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如果我这边没更就是换号写文去了。写文水平不咋样本来想着换号自娱自乐不碍大家的眼,不过有人给我扒出来了我emmm……那就,有人看得上我的文还愿意吃安利的话,提供始祖家族或杀天王点梗,谢谢!

【大王来巡山】【路傅】

能让路小佳追着倒贴花生的人 是真爱了

奚言:

【情人节贺文】【百粉点梗】


@相 柳 的点梗!


有原创人设,ooc慎入!!


祝你们情人节快乐呀!!!





从前有个地方叫边城,里头有座山叫鹰嘴峰,山上有个寨,寨子里有个小帮派


帮主爱吃花生,所以它叫花生帮



帮主姓路,手下人叫他路大王


路大王手下有一群傻瓜山贼,与人为善,从不杀生


路大王的梦想是走出山寨,当一名大侠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路大王的师父告诉过他,做一个大侠,首先要心中要有江湖,心中要有义气


路大王看了一眼满山头种花生的地主家傻蛾子,郁闷地剥了一个花生扔进嘴里


当大侠,首先不能像普通的山贼那样,一定要有个响当当的名头!


“以后在外面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天下第一快剑!”


路大王严肃地对山贼们说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地主家的傻蛾子们笑的一脸纯真无邪




…这没什么,路大王真正的梦想是能够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山贼:???】


所以每天路大王都会照常巡视山头,渴望奇迹的发生


直到有一天,路大王坐在山崖最高的那根枯树枝上吃着心爱的花生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天气很热,有一群糙汉子在水潭里拉铁链玩


为什么要拉铁链子玩呢?铁链子上捆着一个黑衣的青年


青年头上猩红色的发带迎风招展,晃花了路大王的眼


仔细一看,这青年是在被那群一看就不像好人的坏家伙围攻


路大王当时就⊙_⊙


⊙ω⊙


(๑•̀ㅂ•́)و✧


他的梦想,今天就要实现了!


路大王拿起他的剑,一身白衣舞得像要随风而去,蝴蝶一样飘飘荡荡地落在了水潭边


“你们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我的地盘也敢撒野!还不给我放…”


青年收刀入鞘,面无表情地从一堆尸体中站起来





路大王默默把剩下的那个字吞进了肚子



那天起路大王忽然意识到了,在他成为大侠路上最大的阻力,不是拥有一群猪队友,而是缺少一个真正的对手



路大王对青年说:“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给了他一个高贵冷艳的后脑勺


路大王挡住了青年的路,厚着脸皮自我介绍道:“我叫路小佳,是这座山的大王,我好心救你,你好歹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青年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面无表情地说:“傅红雪,红色的红,大雪的雪,我可以走了吗?”


路大王抱着把剑,神采奕奕地说:“我记住你了,有朝一日我会打败你!”


“随你。”


傅红雪轻飘飘地扔下两个字,头也不回地走了


今年路大王平静的生活终于不负众望地被打破了


他有了一个新目标


打败傅红雪!




傅红雪就很郁闷了


今天在酒馆喝酒,扭头就能看到抱着把剑的路大王笑嘻嘻的面孔;出去练个刀,不知道就从哪儿冒出一把剑兴致勃勃地要和他比试;就连吃阳春面的时候,总会有一只罪恶的手企图往里头撒花生


好像哪里都能长出一只路大王


有一次傅红雪终于忍无可忍把人拦住,问:


“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说过,我要打败你!”路大王认真地说


“无聊。”


傅红雪扭头就走






这么多天跟下来,路大王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比如他发现,这个傅红雪的小青年(长得还真是挺好看的)【划掉】来边城其实是有目的的


来过边城的人都知道,本地第一大势力,就是万马堂,里面的老大姓马,叫马老板


马老板早年干过很多坏事,据说曾经和人合谋害死了结拜兄弟白大侠,而白大侠的妻子花女侠带着遗孤下落不明,这是路大王的师父给他说的,路大王当时还唏嘘不已,心里不知骂了马老板多少次


很不巧的是,傅红雪可能就是那个白大侠的遗孤


他此行,是来复仇的


所以之前那群汉子都是万马堂的人呐?路大王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傅红雪那人直愣愣的又好骗,遇上马老板那人精,还不给生吞活剥喽?


路大王不愧为边城第一大乌鸦嘴


当他赶到万马堂的时候,傅红雪已经被捅了一刀,倒地上了


妈耶这还怎么玩!


路大王出手救走了傅红雪


路大王不是没考虑过后果的


万马堂是本地第一大势力,花生帮那群傻蛾子们把路大王围到一边,不知所措


“大王你认真的吗?”


“我只是…觉得,他要是死了,我的生活该有多无聊多寂寞…反正你们不会懂的!”


“真的吗?”


山贼们面面相觑


那边受了伤的傅红雪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坐起来就要找刀


山贼们瞅瞅忙不迭凑过去的路大王,经过一番严肃的讨论,得出一个结论——


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哔——】的季节


他们的路大王,恋爱惹!



“路小佳,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没关系!你给我让开!”


傅红雪提着刀冲挡在门口的路大王说


“不行!你伤还没好,现在去找马老板复仇不是送死?!快吃面,养好身体再说!”


路大王端着一碗面,里头十分心机地加了很多花生碎


诸如此类的场景每天都要发生,山贼们表示习惯了




直到有一天,山寨的平静又【?】被打破了



马老板和魔教合作,请了一位叫花寒衣的高手,要来端了花生帮


路大王当然要反抗的,支开傅红雪自己就去正面刚花寒衣了


花寒衣好歹也是魔教高手,怎么会轻易狗带?路大王一个没留意就被捅了一下


哎,真疼啊,傅红雪那家伙以前受的那么多伤是怎么熬过来的?


路大王胡思乱想着,从来不沾血的白衣上红梅点点


还没有好好和他比一场呢。路大王使出最后那招的时候,有点遗憾


花寒衣还是狗带了,路大王同样死狗一样地躺在地上


意识还清醒的时候,远远地,他看见了一个黑衣的身影跑来,红发带在阳光下迎风招展


好晃眼睛啊


路大王艰难地笑了一下


然后他就看见了后面那一群围过来的傻蛾子们


路大王:(눈_눈)_(´_`」 ∠)_



醒过来的时候,傻蛾子们说魔教因为花寒衣的死迁怒于万马堂,两家内斗,马老板不幸身亡


那不挺好?路大王兴致勃勃地起身要去找傅红雪,山贼们却交给他一封信


上面说傅红雪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谢谢路大王的帮助


“大王…”其中一个山贼小声地开口


“不用说了。”路大王的笑容有点渗人


“我忽然觉得做山贼也挺好的,你们说是不是?”


“啊???”


傻蛾子们不知所措地望着路大王


“我们今天就做点山贼该做的事情怎么样?”路大王磨牙,拿起剑说:


“比如,强抢民男什么的。”







走在回家路上的傅红雪还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他还有件事情没告诉路大王


那天路大王救他的时候,对手下说的话,他全听见了


真的会寂寞吗?


傅红雪的眼里,不小心就盛满了笑意





某个天真的山贼问同伴,路大王去抢一个男人干什么?


被问的那个山贼迟疑了一会,幽幽地开口道


“当然是…比剑了。”





今年的路大王依然在为实现梦想而努力奋斗









【情节进度有点快😂但是没办法时间不够了】

评论

热度(61)

  1. 相 柳奚言 转载了此文字
    能让路小佳追着倒贴花生的人 是真爱了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