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授翻/sterek】This is my family

01:http://bitis82.lofter.com/post/2f4b6f_cf06545

02:http://bitis82.lofter.com/post/2f4b6f_d099a1a

和亚当斯一家的crossover第三趴

作者:Moonbeam

翻译:Hydra Addams

校对:我最爱的Hclo Addams  @不是HClO 

【正文】

Derek讨厌过生日。他家人死去的那个夜晚,就是Michael叔叔周末那个长长的生日会的一部分。那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狂欢夜,但他的家人总是尽可能地将事情做到最好——他妈妈四十岁生日的时候,他们聚齐了Hale家族的所有人,办了一个长达一周的宴会。但在Hale一家全被谋杀后,他和Laura就再也没有提过生日这个词。有一次,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小镇上,他和Laura真的一晚上什么都没吃,因为那晚镇上唯一的晚饭,就是一个人和他家人庆生摆下的宴席。

在他组建狼群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些事会随之而来,这些事会让他想到他的家人,但实际上他也别无选择——他不得不参与圣诞节活动,生日会,还有一系列类似的事情。好吧,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Stiles他们可能就会让他溜掉了。但Stiles不会让他错过任何活动。所以,Derek站在自己即将完工的房子里,盯着镜中的自己,镜子是Lydia某天带来的,因为他们有时会不得不在Derek的这个施工现场见面,然后努力逼Derek去参加聚会。一般来说,Derek都会在聚会尾声时才出现,但今晚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在Stiles的家人在镇子里时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对Stiles——那个年轻人绝对值得比朋友晚到更好的对待。

Derek伸手抚平了那件海蓝色的T恤,他在想Stiles会不会和Lydia一样认为这衣服很衬他的眼睛。他在心里冲两人翻了个白眼,然后抓起了他那堆东西,里面包括他鼓起勇气去满是人的商店里买来的礼物——他得尽快装好网,那样他就可以在网上买东西了。

一转入Stiles家所在的街道前,他就听到了音乐声,但他的车不是最先到达的,Scott的车已经停在了那里。Stiles猛地推开门,脸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亮了起来,Derek瞬间觉得就算在聚会上待的时间比自己想得要久也值了。

“你来早了,”Stiles拽着他往屋子里走时说道。“为什么?不,别放心上,快来——我们在试着说服爸爸他不是那个该用烤肉架的人。”

“为什么?”Derek问道。

“因为他只是站在烤肉架前,不招呼人。”

“他是这样的,”Sam说着,穿过了起居室。“嘿,Derek,好久不见了。”

Derek冲Sam笑了笑,然后把手里的礼物推到了Stiles胸前。“生日快乐。”

Stiles翻了个白眼,然后冲Derek笑了笑,接过礼物。“谢谢。”

Derek把手插进兜里。“我能帮什么忙吗?”

“和我爸聊聊。”

Derek点点头,走进了厨房。

“我很高兴Stiles和Morticia又亲近了,但我有更重要的事关心,”Sam说道,“我要用烤肉架。”

“好的。”

“想喝点什么吗?”

“喝东西对我没什么用,而且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喝的。”

Sam点了点头。“那真不幸。”

Derek耸了耸肩。他听到Lydia的心跳声靠近了大门,Malia和她在一起。

“你不会可惜你从不知道的东西,”他说道。

Sam点头,冲Derek笑了。“你来得很早。”

Derek耸了耸肩。

“Stiles也要大学毕业了。”

Derek点了点头。“是的,只剩六个月了。”

“他说他要回到比肯山。”

“很好,因为你在这儿,狼群也在这儿。”

“Lydia说她可能不会回来了。”

Derek又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和警长谈话的时候应该怎么摆弄自己的身体,他想交叉双臂,但又不想冒犯到对方,所以他觉得很尴尬。“贝肯山很难找到Lydia想做的工作。”

“可怜的Jordan。”

Derek耸了耸肩,不确定该说些什么。

“对了,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开溜了。”

Derek听着狼群在另一个屋子里的动静,摇了摇头。“我很乐意帮你。”

“只要我不再说话?”

“我只是不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你和Stiles都说些什么?”

Derek耸了耸肩。“Stiles只是喜欢讲话,所以和他说话轻松些。”

“他确实是这样。”

Derek听着狼群走去后院的声音,他们都很快乐,在Stiles的生日会上聚在一起让他们开心,Derek还是觉得疏离,他不知道怎么出去加入他们。但他没有选择,过了一会,Stiles进到厨房,将Derek和Sam都拖去了聚会上。

“我们在处理食物呢,”Derek为自己辩护。

Stiles转过身来翻了个白眼。“你和我爸爸站在那儿,看起来很尴尬。”

“我不是……那不是……好吧。”

Stiles冲他笑了,然后将Derek拽到狼群在的地方,就算他大学同学到了他也没冷落Derek。实际上,所有人都到了,除了Stiles的亲戚们。屋里的钟表缓慢地走到下一个小时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

“你们来了!”Stiles说着,走向了刚转过墙角的那群人。

Derek想要留在原地,但丝带抓住了他的手,他被年轻男人扯在身后拽走了。Stiles去拥抱站在那群人中间的女人时,才放开了Derek的手。Derek花了点儿时间才把他们都看遍。

“Derek,”Stiles笑着说道,“这是我的Tish姨妈。”Tish姨妈是个高个的女人,有几乎半透明的皮肤和血红色的嘴唇,穿着紧身的黑色蕾丝长裙。“还有Gomez叔叔,”Tish姨妈身边是个穿着过时细条纹布衣服的男人,他留着薄薄的小胡子,脸上挂着潇洒得意的笑。“那是Fester叔叔,”Gomez身后一点站着一个高个的光头男人,他眼球很黑,表情诡异的憨厚。“这是我表弟Puglsey,”Tish姨妈身后站着两个男孩,他们都皮肤苍白,一头黑发,但其中一个很胖,另一个则又高又瘦,留着胡子,眼睛蓝得不可思议——两人中年长的那个举手挥了挥。“Wednesday,和她的……男友……或者……无所谓了……她的Joel。”Gomez身边站了一个娇小的,比Stiles大一点的,引人注目的女人,她留着黑色的齐肩短发,眼神冰冷。她身后站着一个胡子间夹杂着灰色,穿着敞领黑色衬衣的男人。“还有我的表弟—”

“Bert”Pubert说道,打断了Stiles的话。

“Bert,”冲那个蓝眼睛的人笑着说完了话。

“还有,Lurch,”这群人最后站着一个消瘦的,非常高的男人,他太过消瘦以至于Derek都搞不清他是怎么站直的。“外祖母一定在什么地方。”Derek没看到她,但Tish姨妈却走了过来,停在Derek面前。

她俯视着Derek,Derek这才意识到她有多高,无论她的玫瑰闻起来是什么味,她闻起来并不是死亡的味道。她冲Derek笑了。“你就是Derek?”

“是的,你好,Addams夫人。”

“叫我Morticia吧,”她说道,俯身靠近了一点。“你有最与众不同的眼睛。”

“非常适合转变咒语,”一个小个女人说着绕过其他人走了过来,停在Derek面前。她仰视着Derek。“我的Pezemyslaw,你选的人不错——他是个狼人。”

Derek僵住了,他环视聚会一周然后看向Stiles,最后低头看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看起来几乎和他想象中《麦克白》里的三女巫形象一模一样。

“什么?”Stiles走到Derek的身边问道,他表现得比他想到更紧张一点。

“外祖母,你的意思是什么?”

外祖母转身,带着宠溺和轻蔑的眼神落在了Stiles的身上。“如果你还不知道他是什么的话,我的小Przemyslaw,那我真是白教你了。”

Stiles弯身凑向他的外祖母,小声嘶嘶地说。“这里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狼人存在的,别激动。”Stiles站直身体,但接着又弯下去。“还有请叫我Stiles。”

“不可能,Przemyslaw,这个名字是你妈妈给你起的。”

Stiles脸红了。“外祖母,求你……”

“我能看你变身吗?”Wednesday走到她的妈妈和外祖母间问道。“我一直很好奇。”

“Stiles?”Derek叫道,他不确定自己应该对他们说什么。

“晚点可以,”Stiles说道。“我是说,等晚点再说。我不是个狼人,所以显然你不能……”

Derek看了看Stiles,又看了看Wednesday,她和她的外祖母一样矮小,尽管她看起来更敏锐,实际上如果是其他人的话,Derek会用反社会(她简直和Peter最糟糕的日子一模一样)这个词形容她,但他想先充分了解Stiles的家人再做判断。

Stiles冲他做了个鬼脸,没再继续说话。

“可以的,”Derek尴尬地说。“等晚点,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离开之后我可以变身给你看。”

Stiles看向他。“你不必这么做的。”

Derek耸了耸肩。“我要走了,去帮你爸爸开始准备食物。”

Derek能听到他一走开Stiles就开始和Wednesday耳语说不要让Derek难堪——从她的反应来看Derek觉得她还会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显然她想做的事和Derek有很大关系。一部分Derek能理解他们,如果他的家人还活着也会对Stiles做同样的事。

Derek绕过独自快乐地站在烧烤架旁的Sam,坐到了Malia身边,Peter也在这儿——他本在讲今天的事,现在则耸耸肩开始评论起Stiles的生日。

“Stiles的家人真有意思,”Peter更仔细地盯着Morticia说道。

“是的,”Derek同意。

“我喜欢他们,”Malia说道,“特别是那个小个子。”

Derek又看向那群人,他看见Pugsley像Malia看他一样专注地回望着。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件事,但接着Pugsley开始向这边走来,Derek于是匆忙从可能发生的事边撤退了。

狼群众人一个接一个地和Stiles的家人打了招呼,不过Scott用时比其他人更长一些。等所有的介绍一结束,Wednesday就离开了他们径直走向Derek,她的目光锁住了Derek的眼睛。Derek想要躲开她,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Wednesday显出了Stiles常表现出的那种坚定。

“Derek,”她说道,声音没有一点起伏。

“Wednesday。”

“Stiles给我讲了一些你的事。”

“那很好,我很确定他给你讲了整个狼群。”

Wednesday眯起眼睛。“他说到你时话更多。”

Derek耸了耸肩。

她盯着他,收紧了下巴,但抬头看他时眼神还是冷静的。Derek将手臂在胸前交叉,回视着她。时间变得漫长,但沉默让Derek觉得舒适,他不喜欢被威胁。而且他也很不好对付,除了真的动手杀他的人之外谁都威胁不到他。Wednesday用了两首歌的时间来等着击败他,然后她眨眼了。这并不是让步,Derek也很确定没人赢了刚才那场奇怪的战役。

“你住在镇子里吗?”

“我正在保护区建房子。”

“因为你家的宅子被火烧了。”

“是的。”

“是和你约会的反社会者干的。”

Derek不喜欢这特别的标签打在……这不是询问,但他还知道Wednesday在等他的确认。“是的。”

“你大部分家人都死了。”

“这个追忆我魔幻过去的旅程很有趣,但意义是什么?”

“我想知道你会容忍我提这些事多久。”

“真有趣啊。”

“谢谢。所以你现在没有家人了。”

“我有狼群。”

“还有Stiles?”

“Stiles是狼群的一员。”

“他不是狼人。”

“但这没有阻止他成为狼群的一份子,”Derek说着冲她皱起了眉头。

“狼群不应该都是狼人吗?”

“狼群和家族是一样的,”Derek告诉她。“一个属于你狼群的人,就是你可以为他去死的人,也是你会为他杀戮的人。”

“所以你会为Stiles杀人?”

Derek耸了耸肩,就算她是Stiles的家人,他也不愿意确认谋杀这种事。

“很好,”Wednesday说道,语调依然毫无变化。“我一直觉得有个愿意为你杀人的人在身边很有好处,特别是你也爱他们的时候。”

Derek不需要不赞同这话,他一直很感激Stiles愿意为狼群做了那么多,不过Wednesday可能不知道那些事。“Stiles为狼群做的事也很棒。”

Wednesday走近一步。“Stiles杀过人吗?”

Derek摇了摇头。“你似乎对杀人这块儿太感兴趣了。”

“职业和家庭导致的好奇心。”

“所以你是做什么的呢,Wednesday?”

“我是个验尸官,”她盯着Derek说道。“你是做什么的?除了渴望我的表哥之外?”

Derek艰难地吞了口口水。

“我很乐意解剖一个狼人,”她告诉他,声音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Derek僵住,他低头盯着她。她没有笑,也没有解释自己的话,只是安静地看着Derek。

“我不会杀你,很显然,你属于Stiles,”她又走近了一点,用一种Derek很多年没见过的方式盯着他。“但是,如果你伤害了Stiles,我会的。”

Derek相信她说到做到。她转身,甩起那头黑色短发,然后离开了。过了一会,有人在Derek身后鼓掌,Derek扭头看到Joel站在他身边。

“她真热情,”Joel愉快地说。

“她刚威胁要解剖了我。”

Joel温柔地笑了。“是吗。”

Derek不知道怎么和这群人相处了。

“她不会伤害任何人的,”Joel最终说道。

“真的?”

“Wednesday喜欢将恐惧植入敌人的内心。”

Derek觉得自己正在某个精心制作的恶作剧之中,或者是在一个不太一样的维度,这里的人讨论解剖别人的样子像是他们确实会这么做一样。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每只手上确实只有五根指头。Derek又抬起头来,决定让这事过去。

他眨了眨眼,露出Stiles称为掠食者笑容的那种微笑。“我也是。”

Joel大声笑着拍了拍Derek的肩膀。“你会很好地融入这个家庭的。”然后他就走开了,Derek感到有人在他继续笑着的时候一直注视着他的后背。Derek晃了晃脑袋,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给Stiles的家人留了个好印象。

外祖母在几分钟后来找Derek聊天,她的盘子里满满的全是鸡翅。

“Derek,”她说道,然后又拿起了一块鸡翅。

“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她盯着Derek。

“外祖母就好。”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那么叫您。”

外祖母耸了耸肩。“叫,或者不叫,这完全取决于你——很久没人叫我的名字了,久到我已经记不住它了。你可以完全狼变。”

Derek僵住了。“你怎么知道?”

“一切都在眼睛里——你有一双一个能完全狼变的男人的眼睛。我很久以前有个兄弟——一个小摆设,他能把自己完全变成羊。我们小时候的衣服都是用他的羊毛做的。”

“我之前从未听过羊人。”

外祖母笑了。“我确实在想你还有什么没听说过。”

“很多,我想。”

外祖母将自己的盘子伸向Derek。“鸡翅?”

“不了谢谢。”

“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年长的男人是谁?”

Derek扫了一圈聚会上的人,意识到Peter已经走了。“那是我叔叔。”

外祖母点了点。“他叫什么呢?”

“Peter,怎么了?”Derek问道,他有些好奇。

外祖母的视线投向远放。“他看起来非常眼熟。”

“什么?”

外祖母摆了摆手。“告诉我,你的皮毛是什么颜色的?”

“黑色。”

外祖母闭上眼睛,愉快地出了口气。“我会喜欢狼人的皮毛的;你有计划死后怎么处理这身皮毛吗?”

Derek一愣,不确定应该怎么回答。

“Stiles应该会想要的,我想,好在你走后给他温暖——没有什么能比爱人的皮毛更能在他们死后给你带来温暖了。当然他也会带着它参加葬礼,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帮助他的。剥狼皮并不容易——特别是你深爱着的,我的Przemyslaw也爱着你。也许,我足够幸运,能在某个时刻遇到另一只狼人。”

然后,她站起来走了,留下Derek一个人目瞪口呆。

“你看起来有一点困惑,”Malia说着,在他身边坐下。

“你觉得等我死之后,Stiles还会想要我的狼型皮毛,还穿着它去葬礼吗?”

Malia点了点头。“我看不出来为什么不这样。你为什么要问?”

Derek耸肩。“外祖母说了些话。”

Malia缓缓点头。“除了Stiles之外,你还能把皮毛给谁呢?”

“我为什么要把皮毛给别人?”

Malia晃了晃脑袋。“狼人还是让我觉得困惑。如果我用你看Stiles的方式看一个人,我会在死后把自己的皮毛给他的。”

“你还考虑过?”

“我告诉你了,狼人让我觉得困惑。”

“好吧,”Derek对她说着站了起来。“我要走了,去找点吃的。”

“没有鸡翅了,”Malia恼火地告诉他。

Derek耸了耸肩。“我不介意。”他想抓点儿吃的,从屋子前面溜走,趁吃东西的时候偷几分钟独处的时间,但当他拿上盘子开始在屋子边溜达时,看到了Gomez被Morticia压在墙上。他们沉浸在两人世界的画面吓了Derek一跳,他愣了一下,接着转身回到聚会之中。Stiles立刻冲Derek挥手,后者别无选择,只能走过去和正在吃东西的狼群坐在一起。倒不是说和Stiles或者狼群其他人坐在一起不好,但这样的环境会让Derek觉得脖子上出现了幽闭恐惧症那种熟悉的麻痒感。

Stiles用膝盖推了推他,然后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耳语。“房子里很安静——我想你能去我的屋子里休息会。”

Derek抬头看向他,但Stiles只是笑笑又接着吃东西了。Derek听从了他的指示,溜上了楼,他知道等他们决定切蛋糕的时候自己可以听见。他倒在Stiles的床上,屏蔽掉除了Stiles在楼下的动静之外所有的声音。二十分钟的绝对安静——这就是Derek所需的一切了。他足够成熟,可以接受Stiles的气息环绕着他,这很有帮助。

敲门声将Derek拽了起来,但Lydia没等他准备好就进来站在了床前——她俯视着Derek。“你好了吗?”

Derek冲她挑起一边眉毛。

“我知道,我做了调查的,我知道你为什么讨厌过生日,我也知道你今晚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大努力,所以你得到想要的机会了吗?”

Derek点了点头。

“很好,我要往蛋糕上插蜡烛,你最好快点下楼和其他人一起唱生日歌。”

“我会的。”

“好的,”她拍了拍Derek的脸然后转过身去。“那是他最喜欢的蛋糕。”

“巧克力慕斯蛋糕,”Derek对着她的背影说道。

Derek待了一会儿,然后跟着Lydia下楼回到了聚会上。

Gomez走过来拍了拍Derek的肩膀。“Derek。”

“Gomez。”

“我很高兴有机会和你聊天,我妻子的侄子对她来说非常重要。”

“他对很多人来说都很重要。”

“我想他对你也是重要的。”

“当然了,他是狼群的一员,我也是。”

“我是在一个葬礼上见到Morticia的,”Gomez说道,脸上挂着愉快的微笑。“她是那里最美的人,月光照亮了她。我不相信那有人真的在看坟墓。接着她看向了我。得到你想倾注全部注意力的人的注意令人陶醉。我们在一场葬礼上陷入了爱河,然后我们就再没分开过。我可以为她杀人,为她去死,我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Derek朝矮点儿的男人挑起一边眉毛,逼自己保持沉默。

“哦我知道了,你还站在那儿,越过坟墓看着Stiles,而他也注视着你。爱一个Krolak是令人感动的,而且,”Gomez愉快地舒了口气。“我有几句建议要给你。不需要对自己这么不确定,我了解我的Morticia,我知道来自Krolak的爱是什么样的,在年轻的Stiles看你的时候,我从他眼里看到了它。没有谁的爱能比他们的爱更浓烈——也没有什么爱情能比他们给予的更加完美,那种爱纯粹,又无处不在。但和美丽的尸体一样,如果你不好好照料它,它就会变得恶臭,爬满蛆虫。不过,那样,也有它的美丽之处。但那不是你想要的爱情——爱情应该是血红色的心脏,在你手中仍然温暖,也依旧跳动。你不这么觉得吗?”

“我……”Derek开口,但却不知道应该对自己听到的话做出什么回应。

“什么?”

Gomez愉快地笑着,吐了一口烟。“现在我要去找我的美人,”

“我的野兽,”Morticia说着走了过来,迎向Gomez。

Derek站了一会儿,尝试弄清楚另一个男人想告诉他的事情,这时那人的某句话突然击中了他。Stiles……Derek笑了,转身去找那个过生日的男孩了。但Stiles正和他的大学同学在一起,所以Derek忍住了,他在等Stiles的同时开始回想今晚那些人对他说的话。

等Derek站到今晚头次独自一人的Stiles身边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嘿,”Stiles笑了,用自己的苹果酒碰了碰Derek的水。

“嘿。”

“你要走了吗?”

Derek摇了摇头。“聚会还没结束。”

“我知道,”Stiles说道,喝了一大口酒,然后仿佛很舒服般出了口气。“但是,你一般都会在这时候离开。”

“这是你的21岁生日,我听说这很重要。”

“现在我做什么都不违法了。”

Derek大笑道。“这么说来,也没多重要。”

Stiles伸手抓住Derek的手腕。“别现在离开。”

“我哪儿也不去,”Derek对Stiles说着坐在了他身边,两人肩膀紧靠着。

“很好。”

Derek很惊讶Stiles在他的大学同学回家时保持了沉默。这当然没有改变Stiles的主要功能是说话这一事实,但有时候,比如现在,他们可以静静地呆在一起,Derek和其他人在一起时从没这么舒服过。时间一点点过去,Derek看着狼群——Kira在和Stiles的两个大学同学聊天,那样子像是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Sam和Morticia坐在一起,Gomez握着Morticia的手。

“你怎么看他们?”Stiles悄悄问。

“谁?”

“Tish姨妈,他们所有人。”

“Wednesday说她想解剖我,我想你的外祖母问了我她能不能在死后得到我的皮毛。”

“是吗,”Stiles做了个鬼脸,“她可能真的会这么干。”

“但是,他们都来到这里给你过生日,所以我喜欢他们。”

Stiles冲他笑了。

“而且他们似乎都觉得我属于你。”

Stiles抽搐了一下,然后僵住了。“真的吗?”

“是的,Wednesday说因为我属于你所以她不会解剖我。外祖母说了些关于你穿着我的皮毛参加我葬礼的事情,Gomez给了我一些和一个Krolak相爱的建议。他和你的姨妈非常……”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每天都会撞见他们亲热两次。”

Derek笑了。“我在房子后面撞见了他们一次。”

Stiles伸手擦了擦脸。“你在那儿听到他们说外语了吗?”

“没有。”

“如果你听到了法语,就快跑。”

“我会记住的。”Derek注视着Stiles说道。“我不会忘记他们说我属于你这件事。”

Stiles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而是注视着Derek。

“你要说点什么吗?”Derek问道。

“为什么要在现在说呢?”

“什么?”Derek疑惑地问。

Stiles咬住下唇,过了一会儿才整个人转向Derek。“你一定知道我对你有感觉很久了,所以,为什么要现在说呢?”

Derek几乎笑不出来了,他觉得情感要冲破他的胸腔。“不,我不知道。但我希望如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家人向我证实了这点。还有,我觉得早些时候你爸爸也在鼓励我。”

“你不知道?”Stiles问道,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

Derek摇了摇头。“相信自己能得偿所愿并不容易。”

Stiles的目光变得温和,他凑上前去。“我懂这种感觉。”

Derek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然后温柔地吻了Stiles,他不想在Stiles的家人们,狼群,还有他爸爸能看到的地方做太多。但Stiles不让他离开,他将手环上Derek后颈,将他拉得更近,然后舔开了Derek的防卫。Derek猛地挣开了。

Stiles冲他笑了笑,又将他拉了过来。

“Stiles,”Derek贴着对方的嘴唇轻声说。

“什么?”

“狼群的人都在怪叫。”

Stiles贴着他的嘴唇笑了。“他们可能只是高兴。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你要再亲我一次。”

Derek叹了口气,又吻上了Stiles。

他们都无视了Lydia兴奋的尖叫和似乎是聚会上其他人的掌声。

这是Stiles的生日,而Derek想给他一切他想要的。


评论 ( 5 )
热度 ( 41 )
  1. 不是HClO相 柳 转载了此文字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