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如果我这边没更就是换号写文去了。写文水平不咋样本来想着换号自娱自乐不碍大家的眼,不过有人给我扒出来了我emmm……那就,有人看得上我的文还愿意吃安利的话,提供始祖家族或杀天王点梗,谢谢!

【授翻】【Sterek】Department Six(一发完)

超好吃的!

不是HClO: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427603


【作者】DiscontendedWinter


【译者】不是HClO


【校对】我的 @相 柳 宝宝


【译注】Sterek戏份很少 很少 很少;有大量原创人物;主要人物是Stiles和Danny;原文斜体用加粗表示


【授权截图】







【Summary】


五次Stiles和Danny的同事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次他们知道了。






【正文】




1


 


Addison讨厌Stiles Stilinski。




那个多嘴的小混蛋,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才刚大学毕业,而且没有任何真正的执法或是军队经验,但他居然来了匡蒂科?这他妈的简直不合理。Gibson说他怀疑Stilinski是个厉害的黑客,成功地略过FBI的常规入选要求,由于某个秘密协议,由黑帽子变成了白帽子,但那完全是在瞎扯。因为首先,Addison知道Stilinski到宿舍之后花了两个小时才把他的X-box弄好,其次,就算有天才黑客受到政府的威胁改邪归正,那明显也是Mahealani。




Danny Mahealani是个奇怪的人。Addison看不透他。他会开些玩笑,但绝不吃亏。Stilinski用喋喋不休对付别人,Mahealani则用微笑。他开朗又友好,人们对此有所回应。和Mahealani在一起几分钟时间,他们就突然和他分享起自己的人生故事了。但Mahealani从不交换。他会模糊地说起自己的夏威夷背景,在加州的一个小城镇长大,以及在伯克利大学念书的经历,但他从不透露任何私人的信息。




奇怪的是,Stilinski也是这样。他能连说几个小时错综复杂的蝙蝠侠起源故事,但却从不谈论起自己。




Stilinski和Mahealani在匡蒂科是室友,而且就Addison所能看出来的,他俩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不提起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Addison在海军服了四年的兵役。Gibson,他的室友,是个警察。他们都通过很大的努力才来到了这儿,但Stilinski和Mahealani?没人知道。




Stilinski是个糟糕的学生。他一点儿组织纪律都没有。他上课时会不停地按笔,甚至坐都坐不直,但不知怎么地,他总能成功地上交作业,让自己保持名列前茅。Mahealani的成绩也很好,尽管他大多数时候都在鼓弄他的电脑,而不是听讲师授课。




“他才二十二,”Gibson有天晚上说道,“Stilinski。他在酒吧被要求出示身份证了。他才二十二,Addison。”




究竟是什么让Stilinski那么特别?让他免除了常规的招募规则?




“这还没完,”Gibson说道,“你猜昨天晚上Markowitz听到了什么?”




“什么?”Addison问道。




“Stilinski对Mahealani说了些话,关于他们高中在同一个长曲棍球队里的事情。”




什么?




他们到底多早就认识了?




如果不是偶尔有些行动会把新学员从课上叫出去协助的话,也许Addison就不会那么在意了。那通常都是一些无聊的活儿,比如有人失踪时在居民区里挨家挨户敲门询问。又或者是一些恶心的活儿,比如在垃圾场里翻找尸块。通常是这样。但在体能训练的中途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场地,还出现一个穿西装的家伙,这可一点儿都不常见。




“Stilinski!”那个家伙喊道,“Mahealani!我们走!”




接着直升机把他们又带走了,让其他的学员们目瞪口呆。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有人在直升机的声音渐渐远去时问道。




“那是McCall特工,”另一个人回答道。




Addison知道那个名字。Rafael McCall的名声迅速发展,他能解决其他探员无法解决的案子,阻止其他人甚至无法确定身份的杀手。每个人都想和Rafael McCall合作。




“他怎么会想要那两个家伙?”Addison问道。




没人知道答案。




 


***


 




两天后Stilinski和Mahealani被送回了匡蒂科。




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去了哪儿。




 


***




 


Stilinski和Mahealani也许能从上头获得特殊待遇,但Addison知道有个地方他铁定能击败他们:霍根巷。霍根巷是根据训练目标建立的训练场,设施完整,有电影院、商店、住家户,还有一所学校,FBI在这里训练应对从绑架人质、武装抢劫到恐怖袭击的一切行为。自从Addison到了匡蒂科,他就一直想来试试。




而且,看见Stilinski笨拙地摸索着他的手枪,还有Mahealani一副碰都不想碰的表情,Addison知道至少在这一项上他能强过他俩。




他准备好了。




假的恐怖分子带着一群假的人质躲在假的电影院里。Addison、Gibson、Chen和Abdul-Rahmen不紧不慢,缓慢又安静地朝前移动,就像他们被教授的那样保持队形。Addison得分。他是第一个进门的人而且——




“噢,嘿,”Stilinski说道,双脚翘在椅背上,“你们来了。”




恐怖分子们坐在屏幕面前的地板上,双手被捆在身后。人质们则在聊天。




Mahealani坐在Stilinski旁边,看着他的手机。他抬起头朝Addison点头示意了下,接着又继续在Grindr上找帅哥了。




“你们知道什么会很酷吗?”Stilinski说道,睁大了双眼,“如果这地方有真爆米花的话。”




 


***




 


Addison以班级第三名毕业,刚好排在Stilinski和Mahealani后面。




他把牙咬得紧紧的,甚至听不到Stilinski的毕业生致辞,但他非常确定他主要在讲蝙蝠侠。


Addison讨厌Stilinski。




 


***


 




2


 


Peggy James是个胖胖的中年女人,而且打个比方,她知道所有的尸体都埋在哪儿。但她完全搞不懂RafaelMcCall特工在些什么。他提交的费用报表都模糊得要命,但每一项都被上头批准了。Peggy在FBI做了二十年的行政工作,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事。这可是政府部门。尽管人们觉得他们交的税款肯定是在哪儿被挥霍了,Peggy却十分清楚探员们要报销费用究竟有多难。她曾经在一间所有转椅都坏了的办公室里工作过,因为没人愿意签字批准买新的椅子。




这就是官僚机构。钱只会往上走,不会向下流。




当Rafael McCall在萨克拉门托驻地办事处九楼获得自己的办公室时,Peggy被转成了他的行政官员。




这里叫做六号部门。Peggy不知道前五个部门发生了什么,她也完全不知道六号部门究竟是干什么的。




整个部门只有三个探员,还有Peggy。而且说实话,McCall特工、Stilinski特工和Mahealani特工差不多随时都在外面。Peggy觉得这样压力反而没那么大。她依然清楚地记得Danny Mahealani从前厅到他的办公桌一路留下的血脚印。




“那是血吗?”Peggy当时惊恐地问道。




Mahealani低下头看看又抬起头尴尬地笑了笑。“这是动物的血?”




Peggy当即做出了明智的决定,选择完全相信他明显的谎言。“我去拿拖布。”




之后的几年,Peggy觉得自己慢慢喜欢上了她的小特工队。她也喜欢上了在其他行政官员面前出名的感觉,他们似乎都认为她暗中参与了六号部门的所有秘密。她没有,但他们并不知道。说实话,在血脚印事件之后,Peggy很乐意被蒙在鼓里。




一个夏季的半夜,她接到了个电话。“你好?”




“Peggy?”声音气喘吁吁,充满压力。




“Mahealani探员?”




“你住在佛森,对吧?”




“呃…没错。”




“你有打火机吗?”




什么?”




几分钟后,她听到平时通常很安静的郊区小街道上响起了急刹车的声音,接着是出现在她门廊上的脚步声。她打开门发现Mahealani和Stilinski站在她的门口,中间架着一个男人。他们三人浑身都湿透了。




不…




那不是个男人。




那样的脸可不算是人。他的双眼还在发光。而且…那是爪子吗?




“嗨,Peggy,”Stilinski说道,他们拖着那个受伤流血的人——东西?——走了进来,“哇噢,你的房子真不错。那些水彩都是你画的吗?”




“打火机,”Mahealani说道,他们把那个带爪子的家伙放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Peggy递过去了一个。她希望那还能用。她已经戒烟有段时间了,尽管现在她在考虑要不然还是继续吸吧。




Stilinski跪在那个家伙身边,一只沾满血迹的手捧住了男人奇怪的脸。“坚持住,Der。”




带爪子的家伙在Peggy的地板上痛苦地扭动着。血从他肚子上的伤口涌出来。Stilinski拉起他的上衣,Peggy看见了他的伤口。伤口被蜘蛛网状的黑色血管包围,就像坏死了一样。Peggy从没见过这样的伤口。




Mahealani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扔在地板上。三个不同的打火机散落在硬木地板上。地上还淌着差不多半加仑的水。




“我们的打火机被纳托马湖的湖水泡了,”Mahealani说道,他的苦相让他的酒窝冒了出来,“我们也是。”




Peggy理解般地点了点头,尽管这一切都毫无道理可言。




她看着Mahealani拿起一颗子弹,拧开,把里面的火药倒在自己湿漉漉的手心里。然后他拿起Peggy的打火机把火药给点燃。接着,Peggy还来不及畏缩,他就把燃烧着的火药压在了那个带爪子的家伙的肚子上。




那个家伙咆哮出声,噢老天啊他还有尖牙,Peggy的生活怎么就成了一部恐怖片了呢?几分钟前她都还在看唐顿庄园。不可能一下子就从唐顿庄园跳到这儿来。不。Peggy绝不允许老天这么荒唐。




“你没事了,”Stilinski说道,俯下身与带爪子的家伙前额相抵。当Stilinski再抬起头时,那个带爪子的家伙的奇怪面具变成了正常人的脸。




Peggy的地板上都是水渍、血迹,以及一些她想都不愿意想的黑色粘液。




但也许最让人吃惊的是,Stilinski低头看着地板上的那个男人时神情是那么的脆弱。他大张着嘴。面红耳赤。他的双眼含着泪水。他看起来比Peggy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年轻,这还包括她之前发现他在办公室里玩Pokémon Go的那次。




他看起来像是个吓坏了的男孩。他与那个家伙交缠着的手指还在发抖。




Mahealani坐了回去,深深地叹了口气。




Peggy猜想不管刚才在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危机已经过去了。




“我去拿拖布,”Peggy说道。




 


***


 




3


 


“六号部门究竟是干什么的?”Mueller在电梯慢慢升向十一层的时候低声咕哝道。




“我他妈也不知道,”Garcia说道,“全是些神神秘秘的鬼东西。没人知道。”




同在电梯里的小伙看着他们眨了眨眼,接着专心于不让自己纸托盘上的咖啡洒出来。他很可爱。高挑,深发,小麦色的皮肤,还有酒窝。Mueller看不到他挂在身上的ID卡上的名字。咖啡挡住了它。但看起来挺长的。也许是N开头的?或者是M?




电梯在第五层停了下来,这是健身房的楼层,一个小伙子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他的健身包差点砸到他的脑袋。“拜托告诉我这些咖啡里有一杯是我的,我会爱你娶你并且永远叫你我的宝贝天使!”




“本来有一杯是你的,”有酒窝的小伙说道,“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Dannnnnnyyyyyyyyy!”对方哀嚎道。




电梯门关上,他们继续上升。




“你去过那儿吗?”Mueller问Garcia,又继续起他们的对话,“六号部门?”




“没。”Garcia嗤鼻,“但我听说过那里发生的一些X档案般的破事儿。”




“你没相信,对吧?”Mueller忍住笑,“拜托!”




“当然没,”Garcia嘲笑道,“但你看过那部剧吧?我好奇他们那儿会不会也有个Scully。她太火辣了。我愿意上她。”




Mueller翻了个白眼儿。




当电梯在第九层停下时,Mueller吃了一惊。有一恐慌的瞬间她深信电梯被窃听了,有人一直在监听他们的对话,不管六号部门究竟是干什么的,他俩都要因为开它的玩笑被惩罚。




但接着她意识到实际的情况更糟。




“你先请,Scully,”有着酒窝的小伙说道,另一个拿着健身包的嗤鼻一笑,走出电梯,走进了第九层的前厅。




接着他俩都转过身来盯着Mueller和Garcia。Garcia疯狂地按着电梯的关门键。




关门的速度简直太慢了。




 


***




 


三天之后在餐厅,Mueller再次见到了其中的一个小伙子。他这次没有拿着健身包了。他端着装得满满的午餐托盘,身上挂着一个巨大的ID卡,卡上的名字是Dana Scully。




Mueller从没那么认真地看过眼前的布丁。


 




***




 


4


 


Conor Hastings觉得自己要流血而亡了。他正仰躺在该死的森林中央,因为本该是监视的行动变成了…成了某件事。现在他被刺伤了,他觉得是,但对方直接穿透了他的背心,接着他闻到的就全是血味了,而且那个——那个袭击他的东西还在附近。




也许他要死了。也许他已经死了。也许他的大脑已经失灵了,因为他看见的…他看见的就是一场噩梦。




接着有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有一瞬间Conor以为是那个袭击者又回来了,想把他解决掉,但满月从云层后面露了出来,他看清了对方的脸,是Danny。Danny Mahealani,那个Conor已经暗恋了几个月的人,但萨克拉门托办事处的电脑专家怎么在这儿?




“我死了吗?”Conor喃喃道。




Danny在他身边跪下身来。在看见Conor胸前的伤口后他做了个苦相,但接着他又安慰地笑了笑。“还没呢。Hastings,对吗?第四层的?”




“Conor。”Conor能感觉到自己要晕过去了,“你是Danny,那个电脑专家。”




“你以为我是IT部门的?”Danny的笑容更大了。他压住Conor的伤口。




“你是分析员?”他知道Danny是个探员,“上次修好了我的电脑。”




“噢,我只是想找个借口爬到你的办公桌下罢了,”Danny说道,朝他挤了挤眼睛。




真幽默。Conor试着记起如何微笑。




“我是外勤探员,和你一样。”




“噢。”Conor看着头上的星星眨了眨眼,“发生了什么?”




“你受伤了,”Danny说道,“但你会没事的。”




Danny真的既英俊又善良,Conor想要相信他。“我的队员在哪儿?”




“你会没事的,”Danny重复道,但那并不是回答,不是吗?




Conor眨了眨眼,也许他甚至晕过去了一会儿,因为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面前又多了两个男人,站在Danny的身后。




McCall和Stilinski。




六号部门。




“你们…”Conor的视线涣散,“你们是干什么的?”




一阵声音像低沉的雷鸣一般穿透空气。那是…那是咆哮声吗?什么东西会咆哮成那样?




McCall用手电筒照了照森林。“Stiles。”




Stilinski点了点头,掏出了手枪。




接着是一串突然的行动,某个东西跳起来时挡住了月亮。Stilinski开了三枪,又或许是四枪,接着那个东西摔在了地上,离Conor仅仅只有几英尺远。




“狂躁的omega,”Stilinski简短地说道。




McCall点点头,跨过Conor走到那个东西着地的地方。




Conor再次闭上了眼。




他又听到了三次枪声,接着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什么声音也没有。




 


***




 


两天后Conor在医院里醒来,胸前四道划伤,缝了二十三针,床边还放着一束花。




他得等护士来了才能把卡片读给他听,因为他太虚弱了,动不了。




早日康复。Danny。




下面还有一串电话号码。




Conor回想起他记得的自己被袭击那晚发生的事,抖了抖身子。




他不觉得自己会给对方打电话。




 


***




 


5


 


在华盛顿工作了五年之后,Addison申请调到洛杉矶。然而他被转到了萨克拉门托,这也没关系。他依然调到了西海岸,他的家人在那儿。可直到工作的第三天,他走进餐厅吃午饭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应该多关心下Stilinski和Mahealani的动态的。




因为去他妈的生活,真的。




五年的时间很长了。长到足够让Addison放下自己的好胜心,学会团队合作。长到足够让他清楚自己并不是万事通,而且那也没关系。长到足够让他知道自己并不需要拼了命地在各个方面都争做第一。然而,这还不够长到让他忘记Stiles Stilinski是个彻彻底底的混蛋。




“嘿!”Stilinski在他们在收银台前相遇时喊道,“Madison,对吗?”




“是Addison,”Addison纠正道,一切愤恨瞬间涌上心头,就像这个讨人厌的小混蛋凌晨2点在匡蒂科大声地打着他愚蠢的电子游戏的事情就发生在昨天一样。




“没错!”Stilinski脸上挂着愚蠢的笑容,“Addison。最近怎么样,伙计?你怎么来了萨克拉门托?”




“我在这儿的帮派特别工作组上班,”Addison告诉他。




“噢,真好,”Stilinski说道,“真好,真好,真好。”




Addison递给收银员一张二十。“你呢?”




“噢,你知道的,”Stilinski含糊地说道,“上班。干事。嘿,你记得Danny,对吧?Danny Mahealani?”




Addison僵硬地点了下头。




“我们在一起上班,”Stilinski说道,“我们该一起去喝一杯什么的。你觉得呢?”




Addison宁愿用叉子戳瞎自己的双眼。




但这才是他上班的第三天,他几乎不认识什么人。




“好啊,”他说道,好奇自己之后会有多后悔答应了对方,“听起来很棒。”




 


***




 


离工作地点一两个街区有家酒吧,明显是当地探员们会选择的地方。Addison进门时看见了几张熟悉的脸孔,接着他看见Stilinski在一张酒桌前挥手让他过去。




Mahealani也在那儿,还有一个叫Hastings的男人,以及一个戴婚戒的叫Mueller的女人。她很漂亮,像是那种不拖泥带水的能干女人,还是能够轻易打败Addison的那种。他有喜欢的类型,Mueller刚好就是。




Rafael McCall特工也在那儿,Addison见到偶像太激动了,都没法和他正常对话。有几个平民也和他们一起喝酒。




“Scott,”他们中的一个人开口,和Addison握了握手。




“Derek,”另一个人说道。




Stilinski挤在他俩中间。“Peggy去哪儿了?她还欠我一杯呢。”




Addison花了些时间才搞清楚状况。弄清楚他们其中哪一个才和Stilinski有一腿。他傻乎乎地和两个人都很亲密,但那也许是他第三杯啤酒的作用。啤酒肯定影响了Addison,因为他发现也许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讨厌Stilinski和Mahealani。他经历过更糟的夜晚。




“帮派小组,”Addison在话题再次回到工作上的时候告诉Rafael McCall。




“你喜欢那儿吗?”McCall问道。




“我想应该会很适合我的,先生。”




“啊,”McCall应道,轻轻点了点头。




“六号部门,”Mueller在McCall去端酒的时候对他悄声说道,Peggy去了厕所,Stilinski和Mahealani正和Scott以及Derek聊着…聊着一个叫做Jackson的共同好友?“我觉得他们要扩招了。”




“什么是六号部门?”Addison问道。




Mueller嗤鼻一笑,一口干了她的酒。“谁他妈知道呢?”




“我们不问,”Hastings补充了一句,耸了耸肩。




五杯啤酒之后,Addison还在试图弄清楚。“所以你们都是一起上的高中?”他问道,颤巍巍地伸出手指了指他们四人。又或者是八人。有些重影了。




“我不是。”Derek说道。




“Wooooooo!”Stiles口齿不清地说道,“贝肯山高中,威猛的飓风队之家!加油!”




“你整个长曲棍球生涯都在暖板凳,”Mahealani对他嘲讽地说道。




Stilinski生气了。“啊,你说什么呢!”




接着就变成了一场关于以前Stilinski为长曲棍球球队赢得的一场比赛的复杂争论。




Addison放弃了,又要了一杯啤酒。




他和Mueller合打了一辆Uber回她的家。他们太醉了,除了吃了个披萨以外什么都没做,但这依然是Addison这么久以来过得最有趣的一晚。




萨克拉门托也许还不错。




 


***




 


“噢,该死,”Stilinski话音刚落窗户就碎了。




Mueller的第一个想法是他们要不回接待会场的押金了。她的第二个想法是这就是你花了八个月调查一些极度危险的人贩子的后果。她的第三个想法——当她见到那个朝他们直直冲来的东西的时候——是,不,这和她的调查无关,也和Addison的调查无关。这都是六号部门的锅。




这就是邀请Stilinski和Mahealani参加你们婚礼的后果。




在那个东西朝他们过来时Stilinski拉住了Mueller的手腕把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那是…




Mueller没法对自己说谎。那是个狼人,好吗?一个巨大无比的狼人,尖牙利爪,还有躺着口水的下巴,这些全都有。




一个狼人




她本该等着Addison一起进会场的,迎接他们的家人和朋友的热情掌声。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婚礼策划把时间精确到了每分钟,好让一切顺利进行。狼人可在计划里。




“Danny!”Stilinski一边拉着Mueller在走廊里跑着一边对着电话喊道,“我们这儿有麻烦了!一个巨大的毛茸茸的狂躁omega狼人!”




他们拐过弯,刚好撞在Addison身上。




“Stilinski这到底是——”




“快跑!”Stilinski吼道。




“快跑!”Mueller也喘着气说道,接着他们三个迅速地退到另一条走廊里,狼人在身后紧追。




“什么?”Addison说出口。


 


Mueller和他交换了个眼神。吧?




“你究竟在哪儿?”Stilinski朝电话里问道,“衣帽间?你在衣帽间里干什——”




衣帽间的门突然被打开,Mahealani和Hastings跌跌撞撞地出来了,脸颊绯红,看起来乱蓬蓬的。




Stilinski和Mahealani撩开外套。他们当然在婚礼上也携带武器了。他们当然了。Mueller从没这么庆幸过。




走廊是条死路。Mueller发现自己背靠着墙,一边是Addison,另一边是Hastings,Stilinski和Mahealani站在他们的前面。




狼人依然在朝前走,咆哮着,眼睛发出红光。




“那不是omega,”Mahealani低声说道。




“居然是狂躁的alpha?”Stilinski拉开保险,“很久没遇见他们了。”


 


“Peter还吗?”Mahealani咕哝道。




Stilinski嗤鼻一笑,他们同时开枪。




 


***




 


“你看起来真漂亮,亲爱的,”Mueller的姨婆笑着说道,“裙子真美。”但当她上下扫视着Mueller的时候嘴角垮了下来。“那是吗?”




Addison扶着她的胳膊肘把她领到了吧台转移她的注意力。




他们合作得很好。




这也是她嫁给他的原因。




 


***




 


“蜜月怎么样?”Hastings问道,打破了4号会议室的沉默。




“Addison食物中毒,头三天都在吐,”Mueller说道,“我踩到了海胆。但还是比婚礼要好。”




Addison苦苦地点了点头。




“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吗?”Hastings问道,声音压得低低的。




Mueller真心希望他们这样不会是更容易解决的目标。




会议室的门打开,Rafael McCall走了进来,左右是Stilinski和Mahealani。




“探员们,”他开口,朝他们点了点头,“恭喜你们。你们升职了。欢迎来到六号部门。”




Mueller、Addison和Hastings交换了个眼神。




Mueller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她清楚:这绝对不会是一趟轻松的旅程。


 






-FIN-





评论

热度(59)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