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如果我这边没更就是换号写文去了。写文水平不咋样本来想着换号自娱自乐不碍大家的眼,不过有人给我扒出来了我emmm……那就,有人看得上我的文还愿意吃安利的话,提供始祖家族或杀天王点梗,谢谢!

【待授翻】【Newtmas】Ink, Skin and Flower Crowns(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06359


【作者】Miss_Psychotic


【译者】相柳


【校对】我的宝 @不是HClO 


【注释】现代AU,纹身师Thomas,花店老板Newt


【待授权截图】



【正文】


星期五。

 

“所以你准备好给我讲讲昨天的那个精灵男孩了吗?”Brenda问道,她在Thomas的针头戳到她的肋骨的一道神经时畏缩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男孩回答完继续投入了工作。

 

“拜托,我又不瞎。他超可爱的,你目光都移不开了,更别说你最后甚至还鞠了一躬?”

 

“我们的Thomas爱上了那个精灵王。”Minho大声喊道。

 

“我没有。”

 

“你绝对有。”Alby反驳道。

 

Brenda大笑。

 

“真是太可爱了,你们两个在约会吗?”

 

“如果这个弱鸡有胆约人出去的话,他们早在约会了。”

 

Brenda冲Thomas撅起嘴。

 

“赶紧约他出来。”

 

“能别说了吗。认真的。而且你要结婚了!我们得庆祝一下,谈谈这个。”Thomas转移了话题。

 

“你要结婚了?”Alby问道,滑着带轮子的转椅溜了过来。

 

“是的。你们记得Jorge吧,上次纹身的时候我带来的那个人?”

 

Alby点头。

 

“记得。”

 

“哇噢,恭喜。”

 

Brenda挤了挤眼。“谢啦。”她笑道。

 

“所以我们受邀了吗?”Minho大喊道,他还在为自己的客人纹身。

 

“当然了,我可是为了让你们纹身从镇子的另一头跟来的,你们绝对被邀请了。我们准备办个小型婚礼,最多邀请20个人。不过我可以为你留出位置。”她承诺道。

 

“你们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还没有。我们找了个提供饮食服务的场地,所以我们只需要准备衣服和花了。”

 

Thomas笑了。

 

“我认识一个超棒的花商,而且我能保证他一定价格公道。”他笑道。

 

“没错!那个精灵王!他可以帮我准备花束。”Brenda点头同意。

“你能陪我一起帮我挑挑花吗?我弄不来这些玩意。”

 

Thomas停下手头的工作看向了她。

“Brenda,我认识你都快三年了。你对我来说不仅是顾客更是朋友。我当然愿意陪你去。”

“这也给了他一个见心爱男孩的机会。”Minho补充道。

 

Alby发出一阵闷笑。

 

“嘿,Chuck去哪了?”Thomas疑惑地看了看四周,问道。

 

“哇噢。”Minho吸了口气。“什么都瞒不过你。他从周二起就没来了。”

 

“这我知道,但我以为他今天会来?”

 

“他爸爸那边出了点事。”Alby耸了耸肩。

 

“他知道这对我们不会有任何影响。他可以等准备好了再回来。”

 

Thomas点点头,继续工作了。

 

***

 

Newt在8点时完成了装车准备出发。

 

他在9点时抵达了会场,Teresa留下看店,以免有客人上门。

 

他将花都送到了会场,让新娘的妈妈签收了它们,那位女士还为这么漂亮的花朵向他表示了由衷的感谢。

 

Newt感谢了她的好意,然后就去布置桌子了,他将花环和对应的婚礼用花束摆在桌子上。

 

等工作完成后已经差不多是中午了,他觉得非常饿。

 

 

他开车回到花店,将车停在后巷后从后门回到了店里。

 

“嘿!顺利吗?”

 

Newt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将收据递给她让她收好。

 

Teresa收好了它,然后给Newt倒了一杯水。

“你看起来需要喝点水。”

 

“我得吃点东西。”

 

“我刚回来,Thomas正在纹身,不过我想他不会介意你的陪伴的。”她眨了眨眼。

 

Newt冲她的话翻了个白眼。

 

“我就去看一眼。不会太久的。”

 

“你待多久都行。我能应付这里。” 她承诺道。

Newt冲Teresa笑了一下然后出门了。

 

***

 

Newt进来的时候,Thomas刚大致地给凯尔特结打完雾。

 

“嘿。你看起来乱糟糟的。”Thomas调笑道。

 

Newt轻轻地笑了,过去抓住Alby空着的滑轮椅走向Thomas,确定他没有挡路后坐了下来。

 

“我好累。我恨不得现在就回家睡觉。”他回答道。

“睡觉?”Brenda笑了。“这可是周五晚上,宝贝。你年轻又帅气,出去找点乐子。”

 

Newt脸红了。

 

“我不是那种爱玩的人。而且我明早点还得开店呢。”

 

“哎呦。”Brenda的脸抽搐了一下。

 

Thomas冲她微微笑了一下。

 

“是你自己想纹在肋骨上的,准备拥抱疼痛吧。”他调侃道。

 

Brenda向他做了个鬼脸。

 

 

“这有多疼?”Newt发现自己看着Thomas的工作问出了声。

 

深发色的男孩放肆地冲他笑了。“你纹一个就知道了。”他戏谑道。

 

 

“是会疼,但那是不一样的疼痛。”Brenda承诺道。

 

“一开始是清晰的刺痛,让你觉得承受不了,但几分钟过后你会开始觉得放松和平静,那时纹身就成了很棒的宣泄方式。”她说道。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你就不会再有什么感觉了。”

 

Newt点了点头。

 

“纹哪里最不痛?”金发男孩冲他们两个问道。

 

Thomas耸了耸肩。

 

“全是肉没有骨头的地方都不怎么疼,还有神经不那么密集的地方也一样。肩部,小腿,”他咧嘴笑了。

 

“大腿。”Brenda补充道。

 

“还有屁股!”Minho冲他们大叫。

 

“我才不会往屁股上纹身的。”Newt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准备纹身?”Brenda问道。

 

Newt脸红了。

 

“我还在考虑。我甚至还没想好要纹什么。”

 

“噢!让Thomas给你设计一个,他特别擅长将随机的想法创造成艺术。”Brenda兴奋地对他说。

 

Thomas红了脸。

 

“好吧,他是我唯一能接受的纹身师,所以我猜你说得有道理。”Newt耸了耸肩。

 

Thomas看着Newt的眼睛,开心地笑了。

 

“噢上帝啊。”Minho在自己的座位上嘟囔。

 

Newt皱起眉头,而Thomas则瞪了Minho一眼。

 

Newt接着又花了半小时看着Thomas帮Brenda纹好图样并包好了纹身。

 

“回见了,亲爱的,别忘了我们明天有个鲜花之约。”她付钱时对Thomas说道。

 

“好的,不会忘的。”他承诺道。

 

Newt感觉胃部一沉。他就知道Thomas是直的,他就知道!

 

“你还好吗?”Thomas注意到了Newt的表情,开口问道。

 

“噢,没事…我…”他结巴着开口。

 

Thomas一手放在Newt的肩膀上,轻轻捏了捏。

 

“你为什么不先回花店呢,好确保Teresa还没把它弄垮。我们明天见面的时候再讨论纹身的事?”

 

Newt麻木地点了点头,出门时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

 

Thomas知道事情不太对,但他不知道怎么开口问,也不知道怎么去解决。

 

***

 

星期六。

 

Thomas确保了自己在午餐前后都没有日程安排。他为了和Brenda挑选花朵,取消了12点到2点间所有的事情。

 

他知道看花用不了多久,但他希望把时间拉长一点,和Newt相处的久一点。

 

昨天那个尴尬的告别让他大半个晚上都没睡着。不知为什么,他有种沉重的直觉,这是他的错。

 

给那个年轻男人纹的锦鲤上好鲜亮的颜色,并给他交代完注意事项后,他看Chuck穿过了人行道,于是他和男人握了握手,挥手送他离开了。

 

“今天过得怎么样啊Chucky?”Thomas向那个孩子问道,他今天看起来疲惫又糟糕。

 

Chuck耸了耸肩。“我爸爸不太好。”

 

Thomas皱起眉头,他不知道这件事。

 

“一切还好吗?”

 

“会好的。他要不转好,要不就死掉。无论如何生活都会变好的。”

 

Thomas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不像是他的朋友们会说的话。

 

“你妈妈这么跟你说的?”

 

他点了点头。

 

“我很抱歉你要经历这些。你想谈谈吗?”

 

Chuck摇摇头拒绝了。

 

“好吧。如果你想谈谈的话就告诉我。我知道我们平时会打击你还开你的玩笑,那是因为你是我们的小菜鸟,我们其实很在乎你。”

 

Chuck朝他微微笑了一下。

 

“谢谢你Thomas。”

 

Thomas将手搭在了Chuck肩上。

 

“不客气。我要去看看Brenda是不是来了,我在2点前都有事。”

 

“好的。”男孩点了点头。

 

Brenda在花店外面,带着一副巨大的太阳镜,扫视着店门口的鲜花。

 

“嘿宝贝。”她冲Thomas笑了笑,给了他一个拥抱。

 

“嘿,你准备好挑选婚礼用花了吗?”

 

“你知道的!”她笑着挽上了Thomas的胳膊。

 

“有人吗?”Thomas进门时喊道,这时柜台后没有人。

 

“Tommy?”Newt从里屋探出头来。

 

“嘿,我们来寻求专家的意见。”

 

金发男孩的脸亮了起来,可接着他就注意到了和Thomas同行的人。

 

“好的,你们需要什么?”

 

“我们想看看婚礼用花。”Brenda告诉他。

 

“不过我不想要白花,那样太传统了,我们不是一对传统的人。”她解释道。

 

“可不是吗。”Thomas调笑道,而Brenda狠狠打了他的胳膊。

 

“我想要紫色或者蓝色的花,我知道这有点难做到,但是Thomas向我保证你是最棒的,我也完全相信你。”

 

Newt觉得像是有人冲着他肚子打了一拳一样。

 

Thomas不仅是直的,而且要结婚了。

 

金发男孩狠狠地咽了咽,眨眼憋回未落的泪水,然后点点头,让自己冷静镇定下来。

 

他可是很专业的。

 

“当然,鸢尾是最经典的紫色花朵,它一直是人们的心头好,因为有的鸢尾花瓣是白的,但花瓣的中间是紫色的,像这样。”

 

他拿出了一个巨大的相册。

 

“或者有中间泛黄的紫色花瓣。”

 

“噢!Thomas!紫白相间的那种真好看啊!”

 

“是很好看。”Thomas赞同道。

 

“好的,我就要这个了,但我还需要些其他花做点缀。蓝色的怎么样?”

 

“蓝色,好的,让我们看看。”Newt翻动相册。

 

“好吧,蓝色的花比较贵,因为大部分蓝色的花都是通过培育或者染色做出来的,天生的蓝色太少了。”

 

Brenda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有蓝色绣球花,兰花,矢车菊,向日葵和雏菊。”Newt给Brenda看了蓝色那一页。

 

Brenda仔细看着图片。

 

“你怎么想?”她向半天没说话的Thomas问道。

 

“我喜欢兰花。”他说道。“它和其他花打开的样子一样。”

 

Brenda翻了个白眼。

 

“你说得对,不过说真的?打开的样子?”她嘲笑道。

 

Thomas脸红了。

 

“我不知道那个该怎么说。”

 

Newt冲他微微笑了一下。

 

“你需要多少花,是用来做花束还是做装饰?”

 

“三束花,给我和我的两个伴娘。”

 

“好的,不要其他的吗?”

 

“是个小型婚礼,没请太多人。”她解释道。

 

Thomas在边上点了点头。

 

Newt拿了支铅笔在他的本子上记了几笔,然后抓起计算器飞快算了笔账。

 

“一般来说是要收480美元的,但友情价是350元。”他说道。

 

Brenda低低叫了一声,扔下Thomas的胳膊给了Newt一个拥抱。

 

“你是最棒的精灵王了!”她高兴地叫道。

 

“谢谢!太谢谢你了!Thomas!他简直完美!你应该带上他。”她暗示道。

 

Thomas脸红了。

 

“我确信他有比参加他提供花束的婚礼更有意思的事做。”

 

Newt点头。

 

“抱歉,我不喜欢去婚礼,不过恭喜了。”Newt对两人说,胃部搅成一团。

 

“好吧,我应该在哪签字?我想安排好一切,然后就可以和我重要的男人去吃午饭了。”

 

他们签好了合同,Newt觉得每一秒都是煎熬。

 

Thomas可以看出金发男孩有多不舒服,他想要说点什么,但却知道他不能在Brenda在的时候说。

 

“嘿,不如你出去一下,我想和Newt谈谈。”他冲黑发女子说道。

 

“好的宝贝,我在街角的咖啡店等你。”

 

Thomas点了点头。

 

等到门关好后,他转向了金发男孩。

 

“你还好吗?”

 

Newt想冲他大喊大叫。他他妈的一点都不好。他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在挣扎,在被欺骗,如今他还在给自己愚蠢爱上的男人准备婚礼用花。

 

“我很好。”他回答道。

 

但Thomas并没有相信。

 

“是因为那些花吗?你不用给我们打折的,你的价格和其他地方比已经很公道了…”

 

“和那些花无关,我很高兴能帮到我的朋友。”Newt吼了回去。

 

Thomas因为他的语气后退了一小步。

 

 “听着,我不知道我哪儿做错了,但我讨厌你对我生气。我要去吃午饭了,如果你想晚点来见我,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我会在隔壁。”

 

Thomas疑惑不安地离开了。

 

***

 

星期一。

 

“那你就直接让他离开了?什么都没跟他说清楚(set him straight)?”Teresa火冒三丈。

 

“他已经是直的了(straight)。”Newt机智地回答道。

 

“别和我玩文字游戏!他过来,知道你对他的感情还在你面前整这破事,然后你也没纠正他?告诉他他该滚去哪儿?”

 

Newt摇了摇头。

 

“有什么用呢?”Newt问道。“他只是个愚蠢的直男,并不在乎我的感觉。我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了。”

 

Teresa更生气了。

 

“等他们星期二开门了,我要过去找他。”

 

“不,你不会去的。”Newt瞪她。

 

“你去了的话我就炒了你。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这和你没有关系。我的私生活和你无关。你别插手,好好工作。这就是我想要的。”

 

女生难过地看着他。

 

“好吧。”她点头了,因为她的朋友看起来太沮丧了。

 

她走到他身边,伸手环住金发男生,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很抱歉。我不会去找麻烦的。”她承诺道。

 

Newt点点头回抱了她,努力憋着眼泪。

 

这很可悲,为了一个不在乎他的人哭泣。Thomas不值得他伤心,但他控制不了自己。

 

Teresa抱着她的朋友,直到他的抽泣平息下去。

 

 

她递给他一张纸巾,在他擦干眼泪之后抬起了他的下巴。

 

“看着我。你很棒。无论谁和你在一起都是他的荣幸。你是精灵王Newt。你臣民的统治者。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Newt点了点头。

 

“我知道。我只是需要时间。”

 

“休息几天吧,花点时间在你家的花园里。我能守住城堡的。”

 

金发男孩点了点头。

 

“我会在星期四或者星期五回来的。”他同意道。他一直都想挖出那些球茎,翻土重新种植。

 

Teresa点了点头。

 

“好孩子。现在帮我把这些康乃馨分类,然后我们就可以收工了。”

 

Newt露出一个真正的笑容,点了点头。

 

***

 

星期二。

 

Thomas保证自己在星期二很早到,他整个周末都控制不住地想着Newt。

 

他不停地想着金发男孩那天的语气和表情。

 

Thomas讨厌看到Newt那么难过,他想知道出了什么事。他想让金发男孩的心情变得更好。

 

运输车已经在外面了,新的鲜花送到了。

 

只是Newt没有在卸货,是他的同事Teresa在做这件事。

 

“嘿。”他笑着问候道。

 

Teresa瞪了他一眼,无视了他。

 

“Newt在吗?”

 

“他休息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是说今天还是…?”

 

“一直。他可能不会回来了。”她打断了Thomas的话。

 

Thomas觉得自己的胃一下子就沉甸甸的了。

 

“什么?怎么了?他还好吗?”他试着不要恐慌。

 

Teresa停下手头的活怒视着他。

 

“Newt的事是他自己的事,和你无关。闭嘴吧,别去烦他。”

 

Thomas后退了一步。

 

“他是我的朋友。我想知道他一切都好。”Thomas说道,声音又小又痛苦。

 

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不友好。

 

“那好吧,他不是你的朋友,从来都不是。别再吊着他了,过你自己的日子去吧。”她怒气冲冲地说完,拿起了一托盘花转过了身。

 

Thomas盯着她的背影,更疑惑了。

 

Newt不认为他是朋友吗?

 

他只是午餐时的消遣吗?他们的相处什么意义都没有吗?

 

男孩微微叹了口气,转身去打开了店门,将标语牌翻到正在营业,然后做好工作的准备。

 

 

***

 

“你在闷闷不乐些什么?”Alby坐在沙发上试着伸展自己时轻轻推了推Thomas。

 

Thomas耸了耸肩,没有回话。

 

“是因为Newt吗?”

 

他又耸了耸肩。

 

“该死的。说句话啊蠢货。”

 

Thomas抬头看着他,“显然Newt从来都不是我的朋友,而且他在躲我。”

 

Alby夸张地叹了口气。

 

“你干了什么?”

 

“为什么你觉得是我做了什么?”年轻点的男孩立马反驳了起来。

 

“因为你是个蠢货。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Thomas叹了口气,然后向Alby从星期五Newt在他给Brenda纹身时来看他,一直讲到了今早见到那个叫Teresa女孩。

 

Alby盯着他。

 

“你比我想的还要蠢。”他对深发色的男孩说道。

 

“你得去找Newt,向他道歉,然后告诉他你爱他。”

 

Thomas想要反驳。

 

“蠢货,他以为你和Brenda在一起了。”年长的男孩告诉他。

 

Thomas张嘴想要反驳,但又停住思考了起来。

 

“噢。”他说道,突然反应了过来。

 

“噢。该死的。”

 

“噢该死的,就是这样。”Alby点了点头,然后留下Thomas一个人思考。

 

***

 

星期五。

 

Thomas花了整整三天,想找出一个弥补Newt的方法。

 

他该怎么解释这一切,让事情回归正轨。

 

星期三的时候他希望Newt会回来,不过他知道对方可能需要更多时间。

 

星期四的时候他几乎只要没在纹身就一直盯着大门,一边看一边希望金发男孩会出现。

 

但一直到星期五下午,深发色的男孩依然没有看到Newt,依然分着神。

幸运的是,他的注意力还够他好好完成工作。

 

 

几个老顾客注意到他工作时更安静了,他通常都会和他们聊天,但最近几天却很沉默。

 

等到星期五下午时,Minho和Alby插手了。

 

Thomas收拾完东西正准备回家,Chuck抄着胳膊站在门前,挡住了门。

 

Thomas皱眉看了看自己身后,发现Alby和Minho将滑轮椅摆成了三角围住了他。

 

 

“坐下,我们得谈谈。”

 

Thomas叹了口气,放下包坐下了。

 

***

 

星期六。

 

Newt花了一周想要无视并忘掉关于Thomas的一切。

 

他在夏季暖融融的天气里一直待在花园里,浇水,施肥,翻土。他还往花盆里插了点花枝,好培养新花。

 

等星期六过去,他更平静,更开心,也更确信没有Thomas的友谊他也能活下去。

 

但等他回去工作,发现Thomas拿着束花坐在他店门前的台阶上时,一切都崩塌了。那束花里有紫色风信子,白色豕草和紫罗兰,还有洋红百日草和一支盛放的红玫瑰。

“什么?”他抽了口气。

 

Thomas从手机上抬起了头。

 

 “噢!嗨!呃,我只是在第一百次确认我选对了花。”深发色的男孩红着脸向Newt递上了花。

 

金发男孩看着它们。

 

“紫色风信子,表示歉意并想求得原谅。”他指着紫色的花,“白色豕草,爱意仍在。白色紫罗兰,让我们抓住机会,洋红百日草,不变的喜欢,还有单支盛放的玫瑰。我爱你。”

 

他把视线从花上移开,抬头看向Thomas。

 

“我不明白。”他对高个男孩说道,非常沮丧。

 

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我很抱歉。”Thomas开口说道,“我很抱歉我太懦弱,不敢告诉你我的感觉。我从没想过你会以为我和Brenda是一对,因为我想…我还以为你知道我对你的感觉。”

 

“你在说些什么?”Newt快要哭了,疑惑又难过。

 

“我没有Brenda在一起!从来没有。我没有要和她,或者其他什么人结婚。至少现在没有。我…我是基佬,而且我非常非常爱你。”Thomas坦白完之后就屏住了呼吸。

 

就这是时候了,那束花可能因为这老套的告白被扔回他的脸上,也可能Newt会原谅他,和他一起吃顿午饭,解决一切。

 

Newt因Thomas的话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我…”他开了个头,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我们能一起喝杯咖啡,或者共进晚餐吗?”Thomas问道,表情充满了希望,语气是那么的真诚。

 

“我不知道。”金发男孩老实说道,他心里很乱。

 

“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在想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我需要时间。”

 

他推开Thomas,抓起钥匙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然后坚定地关上了门,让Thomas没法跟他进来。

 

***

 

星期三。

 

到星期三时,距Thomas表白已经过了整整四天,这四天里Thomas都过得非常痛苦,因为他还没有得到Newt的消息。

 

金发男孩还在躲着他。

 

“也许这就是他的答案了,他不想见你?”Minho说道。

 

Thomas的表情让Alby心都碎了。

 

“别这么残忍Minho。孩子,他也爱你。再给他点时间。”

 

Thomas点了点头,回到他画的草图边上。

 

他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设计这个小而简洁的图案了,想在Newt同意纹身后给他纹上。

 

他要让那个图案尽可能的小和简单,少的线条意味着更少的纹身,金发男孩受的罪也会更少。

 

他画了花朵,几何图形,小小的丛林生物,还有带着小花冠的幼龙。他差不多为Newt设计了二十个图案。

 

 

如果他回来的话。

 

“兄弟,去吃点东西。”Minho推了推深发色的男孩,将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回到现实世界。

 

“我不饿。”

 

“放下那该死的素描本,去吃点东西。”Alby吼道,他正在给一个人肱二头肌上的老虎头打雾。

 

Thomas看了他俩一眼,叹了口气,清楚自己争不过他们俩。

 

他把本子扔在身边的桌子上,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向大门。

 

“嘿Chuck,你要一起吗?”

 

男孩急切地点点头,然后抓起包,小跑着追上年长的男孩,愉快地谈起了他自己正在尝试的设计。

 

他们一走出视线范围,Minho就冲Alby点了点头,抓起Thomas的本子走向了花店。

 

***

 

“你想干什么?”Newt叹气。

 

他很庆幸男孩们给了他这么长时间独处。他本以为Alby或者Minho,甚至是Chuck周二就会过来,不过他们都很友好,给他留出了空间。直到现在。

 

“听着,我不会假装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破事。不过我觉得你应看看这个。在他发现这东西丢了之前,你有20分钟。”

 

他将本子扔在了工作台上,幸好上面已经没有花了,然后走回了自己的店里。

 

所有花都会让他流鼻涕,该死的花粉热。

 

Newt看着他吸着鼻涕离开,然后笑了。

 

他现在知道为什么Minho一直不过来了。

 

他叹了口气,低头看向本子。

 

“噢,快打开它!”Teresa命令道,转身回去干活前还瞪了他一眼。

 

Newt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他害怕碰到那个本子,好像它会灼伤他一样。

 

他缓缓地拿起本子,翻到了第一页。

 

那是只凤凰,他看见Thomas几周前在画这个。凤凰下面有“Lisa,改变,强大,重生”的字样。

 

下一页是一只龙举着人类头骨,仿佛正在吟诵莎士比亚的诗篇。

 

接着的每一页都是美丽细致的设计。

 

页数过半后就没有草图了,但是本子的背面却有更多。

 

一页一页小小的创意,花朵,巨龙,丛林生物。简单又漂亮。

 

Newt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为他设计的。Thomas一直在为他设计图样,希望他能接受。

 

金发男孩飞快翻过更多页,然后看到了整整一页他的画像,他抽了口气。

 

他带着那个为婚礼准备愚蠢的花环,头微微前倾,拆开沙拉卷的包装递到嘴边。

 

那素描美极了。Newt不能想象他正看着的人自己,但那确实是他。

 

而且这幅画充满了爱意。

 

Newt猛地合上了本子。

 

Teresa跳了起来。

 

“你还好吗?”

 

“你得替我看会儿店。”他告诉她。

 

Teresa笑了。

 

“亲爱的,拿下他。”她开心地揶揄道。

 

金发男孩从工作室的前门走了进去,拿着Thomas的素描本,表情坚定。

 

“别闹了,你把它放哪儿了?”Thomas很生气,怒视着Minho。

 

“不知道,问他呀。”他咧着嘴指向深发色男孩的身后。

 

Thomas转身,已经准备吼Chuck了,但身后站在门口的却是Newt。

 

“我。”他像个傻子一样愣住了,然后他发现金发男孩在哭。

 

“你从哪儿拿到它的?”Thomas问道,语气比他想象中还要尖利。

 

“一只小鸟给我的。”Newt回答道,他知道了这本子对Thomas来说有多重要。

 

“但那不重要。”他继续道,“我是来纹身的。”

 

Thomas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什么?”他好不容易开口,非常困惑。

 

Newt打开本子,翻到了画着一朵半开的鸢尾的那页。

 

“我想要这个,用那种淡紫色。”他对深发色男孩说道,“而且我想你给我纹。”

 

高个男孩笑了,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跳动着。

 

“你确定吗?”

 

“确定。”

 

“会疼的。”

 

“没关系。你可以给我带更多风信子作为补偿。”他揶揄道。

 

Thomas高兴地笑了。

 

“那就来吧。”Thomas走到自己的工作台边,坐在滑轮椅上,拍了拍客人的座位。

 

Newt朝他笑着,走过去坐下。

 

“我们开始吧。”

 

-FIN-



评论(9)

热度(94)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