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待授翻】【Newtmas】Ink, Skin and Flower Crowns(上)

踩着过年的尾巴搞出了贺文!祝大家18年万事如意!

以及这个排版真的……抱着我酸哭一把

不是HClO: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06359

【作者】Miss_Psychotic

【译者】不是HClO

【校对】亲爱的 @相 柳 宝宝

【注释】现代AU,纹身师Thomas,花店老板Newt

【待授权截图】





【Summary】


Thomas,Alby和Minho开了他们自己的纹身工作室,Newt刚好是隔壁花店的店主。Thomas可能有些爱上了这两样东西。


【正文】


星期二。


Thomas吹着口哨走着。他塞着耳机,但没在放音乐,他今天不想听歌。


停在一个红灯路口前,他挠了挠一只耳朵的耳扩,它们是新的,他还在适应它们的重量。


花店已经开门了,这是星期二的常态,深发色男孩举起布满纹身的胳膊朝里面的金发男孩挥了挥手,但没有进去。


他已经迟到了。


 Chuck和Minho已经开了门,标语牌翻向了开门的那一面,上面手写着“今日开放无预约纹身。”

 

“早上好。”Thomas喊道,把耳机摘了下来。


“早上好,你今天迟到了,是去帮小情人搬花了吗?”亚裔男孩戏谑地眨了眨眼睛。


Thomas翻了个白眼。“没有,我睡过头了。”他承认道,转过身面向一面贴满镜子的墙。

他凑近检查了下他的耳朵,确保它们没有太红。


“你换大了一个尺寸吗?”


“是的老兄,它们是16毫米的。我觉得这差不多是我的最终尺寸了?”他问道,转过身好让Minho看见。


“没错,这个尺寸和你的脸比例正合适。等它们一好我们就给你找些好看的耳扩。”


Thomas咧嘴一笑。“我在ebay上看了一些。”


“你当然啦。”Minho揶揄道,走回他的工作台,确保上面是干净的。


Thomas走向Chuck,对方正坐在前台后面。


“有什么预约吗?”他问道。

 

“只有下午3点的蜻蜓。”Chuck看着预约册回答道。


“但我把标语牌挂上去了,所以我们可以等没预约的客人们上门。”

 

Thomas点点头,揉了揉对方的卷发。


“干得好,我也许会让Minho给我的花臂补个纹身,所以你可以跟着学学。”


男孩听到这个主意眼睛都亮了。


“那就太棒了。”他兴奋地点了点头。


Thomas笑了,又揉了揉男孩的头发,接着走向自己的工作台。


他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想当一名纹身师,但他一直都想当一名艺术家。纸笔不错,画布和颜料也不错,但他的真爱是墨水和皮肤。


把他的艺术作品纹在别人身上,在别人的想法里加入自己的特色和风格,创造出有时让人感动落泪的作品,是他工作中最令人满足的部分。


就算他一整天都在别人身上画画,制造痛苦,还因此得到不错的收入,这还是一门艺术,他很享受他的工作。

 

Minho是在Thomas上班时的列车上看见他的,那时他还是个厨房杂工,Minho和他聊起了他当时已经有了的短袖遮不住的手臂纹身。他们谈起了各自的作品,Thomas还给Minho看了看他的一些设计。


那是三年前了。他们在城里另一边的一个工作室一起工作过,那是段很棒的经历,但Ben有点儿自大,还很没趣,所以他们和另一个叫Alby的纹身师一起凑钱买下了他们自己的小店,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设计,并且开始营业。


开店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一切都很不错。他们没有赚很多钱,但足够店铺和每个人的花销了。他们有着只有纹满全身了才会停止的忠实顾客,但接着他们也会推荐朋友来。


但在这一切里最棒的部分,就是工作室的位置了。


Thomas住的地方离这儿只需要步行20分钟,而且如果下雨或是他犯懒的话,两个地点之间还有巴士通行。


更别说它还位处一排生意兴隆的商店之间,它的一边是理发店,另一边是花店。


Thomas爱那家花店。


他也许还有些爱上了花店的老板。


Newt一头金发,他比六尺二的Thomas矮一点点,有着明亮的笑容。


每个星期二,在新的花运送过来之后,金发男孩都会整理一小束送来放在他们的前台,因为他觉得整个地方如果没有花的话就太阴沉太黑暗了,不吸引人。


他从没收过男孩们的花钱,作为补偿,Thomas会帮他把运来的花搬进去;除了今天,他迟到错过了。


“所以你要过去解释你为什么没有帮忙吗?”Minho问道,滑着带轮子的转椅溜了过来。


“他看见我路过了,他知道我迟到了。”年轻的男孩耸了耸肩。


Minho翻了个白眼。


“那不是重点。你什么时候才会约他出去?”


Thomas耳朵尖都红了。


“我不会约他出去的。那只是傻乎乎的迷恋,你别再提起我就谢天谢地了。”


亚裔男孩大笑,行了个礼,又滑回到他的工作台面前。


 

***


 

到午餐时间时,Thomas已经让Minho在他左臂的两个大块纹身之间加上了一串完美的黑色星爆。


Chuck着迷地看着,只在必要时提问题,并且问Minho和Thomas介不介意给他展示下怎么给这些星星打雾。


Minho不介意继续下去,而且Thomas知道加上些阴影会很好看,所以也同意了。


“好了。”年长的男孩说道,用保鲜膜把新鲜出炉的纹身包了起来。


“现在需要我跟你讲讲怎么护理纹身吗?”他揶揄道。


Thomas竖了竖中指,接着从包里拿出三明治拆开,和Chuck一起坐在齐腰高的柜台后面。

这时门被打开的铃声响起。


“帮个小忙?”Newt正抱着一花瓶带着茂盛绿叶的漂亮的蓝色和紫色的花。


Chuck立刻起身替他把门大拉开。


金发男孩朝他感激一笑,走向柜台。

 

“下午好。”他朝Thomas笑了笑,对方在试图迅速咽下三明治回答时差点被噎到。


金发男孩看Thomas那样,笑了出来,接着他把花瓶放下,并拿起之前的那一瓶移到地上,把新的花瓶摆好位置,确保人们进门时能看到它最漂亮的一面。


“嘿Newt,它们看起来很不错。”Minho微笑道。


“谢谢,它们是日本百合花和鸢尾花。”他解释道,“还有一些亚麻棕榈叶。”


“那很棒。”Thomas终于说出声来。


Newt朝他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


“谢谢。”他真心地点了点头。


Minho看看他俩,他们两人依然注视着对方,笑得跟傻瓜一样。


他翻了个白眼,呼了口气,


“我要去…材料…后房间。Chuck跟我来!”


“来了!”

 

“我看到你今天迟到了,”Newt说道,满意了花瓶的摆放位置之后他的双手摆弄着塑料围裙。


“我睡过头了。你一个人搬花还行吗?”深发色男孩回答道,因为没能帮到忙而感到内疚。


“噢没事的。隔壁肉铺的Gally帮了忙。”金发男孩无所谓般地挥了挥手。


Thomas和Gally相处并不融洽。他们在工作室刚开张的前几个星期有过几次争执,主要是关于这一排店铺后面共用的巷子还有装修工人没经过允许就用了Gally的垃圾箱,以及其他的琐事。


“噢。”这是Thomas唯一能想到的回复。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两人注视着对方,试着想出一些让对话继续的其他话题。


当他们想不出任何东西的时候,Newt对着Thomas又笑了笑。


“那么我差不多该回去了…”他指了指身后的门。


“噢…噢是的。可不能让客人们一直等着。”Thomas揶揄道。


Newt点点头,依然笑着,接着走了出去。

 

他一离开视线Thomas就把头垂到柜台上撞了两下。


“太蠢了,太蠢了。”


“那可不会帮你什么忙。”Minho揶揄道,在给了他俩私人空间后又重新走了回来。


Thomas额头抵着光亮的木头呻吟了一声,举起手朝Minho竖起了中指。


 

***



“怎么样?”Teresa问道,眼睛兴奋地闪烁着。


“你和他说话了吗?”


Newt红着脸点了点头,咬着下唇。


“然后呢?”深发色女孩问道,把一天下来已经散了些的头发绑成一个丸子。


“他喜欢那些花,然后他很抱歉今天没能帮忙搬花。”


Teresa咧嘴一笑。

 

“我就说过吧!他确实喜欢你。你只需要约他出去。”


Newt的笑脸垮了下来。


“他甚至都不是基佬,Teresa。他是直的,我知道他是。”


“你明确地问过他了吗?”


“没有…但是—”


“没有但是!他绝对喜欢你,傻瓜。你得约他出去。还是说我得让Elle教教你怎么Bend and Snap*?”她咧嘴笑道。(*这个梗来自《律政俏佳人》,主角是金发美人Elle,Bendand Snap指的是把东西掉在地上,直着腿弯下身去捡,接着突然起身挺起胸部的一套动作,用来吸引男性的注意。


Newt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不。我会…明天我会去见他,午餐时间,那时他应该没有客人。”


“客人…听起来就像他是个鸭子一样。”她告诉他,挑了挑眉毛。


Newt朝她翻了个白眼。


“赶紧继续工作吧。Smith-Fawkner的婚礼就在星期五。”

 

“该死。”Teresa咒骂道。婚礼是他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会让他们筋疲力尽。


“我必须吗?”


“没错。动起来。”


女人叹了口气,开始清点其他的订单和库存,为星期四会送来的婚礼花束做好准备,好让他们有一整天的时间准备,然后在星期五上午把花送到会场。


 

***



星期三。


“所以我想,你知道的。那是个好主意。我经历了这样的成长和转变,那么为什么不纹个凤凰纹身表现出来呢,你懂吗?”


Thomas点头应和着女孩的话。


“完全理解。而且你本可以选择纹老套的蝴蝶纹身,但我喜欢你选了凤凰。”


“没错!那也是我主要的顾虑,蝴蝶太过女性化了,我并不是反对那样,但我想要的是能被认真看待,并且更加私人的东西。”


 Thomas点点头。


“我向你保证,我们这里的男孩们都会认真对待的。”他咧嘴一笑,从手头的工作中抬起头来给了她一个小小的微笑,接着又继续手头给凤凰尾巴上色的工作,凤尾从她的后背开始缠绕在她的腰际。


凤凰非常巨大,鸟喙在她后背上方,刚好在她脊柱顶部,它的羽毛从她的背部延伸下来,缠绕在她的腰部。


这是她的第二次纹身。第一次是勾勒线条和打雾,这一次是上色和最后的完善工作。


“好了。”Thomas开口,直起腰看着他的杰作。“我想,”他说道,“我们完成了。”


女孩扭过头看向镜子。


“哇噢。”她惊叹道。


“那真的…谢谢你。”


Thomas笑了。


“不客气。让我帮你把纹身包起来,然后我们就能结束了。”

 

她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未落下来的眼泪,他拿保鲜膜裹好她的纹身,然后用胶带固定住了保鲜膜。


 “需要我再给你说一遍怎么护理吗?”


“今晚用温的肥皂水清洗,不要再把它裹起来。接着根据需要,一天擦两到三次上次的纹身膏药,让它保持湿润不干燥。在它结痂痊愈之前不能日晒或者浸泡。”


Thomas咧嘴笑着点点头,她重新穿好衣服。


“你说得没错。”


他迅速脱下黑色的非乳胶手套,把它们和其他杂物一起扔进他的垃圾桶,接着把用过的纹身针放回到锐器盒里。


当他收拾好时,那个女人正在付钱。


“再次谢谢你。”她告诉他,情绪依然有些不稳。


“别客气。”


她给了他一个拥抱,他接受了,在听过纹身背后的整个故事之后,他很愿意给她一个拥抱,并成为她痊愈过程中的一部分。

 


***



Newt一整天都盯着时钟。


 午餐时间去隔壁和纹身工作室的男孩们聚一聚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他只是得等待正确的时机。


他知道Thomas什么时候吃午餐,他希望把自己的半小时和对方同步,然后他们就能多聊聊。


金发男孩试着慢慢积攒勇气邀请另一个男孩去喝咖啡什么的,来表示他们不只是普通熟人。


“别再看时间了。你还有15分钟。把这单弄完你就能走了。”Teresa戏谑地教训了他一下。


Newt玩笑般给了对方一个冷漠的表情,但还是照她说的做了。


15分钟一到,他拿起他的沙拉卷向隔壁走去。


他推开门,本以为会看见Chuck坐在柜台后面,却看见正Thomas和一个女人拥抱着。


“我会再来看你们的。”她向深发色男孩保证,走了出去。


撞见这一幕,Newt感觉很尴尬。

 

“你和你所有的客人都拥抱吗?”他调笑道,试图打破尴尬。


Thomas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


“只和那些纹身背后有悲惨背景故事的客人。”他耸耸肩。


Chuck笑了。“还有那些给你留电话号码的客人?”他补充道,递给对方一张写着“给Tom xxx”和她电话号码的信用卡收据。


“有人很受欢迎啊。”Newt试着开玩笑,但很失败。


Thomas把收据还给Chuck。


“我不想要。Minho,你想要Lisa的号码吗?”


“不用了。”


“午餐时间?”深发色男孩注意到Newt手里的三明治。


“噢,是的。我正…”


“过来坐,你知道如果你需要休息的话这里随时都欢迎你。”


Thomas把他领向等待区域的两张舒服的皮沙发前,它们之间的一张小咖啡桌就是完美的午餐桌。

 

Newt对他的话感激地笑了笑,跟上了他,坐下了呼了口气。他站了一整天。


“今天很忙?”


“不会有明天忙的。我们正尽可能地理清更多的订单,因为我们明天要准备一整天的婚礼花束,然后在星期五早上送过去。”


Thomas发出了同情的一声。


“那太惨了,但嘿,至少能还账单。”他说道,拆开了自己的午餐。


Newt咬着蔬菜卷点了点头,同意对方的说法。


他们一起吃着,随意地聊着天。


当他们吃完以后,Newt悲惨地看着大门。


“我必须回去吗?”他努努嘴。


Thomas轻笑。他喜欢看Newt的所有面部表情。他能一直盯着对方几个小时都不感到厌烦。


“太不幸了。”Thomas悲伤地点点头。“我愿意把你藏在这儿,可我知道你的同事会非常清楚在哪儿能找到你。”他调侃道。


 Newt红了脸,点了点头。


“没错。”


“你明天忙得过来吗?”


“没事。我们会没问题的,我们会把它弄完。”


“好吧,午餐时候过来。别在你店里吃午餐,不然你又会工作了。”


Newt翻了个白眼。


“好的老妈。”他看了看手表。


“该死。我得走了。明天见,Tommy。”


Thomas愣住了。


“Tommy?”他问道。


Newt脸涨得通红。


“我…抱歉。那比Thomas好念。”他嘟哝道。


“Thomas讨厌被叫做Tommy。”Minho咧嘴笑着喊道。


“只讨厌你喊的时候。”深发色男孩迅速阐明。


“你可以叫我Tommy。”他向Newt承诺道。

 

金发男孩大大地笑了。


“你确定?”


“没错。明天见,Newt。”


“再见…Tommy。”


Minho拼尽全力忍着,但还是忍不住笑弯了腰,还抹着眼泪。


“怎么了?”Thomas问道。


“Tommy,噢Tommy。”他阴阳怪气地调侃道。


Thomas翻了个白眼。


“这是在闹什么?”一个年长的黑皮肤男孩走进店里喊道。


 “Alby!你错过了,那太精彩了!”亚裔男孩笑着。


“怎么了?”


“Newt过来和Thomas一起吃午餐,然后叫了他Tommy,这个傻瓜居然同意了他那样叫。”

Alby笑了起来。

 

“他叫你Tommy?那太甜蜜了。”男孩揶揄道。


Thomas瞪着他俩。


“老兄,他那么喜欢你,直接约他出去就好了。”Alby对他的朋友说道。


“他没有!我们只是朋友。”


Minho和Alby对视了一眼。


“好吧。随你怎么想,但我发誓,那个男孩完全被你迷住了。”


Thomas把午餐的垃圾扔进垃圾桶里。


“别说了。”他对Minho说道。


亚裔男孩张嘴想继续说些什么,但Alby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下午一直都挺安静。


 

***


 

星期四。


Newt要被白玫瑰给淹没了。


他小心翼翼地摘掉不完美的花瓣,确保花束的最高质量。


他和Teresa花了整个上午把玫瑰编进金属线里,用白色的日本百合遮住细线,填补空缺,做成白玫瑰花环。


“这些还有点儿可爱。”深发色女孩笑了,拿起一个花环戴在自己脑袋上。


Newt对她翻了翻白眼。


“只要它们能稳住不掉。”他也戴上一个花环,对着他们的小镜子调整花环在脑袋上的位置,“它们大小很合适,不会过大也不会过小。”


Teresa点点头,迅速地闪了张他的照片。


她朝他咧嘴一笑。


“我要把这张发到脸书上。”


“你敢!”他警告道,伸手去够手机。


他们玩闹了一会儿,直到Newt认输,让她把照片发上去。


他继续做花环,接着是伴娘们的花束,最后终于是新娘的花束。


Teresa正忙着整理桌上要摆放的花束以及和会场确认运送细节。


“嘿,已经快2点了,你不该去吃午餐了吗?”她在Newt正用绸缎装饰花束时问道。


金发男孩吃了一惊,抬起头来。


“噢。”他倒抽一口气,放下了剪刀和绸缎。


他的肚子大声地叫了起来。


“糟糕。”他咧嘴一笑,拿起他的吃的走出了门。


“Newt等等…”深发色女孩想叫住他,可他已经走了。


她咬咬唇,希望纹身店的男孩们不会取笑他的花环。


 

***



Thomas坐在等待区域的一张沙发上,面前是一本大大的素描本和三种不同的灰色铅笔。


画面上是一头半成形的正守着一堆黄金的龙,但他失去了继续画下去动力。


 翻到新的一页,他重新开始,并没有细细思考,只是在纸上涂画着。


 门铃的声音让他吓了一跳。


Newt带着微笑探头进来。


Thomas的呼吸一滞。


金发男孩戴着白色的花环,惊艳极了。


“我…嗨。”他好不容易开了口。


Newt走了进来,和Thomas一起坐在沙发上。


“抱歉,我比平时要晚。忘记时间了。”他红了脸。


“我正要过去让你休息一下呢。”深发色男孩揶揄道,终于回过神来。


Newt笑了。


“我们差不多要弄完了。我实在是太累了。”他叹了口气,肚子又叫了起来。“还很饿。”他承认道,拆开他的三明治。


“还是个精灵!”Minho喊道。


Newt朝他皱起眉头。


“他是说你的花环。”他指了指Newt的脑袋。


 金发男孩的眼睛惊恐地睁大,他伸手确认了一下,是的,他还戴着那该死的花环。


 Minho和Alby看着他的表情大笑出声,但Thomas只是微微一笑。


“我觉得它很好看,很适合你。”


“他可以当个丛林精灵了!”Alby调侃道。


Thomas朝他做了个‘闭嘴’的表情。


“那也是最可爱的精灵。”Thomas保证道。


“谢谢,Tommy。”Newt脸颊绯红,低头看着他的三明治。


“你该吃东西了。”高个男孩说道。


Newt点点头,开始吃了起来。


“Newt,你每天都来这儿,什么时候才会纹个身呢?”Minho问道,移到Newt和Thomas对面的沙发坐下来。


Newt耸耸肩。


“我猜要等我不怕针头的时候。”他咽下嘴里的食物后这样告诉对方。


Minho轻笑了一声。


“那你怎么忍受待在这儿的?”


 “我不介意声音,而且我也能看别人纹身,但一想到针头不停地刺进我的皮肤—”他停下话头抖了抖身子。


“不,绝不是我喜欢的娱乐方式。”


“但纹身并不是娱乐。”Alby补充道,从沙发背后靠过来加入对话。


“它们是痛苦、时间和精力的产物。这是为了艺术受难。”黑皮肤男孩揶揄道。


Newt翻了个白眼。


“我不会纹身的,而且,我知道你们的价格。我没有那么多闲钱。”


Minho意有所指地看了Thomas一眼。


“呃。”他开口,Newt侧过身直视对方。


“我们之前谈到过,既然你给我们送花并且—”


“并且大驾光临,精灵殿下,”Ably玩笑般地鞠了鞠躬。


Thomas朝他扔了把铅笔刀。


“因为你不计回报,我很乐意免费给你纹身。”


Newt表情愣愣的,接着眨了几下眼。


“我…真的吗?”


Thomas点点头。


“呃,我。”金发男孩开口,不确定作何反应。


“你不一定非要纹身,但如果你克服了对针头的恐惧,我很乐意给你纹身。”深发色男孩热切地承诺道,希望Newt能接受他的提议。他有几个设计是想着Newt画出来的。


Newt在Thomas热切的眼神下红了脸。


“谢谢你。我会考虑的。”


“嘁!”Minho喊道,但他的脸上却挂着笑容。


“你们俩太无聊了。我要继续工作了。”他玩笑道,站起来和Alby一起走向后房间。


“别理他,要我说他是在婴儿时被掉地上摔傻了,但我们都清楚他是讨嫌被扔出去的。”Thomas耸了耸肩。


Newt忍不住嗤鼻一笑,接着用手捂住了脸大笑出声。


“那就能解释很多事情了。”他点了点头。


Thomas笑了,很高兴Newt看起来很喜欢他的陪伴。


“那么你—”


“Tooooom!”


深发色男孩看向响了铃的门口。


“嘿Brenda。”Thomas朝她挥了挥手,“两分钟就来。”


她点点头,走去和Chuck聊了起来。


“我得回去了。”Newt抱歉地说道。


Thomas的笑容垮了下来。


“噢…呃。好吧。我明天会见到你吗?我是说…你明天会在店里吗?”他问道,为自己的失口红了红脸。


“也许吧,要看送货和布置进行得怎么样。如果不在的话我们星期六见。”他承诺道。


Thomas点点头。


“好的。”他笑了,决定冒个险,低头鞠了一躬。


“那就再见了,精灵王。”他揶揄道。


Newt玩笑般地给了他个冷漠的表情,翻了个白眼,接着回了个礼。


“再见,王室艺术家Tommy。”他回应道,走了出去。


Brenda看了看他俩。


“你和精灵搞上了?”她问道。


Thomas的脸瞬间变红,他用手捂住脸颊。


他的生活怎么这样了?


 

***



回到花店,Newt依然红着脸。


“噢老天,我认识那表情。”Teresa翻了个白眼。


“他想给我纹身。”Newt脱口而出。


“什么?”Teresa皱起眉头。


“他提出免费给我纹身,而且他看起来…他想给我纹身,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看向他最要好的朋友,寻求帮助。


Teresa同情了下对方,移了过来,轻轻地把花环从他头上拿了下来,靠在他旁边的长凳上。 


“你喜欢他,他喜欢你。他正向你提供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你之前告诉过我当他在画画或是纹身时,他看起来很平静很快乐。他想要和你一起体验那种感觉。”


Newt点点头。


 

“可我怕针头。”


“那就更有理由让他纹了。向他展示你愿意为了他克服恐惧。他热爱他的艺术,而且他想用他所知道的最好的方式和你分享。”


“老天,你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成了个鼓励人的教练吗?”


“不,亲爱的,我是个不得不忍受了你几个月单相思的女人。”


“我没有—”


“你有。”她打断了他,“是的你有。”


Newt撅起了嘴。


“让我们把这单弄完,我想为明天的送货车做好准备。”


Teresa叹了口气。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成功地把这两个笨蛋撮合在一起。


 



-TBC-





评论 ( 6 )
热度 ( 85 )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