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授翻】【Newtmas】A Tattoo

这样开始的关系好棒!每天都爱我酸多一点(*/ω\*)

不是HClO:

迟到的给我柳的生贺!@相 柳 宝宝生日快乐呀!抱歉没能赶上你生日那天发TvT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89304


【作者】lokidiabolus


【译者】不是HClO


【授权】




【译注】原文斜体的地方我用粗体标示,因为lof不支持斜体orz




【Summary】




对于纹身的设计他已经仔细考虑了有好几个月了,至少他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它得是完美的。


还要充满意义。


不能俗套。


也许再带点儿神秘感?


小一些。


背上?肩膀?脖子?脚踝?




【正文】




Thomas觉得自己得喝醉了才敢这样做。并不是他怕痛或是什么,他甚至不晕针,也不晕血。但这依然让他感觉有些吓人,也许是因为它会永远地印在自己身上,与他永远相连。对于纹身的设计他已经仔细考虑了有好几个月了,至少他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它得是完美的。


不能俗套。


也许再带点儿神秘感?


背上?肩膀?脖子?脚踝?


他考虑了方方面面,以及如果纹在非常明显的位置,别人的反应会是什么。他曾担心了很久他的父母会发现,最终他直接告诉了他们。他的妈妈犹豫不决地看着他,而他的爸爸只是耸了耸肩。


“你去吧,”他说,“纹只蝴蝶或是其他你想要的。也许纹只独角兽也不一定。”


向他的爸爸寻求意见就像是和一堵墙对话一样,他的“我的儿子是个同性恋”态度依然在与现实苦苦挣扎。也许这也是为什么Thomas决定现在是纹身的最佳时机。为过去画上句点,不仅向他自己,也向其他人表明,他已经受够了后悔、隐藏或是其他的任何东西。


这并不是说他变了,不是吗?他只是偏好男生,并终于接受了这一点。尽管这不仅仅是一场与自我的斗争,更是一场与全世界的斗争。他决定公开自己最大的秘密,他并不期待会有鲜花和掌声,但也许只是一些尊重,以及别人的一句:是的伙计,这没关系。干得好。你做到了。你做回了你自己。没有面具,也没有隐藏,纯粹的你。


他的家人并不是很支持他,但他也从没抱过太大的期望。他们…容忍了这一点,Thomas想。他们早就知道,但刻意无视了这个事实,从不主动提起,直到不得不直面这一点,接着Thomas便经受着他父亲时不时的关于粉色以及女孩子气的评论。


他选择了一家小的纹身店。


它坐落在市中心,而不是在什么奇奇怪怪的偏僻小巷里,背景可疑、周围还潜伏着鬼鬼祟祟的人。街道两旁灯光明亮,温暖人心,纹身店就在这条街的中央,迎接着每一位想在皮肤上纹点儿什么的人。


Thomas知道在纹身前喝酒多半是不被赞成的,而且多半也是不健康的,所以他并没有喝,尽管他觉得酒精能让他更有勇气。但他还是摇摇头放弃了这个主意,完全清醒地走进了店里——并且是独自一人。他有想过带个朋友来握着他的手,但最终决定还是不了,以防自己惊慌逃跑。他不觉得自己会那样,但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没什么错。


纹身店很温馨。店里展示了许多纹身设计,还有其他人的纹身照片之类的,Thomas甚至都不想知道那些图案会纹在人身体的哪些部位。钟表显示已经是晚上9点过了,Thomas惊讶于纹身店居然还开着门,当他一脸不知所措地走进第一间房里时,一个年轻的金发男子出现在门口,期待地看着他。他可能和Thomas差不多年纪,甚至更小,他的眼神像激光一样锁定在Thomas身上。


“嘿。”Thomas终于开口。


“你好。”金发男子朝他点点头。没在他身上看到任何纹身和穿刺,Thomas认为他一定不是店主。这给了他更多的勇气,遇见另一个愿意纹身的人。


“你已经选好图案了吗?”他闲谈道,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神经紧张而僵硬着。


“差不多吧。你呢?”男子回答道,向他走近。他比Thomas要高,也更瘦一些,他的长相挺可爱的。他有着大大的棕色双眼和迷人的微笑,Thomas好奇是什么让这样的一个人到了这里。


“我想是的…我在考虑纹只翅膀什么的。”Thomas在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犹豫地看了下,接着把它递给对方。金发男子挑起一边眉,接了过来,仔细地看着纸上的图案。


Thomas对这个图案考虑了很久。他认为自己需要,但也许只是他想要再多一些时间来考虑,让自己更确定点。然而男孩看的时间越长,他就越犹豫。也许这个设计很糟糕?太俗套了?不够好?


“这挺棒的,”过了一会儿后,金发男子评价道,“我喜欢。但这并不真的是你的风格,我猜?”


“是吗?”Thomas吃惊地眨了眨眼,金发男子耸耸肩,把纸还给了他。


“我的意思是…翅膀是,什么,一种自由的标志?那是你想表达的意思吗?”


“是的,差不多吧。”黑发男子有点儿惊讶地点了点头。他之前觉得这个纹身象征着他终于摆脱了疑惑的束缚,但现在这听起来绝对像是一部烂片里的情节。


“所以问题出在哪儿?为什么要是自由?”这是一个出人意料的问题,而Thomas却发现自己无法回答,“注意,我不是在评判什么。只是想一想。你能说出你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吗?”


“我…”


“别着急,”金发男子鼓励地笑了笑,“我认为纹身是件严肃的事情,伙计。如果你纹了一只翅膀,但一年后你甚至不记得纹它的理由,那就失去了纹身的目的。那只会是印在你皮肤上的一个图案,毫无意义。那会是种遗憾,不是吗?”


是的。他说的没错。Thomas从未那样想过。他低头看向纸片,重新考虑了起来。


自由。他曾被什么束缚着,并需要在自己的皮肤上把它展示出来吗?


被偏见所束缚。


这是当他每一次看到纹身时都需要提醒自己的东西吗?他已经自由了的事实?


我自由了。


“你说的对,”一段时间后他咕哝道,“这…这真的不是我需要的。”


“我不会说你需要,”金发男子歪着头,半眯着眼睛看着他,“我只是不觉得自由会是你需要提醒自己的东西。”


“你刚才读了我的心吗?”Thomas脱口而出,金发男子笑出了声。


“当然,那就是我的工作。读心,偶尔再算算命。”他笑着回答道,接着背过身,在一堆图片中翻找着。他找到了一张,转回了身,把它递给了Thomas。


“当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他意味深长地朝着那张纸点了点头,“你只是给了我这种感觉。这个设计我考虑了很久,因为它很复杂。”


上面的图案是一座迷宫。它被画得很整洁,全是令人赞叹的线条和阴影,这立刻就吸引了Thomas的注意力。找寻出路,那几乎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我看起来很复杂吗?”他问道,视线依然停留在图案上,金发男子又笑出了声。


“是啊。一层包裹着一层。”


“你怎么会一眼就看出来?”Thomas终于再次看向男子,对方对于他的提问只是耸了耸肩。


“直觉罢了。”


“很准的直觉。”黑发男子嘟囔道,惊叹地看回了那幅迷宫。它像是在和他进行着一种奇异又强烈的对话。也许是一种呼唤,他并不能确定。它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它看起来又完全是个谜。


“它没有出口。”他再次看的时候注意到这一点。


“它当然有,”金发男子反驳道,“只是一开始的时候找不到而已。这就是生活。”


“这太完美了。”


“很高兴你这样觉得,”男子赞同道,“这是我朋友的设计。他私藏了很久,而且不准我把它随意地给出去,除非我觉得适合。”


“噢?”Thomas和那双棕色的眼睛对视着。


“它很适合你。”


Thomas觉得这是值得的。在此刻,在这家纹身店,还有这幅图案。这是重要的时刻,他希望毫不后悔地度过这一刻。


“那就它了,”比起对金发男子说,他更像是对自己说道,“我可以现在就纹吗?纹身师在忙吗?”


“不是很忙,”金发男子指向里面的房间,“我确定能够给你安排。”


“很好。”Thomas点点头,觉得自己又紧张了起来。但这次要好些。这是一种好的紧张,这种期待感让他感到兴奋,而不是害怕。他觉得这是个好兆头。


里面的房间是空的,Thomas在见到桌上的纹身针时稍稍踌躇了一下。


“第一眼见到这些让你感觉自己像是在看牙医,对吗?”金发男子在他身后笑着,稳步走到了桌旁,“让我告诉你,人们在这里露出的表情才是无价之宝。”


当他轻轻地触碰着那些工具时,Thomas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都在和谁说话。


“你就是纹身师?”


“没错,”金发男子狡黠一笑,“你也可以叫我Newt。”


“Newt,”他重复道,试着感受从自己口中说出对方名字的感觉。听起来很悦耳,“你很擅长这个。”


“你甚至还没见过我工作呢。”Newt嗤鼻,Thomas摇摇头。


“我是指…和,呃,顾客们…聊天?或者是和人们聊天?你帮了我很多。”


“那我很高兴能帮到你,”Newt对他眨眨眼,指向了桌子,“我只是觉得,拥有一些永恒的东西是值得的,不是吗?疼痛也是值得的。”


“是啊。”Thomas赞同道,试着不要对疼痛那部分想太多。


“前臂内侧?”Newt突然抓住了Thomas的手臂,让他手心朝上,并把袖子推了上去,“也许在这儿?”


他的手指轻轻地触摸着肘关节下的那块儿皮肤,Thomas轻微地颤抖了一下。那有点儿痒,但并不严重。


“你觉得这儿比较好吗?”他抬起头看向Newt,后者正全神贯注。


“你听过这种说法对吧,一旦开始纹身,你就停不下来了?”金发男子朝他微微一笑,缓缓地触摸着他的手臂。“如果我们从这里开始,而且你觉得值得的话,迷宫就可以不断延伸。从这里一路开始,”他的手指从中部滑到边缘,“向后延伸,直到手腕。”他轻轻地圈住手腕,停留在Thomas突然加速跳动起来的脉搏上。Newt朝他狡黠一笑,放开了他的手腕,拿起一只马克笔。


“当然,或许你想纹在背上,也许沿着你的脊椎?或者纹在耳后。不过我觉得肩膀这个地方已经过时了,肩胛那儿也是。我也不会选择纹在身体正面,那会显得有些凌乱。”


“前臂内侧听起来很棒。”Thomas低声说道,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声音突然那么低。Newt朝他温柔地笑了,扯了扯他的衣服。


“脱了它。你不想弄脏衣服,对吧。”


Thomas迅速地脱下了衣服,幸好房间里挺暖和的,他再次伸出了手臂。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当他试着想自己有没有其他想纹的地方时,他什么也想不出来。


“所以为什么最开始想纹翅膀?为什么是自由?”Newt在准备纹身的东西时突然问道。Thomas仔细地看着他,看着那些即将刺破他皮肤的尖锐的工具。


“感觉是个好主意,我猜,”Thomas咕哝着回答,“之前我很难适应生活。现在有了更好的目标,我觉得我会用自由来表示。”


“很高兴知道你把问题都解决了,”Newt说道,“对事情感到不确定的感觉糟透了。”


“是啊…”


“但是找寻自我,尽管起初会经历些困难,是值得的,不是吗?”金发男子接着说道,Thomas不得不赞同。


“不再害怕的感觉很棒。”他轻声说道。


“听起来也很棒,”Newt朝他笑了笑,“你准备好了吗?”


这感觉很重要。这个问题就像是一个庞大而又神秘的十字路口,两种答案都将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否定的回答会带他回到原点,继续孤立他。这会让他再次套上枷锁,他对这个想法深恶痛绝。


肯定的回答会领着他向前。这会让他抛弃之前的恐惧,但随之也会产生一种新的恐惧。这是一种风险。值得为此冒险吗?他准备好接受改变了吗?


“你会做得很好的。这都是为了你自己,伙计,”Newt的声音如同一束光线一般穿透了他疑虑的迷雾,“只为了你。你是你自己的主人。而且你已经做到了。我为你感到骄傲。”


Thomas感到世界在震动,也许在某个地方整个星系都爆炸了。一切都如同拼图终于完整了一般。这是他生命的镶嵌画。


这感觉很对。


“我准备好了。”


 


-FIN-





评论(1)
热度(30)
  1. 相 柳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
    这样开始的关系好棒!每天都爱我酸多一点(*/ω\*)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