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授翻/EK】Your hand in mine

时间设定在S01E20

未完结 一个踩一月份尾巴的混更 你们 @义勍 太太说超过一千字我就可以发啦

迈克尔。他又梦到了迈克尔,还有他那夭折的孩子。这真是非常有象征意义的,令人作呕的暗示。

他往脸上拍了些冷水,然后将手撑在洗手台边上凝视着镜中的影像。镜中人用不安的眼神回视着他。

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长了眼袋,当然了,那是幻觉。他昨晚刚吸过血,而且从技术层面讲吸血鬼实际不需要睡觉。尽管如此,他的目光暗淡,卫生间昏暗的光想使他瞳孔扩大。但他还是没有费心去开灯。

他闭上眼睛,想要把噩梦赶出脑海,但却徒劳无功。他父亲的面容,他目光中清楚的厌恶——那图像一直在反复出现。他收紧了握在洗手台边缘的手,好让它们停止颤抖。

只是想到我就让你发抖了吗,孩子?迈克尔的声音在他耳边讥笑道,那声音清楚得仿佛迈克尔就站在他身后。一如既往的可悲。

克劳斯退缩了。

他知道在此之后,再做休息也是没用的。睡意不会再来了,它从没第二次出现过。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噩梦中见到自己的父亲,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疲惫地抹了把脸,轻轻吐了口气。喝一杯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所以知道走进客厅才发现这的灯是开着的。

“尼克劳斯?”

以利亚的轻声呼唤让他抬起了头。

他发现自己的哥哥坐在角落的扶手椅上。靠墙的桌子上亮着一盏灯,而他哥哥腿上摊着一本大部头的书,显然是在进行深夜阅读。这画面让他觉得有些不协调,但又说不上具体是哪里。他的思绪有些混乱——可能是因为刚醒,也可能是因为未退去的恐惧,他不知道,也疲于探索了。

以利亚看起来——好吧,一点也累,但他皱着的眉头和姿势让克劳斯觉得他筋疲力尽了。

但你没法从他的外表看出他的疲惫。以利亚和往常一样打扮的无可挑剔,领带一丝不苟地系在最上面扣子都系着的,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衬衫上。鞋子擦得锃亮。一般来说,当夜幕降临或者处在非正式的情况下,他哥哥可能会允许自己放松一下。他会脱下外套,卷起袖子,有时还会松开领带,解开衬衣最顶上的扣子。但现在,这些都没有发生。

没错,他的哥哥是很重视仪表,但现在这样,就算对以利亚而言也过分了。如果他没看过,以利亚甚至挂了胡子。

也许他不是唯一一个决定让今天早点开始的人。

“以利亚,”在漫长的停顿后,他最终回应了。这声音在他自己听来都单调又疲惫,他的兄弟关心地皱起了眉头。

克劳斯将自己扔进沙发,搓了搓脸。等他再抬起头来,以利亚已经将书放到一边,站在他的面前,仔细地看着他。

“今晚过得不好?”他的哥哥温和地问道。

“有时候能轻易睡着似乎也不错,”克劳斯解释道。

以利亚同情地叹了口气。“喝一杯?”他问完时已经移动到了墙角放酒的地方。

“可能也不错,”克劳斯同意。

他仰头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听着他哥哥拿起酒瓶,熟练地倒了一杯烈酒。

沙发冰冷的皮革碰到了他肩部裸露的皮肤。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