆地给一辆减速给他让路的车挥了挥手。灵巧地越过街对面的排水沟,他在对面的人行道上慢下脚步。寒冷的秋风吹起了脚下棕黄的落叶,Stiles把自己的毛线帽拉得更低,盖住耳朵。他一边走着一边扫视着路边的商店,透过窗户读着里面的招牌,寻找着——啊。


比起看到,他更先闻到;一阵诱人的咖啡香混合着新鲜出炉的点心的香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寻着香味,直到找到位于小卖部和时装店之间的一家小咖啡店。它看起来格格不入,就像是被硬挤进来的一样。店门被漆成亮黑色,上面有着一扇玻璃窗和黄铜门把手;橱窗上贴满了展览、乐队以及寻找走失宠物的传单。店门上方的小招牌上简简单单地写着“主街咖啡”。


Stiles走向店门,伸手去握门把手。他按下把手向前推,惯性让他砰地一声直接撞在了门玻璃上。脑袋向后畏缩了一下,他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揉了揉额头。噢。他皱起眉头,低下头看向门把手那个叛徒。向后拉,门把手上方的小牌子这样写着。啊。他悄悄地向后瞥了一眼,发现没人撞见他的尴尬。松了口气,他拉开门走了进去,一股很棒的咖啡店香味扑面而来。


他直接走向柜台,收银台夹在一堆各式各样的饼干罐和盛满派的保温柜中间。咖啡师正低着头,但当Stiles走近时,对方抬起了头,嘴角挂着一个小小的、被逗乐了的微笑,这让Stiles觉得自己刚刚在门口的小意外并不是完全没被人发现。


“你需要点什么?”咖啡师问道,一只手悬在收银机上。


Stiles花了点时间考虑了一下,看着柜台后面墙上的菜单。他也偷瞟了几眼那位咖啡师,看着他黑色的头发,锋利的下巴和粗粗的眉毛。他没有那种常见的“乐意为您效劳,您需要点什么?”的咖啡师式笑容,但对Stiles而言,他的泰然自若正合适。


“大杯美式咖啡,”Stiles果断地说道,“还要一块布朗尼蛋糕。谢谢。”


“带走吗?”


“没错。”Stiles点点头。


咖啡师一只手抽出一个纸杯,另一只手从围裙里掏出一只记号笔。“名字?”


Stiles猜这可能更是出于习惯而不是必需,而且店里只有几位客人,都已经点好饮料坐下了。他的脑袋立刻转了起来,迅速地思考着不同的流行文化引用,直到定在他双肩包里的那本砖头一样厚的书上。


“Jean Valjean。”他冷静地回答道。


咖啡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马克笔的笔尖悬在杯身上。他抬起头看向Stiles,疑惑地挑起一边粗粗的眉毛。Stiles无辜地看了回去,直到对方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始在杯身涂涂写写。


尽管告他吧,Stiles就是有这样一个愚蠢的习惯——在咖啡店里给出各种傻乎乎的名字。他很早之前就开始这样做了,最初只是作为一个玩笑,现在这已经成为了他的第二本能。有时候那些咖啡师们会大笑起来,有时候他们会因此展开一场对话,但更多的时候他们并没弄明白梗在哪里,或者懂了但根本没反应。无害的乐趣嘛。


“3美元90美分。”这个咖啡师在写完之后说道,并朝Stiles伸出手。


Stiles把钱递了出去,另外在钱柜旁的小费罐里放了些零钱,接着走到杯盖/纸巾/搅拌棒区域等着他的咖啡。他一边心不在焉地咬着一根细吸管,一边打量着店里墙上和架子上的装饰品。这是家不错的咖啡店,他想到,绝对会是他经常光顾的咖啡店;气氛温馨,离他的新公寓很近,还有热辣的咖啡师…


 


Stiles余光瞟到动作,转过头看见刚刚那个咖啡师把他的咖啡和装在棕色纸袋里的布朗尼推向了他。Stiles拿起咖啡,熟练地把杯盖扣了上去。


“谢谢。”他朝咖啡师笑了笑,对方点了点头,走回收银柜前。Stiles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咖啡,满足地叹了口气。直到他开门——用推的——时,他才低头看见杯身上的黑色的马克笔字迹。


24601,上面写着。


Stiles开心地笑了,转头看了眼那个咖啡师,他正认真地擦着柜台。噢没错,Stiles想,我绝对会经常光顾。


 


*


 


Stiles并没有直接再次光顾主街咖啡。他有责任——不,是义务——试试附近其他的咖啡店。也许,在某种奇迹之下,有着一家更棒的咖啡店,卖着更好喝的咖啡,甚至还有着一位更火辣,更宅的咖啡师。但遗憾的是,并没有。所以两天之后,Stiles坚决地拉开店门,从寒冷的外面走进了温暖惬意、伴随着咖啡香气的小窝里。


 


他打着冷颤解开了自己的围巾,脱下了帽子,伸手拨了拨头发。他脱下无指手套,从后裤兜里摸出钱包,走近了收银台。火辣的咖啡师在那儿,弯着腰,手肘撑在在柜台上,拿着一本书。不管是什么书,它一定很吸引人——咖啡师都没注意到Stiles。不过,这次Stiles的脑袋可没撞上门玻璃,也许他只是没听到Stiles进门。


不管是什么原因,Stiles借此机会不受打扰地仔细观察了下他。这个男人有着宽阔的肩膀,他的黑色T恤用Stiles欣赏的方式紧绷在他两肩。很欣赏。结实的二头肌在袖子里鼓鼓的,Stiles的视线不情愿地从它们身上移到结实的前臂,上面有着一层好看的深色的体毛。T恤是浅V领,能让Stiles瞥见对方明显的锁骨,往上是一条长长的美味的脖子,接着是Stiles见过的最令人分心的留着胡茬的下巴。


 


Stiles咬了咬嘴唇。真真真棒。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存在,咖啡师抬起了头,他棕色-绿色?棕色。棕/绿色-的双眼对上了Stiles的。他不情愿地叹了口气,合上了书,直起身来,双手撑在收银机两边,看着Stiles走近。




“嘿。你要点什么?”




“大杯的美式咖啡,带走。”Stiles友好地笑笑,从钱包里掏钱。




“名字?”他手上已经拿好了记号笔。




“Voldemort。”Stiles毫不犹豫地回答。




咖啡师点了点头,接着在杯子上草草地写了起来。“2美元40美分。”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杯子放在边上。




把钱递过去,Stiles不禁感到有些失望。这个家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也许悲惨世界那次只是侥幸?毕竟,自从电影上映后,这就满大街都是了。但即使这样,比起Jean Valjean,Voldemort更是小菜一碟。火辣的咖啡师,Stiles在等咖啡的时候悲伤地想,你本来是那么有潜力的。


咖啡师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把咖啡递给了Stiles,又点了点头后转过了身。Stiles把围巾绕在脖子上,戴上帽子和手套。拿着咖啡走出店里时他都能感觉到咖啡的热度穿过毛料来到手心。直到他在街上走了一半路了,他才低头看向杯身上的黑色粗体字,接着发出了有些夸张的笑声。


神秘人。


 


*


这差不多成了一个习惯。


*


 


“大步佬。”


 


Aragorn,Arathorn之子。


 


*


“大脚板。”


Sirius Black。


*


“Tim Drake。”


红罗宾。


 


*


“Jaimie Lannister。”


弑君者。


 


*


 


“Crowley。”


 


杯子的一面写着“下次来个有难度的怎么样?”


 


杯子另一面则用热辣的咖啡师熟悉的字体写着Crowley,但C和Y这两个字母上画着小尖角,Y的底端则被画成了带着尖角的小尾巴。Stiles止不住地低头盯着他的咖啡傻笑。他都不知道这是《邪恶力量》的梗还是《好兆头》的梗,但他意识到自己真的,真的很想知道。


他依然还没和他的高大、黑暗又帅气的咖啡提供者发生过任何近似于对话的东西,但情况依然让人感觉…不同。也许对方见到他时的小小微笑是他的想象,又也许那几次对方递给他咖啡时手指的接触也是他想太多。咖啡师在做普通的美式时完全有合理的理由那样舒展自己的身体。还有当Stiles脱下一层层的冬衣时对方脸上泛起的红晕;好吧,咖啡店里确实非常暖和。


也许Stiles一点希望也没有。但也许这值得一试。


 


*


“名字?”


“Stiles。”


咖啡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眼神对上了Stiles。


Stiles知道自己看起来很紧张。他感觉就很紧张。他汗湿的手在脑袋上拨了太多下,他多半看起来像是发型糟糕的爱因斯坦。他的脸上绝对有在他紧张时会出现的那种红色斑点,他用尽全力才保持着和对方的眼神对视,而不是像个疯子一样扫视四周。


火辣的咖啡师挺直了身体,他盯着Stiles,眼睛几乎不可察觉地微眯了一下。“好吧;你现在开始编名字了。”他最终这样说道。他声音粗哑,但听起来并不愤怒。只是有些疑惑。


Stiles紧张地笑了一声,“呃,不,出人意料地没有。”


咖啡师皱起了眉头,垮下嘴角。“好吧,那Stiles究竟是什么?”


“终于难倒你了,哈?”Stiles玩笑般地问道,靠向前,一只胳膊靠在柜台上。他感觉自己的信心回来了一点儿;他们在聊天,而聊天正是Stiles Stilinski绝对擅长的,太棒了。


“不,”他用拇指和食指握着马克笔,写出了这个名字,“你不能用编出来的名字难倒我。这就是一个。”他精壮的双臂坚定地交叉在他宽阔的胸前,“所以。”


 


对方戏谑的语气,还有他眼周几乎无法察觉的皱褶绝不是Stiles的想象。他缓缓地勾起了嘴角。“不是编的。”


 


他靠向前,挑起双眉。“所以那是什么?”


“那是我。没错,”Stiles因为自己笨拙的语言畏缩了一下,“我是个Stiles。”噢天呐。一切本来都很好的。“我的名字,”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是Stiles。”


“噢,”火辣的咖啡师开口,语气里明显充满了惊讶。他挺直了身体,Stiles的笑容勉强。“好吧。Stiles,”他的眼神从杯子上移到Stiles身上,接着又看回杯子,写下了他的名字,“美式咖啡,马上就好。”他甚至没有等Stiles付钱,就一声不吭地移到了咖啡机后面。


Stiles感到很疑惑,神经再次绷紧了起来。噢?噢是什么意思?好的噢?坏的噢?Sandra Oh(吴珊卓)?本来感觉一切都进行得很好的!不是吗?噢天呐。Stiles一只手有些疯狂地揉了揉头发。长长地呼了口气,他把钱留在柜台上,尽可能自然地走到一旁,等着他的咖啡。


 


他一边焦躁地在柜台上敲打着手指,一边咬着另一只手的指甲。他为什么就没有简单地给出一个傻乎乎的名字呢?比如神秘博士?他已经想说这个很久了!现在是不是一切都尴尬了起来?肯定尴尬了起来。他实在是太——


 


“Stiles。”咖啡师叫了出来,尽管Stiles是唯一一个在等咖啡的人。他回过神来,从对方手中匆忙接过咖啡的时候差点把它弄翻。“享受你的咖啡。”咖啡师说着,露出另一个小小的、谨慎的微笑,接着转过身去。


 Stiles几乎都不敢看。


慢慢地,他低头看向纸杯。


 


一面写着 — Derek:202 555 2871


 


另一面写着 — 我4点下班。


 


Stiles抬起头,Derek正忙碌地擦着已经非常干净的柜台。Stiles咧嘴笑了。他不能确定,但看起来Derek正试图压住微笑。


Stiles喝了一口咖啡,坐在角落里有加厚软垫的椅子上,从那儿可以很方便地看到柜台。距离4点只有3个小时。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欢迎各位扫文的菇凉投喂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
热度(87)
  1. Hypnos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迟早有一天我会认出里面所有的梗的!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