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授翻/汉尼拔】The fault in my code 01

The Fault in My Code
概要:人会在和自己灵魂伴侣对视的那一刻,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等他们经历过对视后的一次入睡,再次醒来时一只眼睛的颜色就会变得和自己的灵魂伴侣一样。
威廉·格雷厄姆不和别人对视。他从不想要一个灵魂伴侣,他不愿让宇宙决定自己应该和什么人有关系。他已经受够这个了,所以不了谢谢。作为一个心理医生,他接触的是在各种意义上失去了灵魂伴侣的人,社会系统的某一部分认为寻找灵魂伴侣是一个人能做的最重要的是。杰克·克劳福德逼威尔当了那个猎杀灵魂伴侣案的顾问,而威尔发现为了弄清杀人犯如何选择猎杀对象,自己得求助于臭名昭著的莱克特医生。

Two Blue Eyes
Chapter 1:
“我有灵魂伴侣了,格雷厄姆医生。你可以看我的眼睛。”
“有人在和有灵魂伴侣的人对视后,上报自己的眼睛变了颜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通过了《多伴侣法案》。”
“我对你的了解足够让我肯定咱们不是肯定伴侣了,”杰克干巴巴地说。
“很好。”
“至少你可以看一眼文件吧?”
威尔低头看了看他们中间的文件,然后将文件拖近了一点好仔细观察,他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拇指。说实话,他们周围的环境很不错。杰克·克劳福德将他堵在了他最喜欢的公园,这里阳光明媚,群鸟无拘无束地叫着。孩子们在一个小斜坡下玩耍。威尔不得不表现得礼貌。
“我现在在做悲伤辅导了,杰克,”他说着打开了文件。图上是一具令人毛骨悚然的尸体,它被从腹部切开呈两段置于床上。图片没有吓到威尔,尽管他该被吓到的。杰克不会把他堵在一个好地方然后给他看花园的设计图的。他拿出了另一张照片,尸体的左眼上插着一块镜子的碎片。而右眼则被摘了出来,眼眶空空如也。
“我听说你在做灵魂伴侣的悲伤辅导。那些失去了灵魂伴侣的人,他们得试着在失去自己另一半的情况下,在这样的世界生活下去。”
“而这个人给灵魂伴侣带去了那样的悲伤……”威尔翻到另一张图,然后叹了口气。“我很多年没做心理侧写了。很多年了。”
“我只想让你看一下。”
“我不想看,”他盯着那些图片说。这让他的眼睛,那两只都是海蓝色的眼睛,觉得灼痛。“你知道看一看会导致什么。”
“我知道,奥兰多医生告诉我了,但她说你是她知道的最他妈好的侧写师。她说有一次你走进屋子,注意到血迹走向后就说你想站到高点的地方,因为你想看看灯泡上的血迹是什么样的。”
“他想让血溅到灯泡上,”威尔顿了一下后说道。他合上文件揉了揉眼睛。“他想知道得放多少血才能溅到灯泡上。”
“你看到了这点。你的共情能力现在都还是心理学圈子里讨论的课题——”
“你觉得他们会尊重另一个医生对保有隐私的需求——”威尔打断了他。
“——而你的知识和对灵魂伴侣心理行为的理解使几个极度危险的人被捕了,”杰克说完了他的话,“这案子显然是灵魂伴侣争夺案,你可以从其他几张照片中看出来。货真价实的愤怒。这已经是他杀的第二个人了,而且如果我们对他那点了解没错的话,他会在一个月内再次作案。”
“我在新闻上看到了第一个案子,”威尔一手托着下巴说。他故意将目光置于杰克丑爆了的花纹领带上。“他是贪婪的。他选择那些他认为应该是自己灵魂伴侣的人,然后用死亡使他们属于自己。”
“这是一个失去灵魂伴侣的人的激情犯罪吗?”
威尔嘲弄的哼了一声,摇头否定了这一观点。有灵魂伴侣的人在经历失去自己‘深爱的’伴侣这样的灾难后,如出现激情犯罪则会轻判,人们会同情他们,跟他们讲话也会是同情的轻声细语而不是愤怒的步步紧逼。如果被判刑,那他们的监狱生活也更应该用假期来形容。
“他身上有什么吗?”
“精液,唾液……一点血液,但不够继续调查。”
“我真的不想做这些,杰克,”威尔说道。
“我知道,自从霍布斯……”
“别提霍布斯,”威尔友善地说。他卷起下唇含进嘴里,弄湿了它然后嘲弄地说。“莫莉会不高兴的。”
“你俩在一起,无论你用哪条法律对其他人进行坚定地拒绝都是无意义的。你们不是灵魂伴侣。”
“对,”威尔同意到,然后他又一次为这年头使他宽心而感到刺痛。“是的,我们不是灵魂伴侣。”
-
莫莉在一个小的约会中介工作,那里通过各种方式帮人们找到他们的灵魂伴侣。虽然这样,但她和威尔都不太喜欢被强迫和他们有紧密联系的人在一起这种事,所以在那次车辆骤停将莫莉甩进威尔怀里,使他们不小心对视的第二天,他们发现自己眼睛没变色时差点因宽慰哭出来。
那之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还是两只蓝眼睛?”莫莉在威尔进门时开玩笑道。他俩都不是什么美食家,但莫莉按Pinterest(社交网站,号称图片式推特)上食谱做的自制披萨真是好吃的要死。
“还是两只蓝眼睛,”他向她保证。空气里满是烤面团和意大利番茄罗勒酱的味道。
“卡拉两天前帮一个男人开了账户。结果昨天来的时候就一只眼睛是绿色一只眼睛是棕色了。那个男人今天过来要求退款,因为他根本用不到那个账户了,”莫莉说着走出厨房,啄了一下威尔的脸颊。“老板给了她奖金,但我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你们的系统管用了,这就是为什么。这样如果她在心神不安两周后在月底和那个人私奔了的话,他就不用再买结婚礼物了。”
“你平时就给你的客户说这些吗?;”
“我们会列出他们生命中还没消失的美好东西,然后讨论什么爱好才能让他们走出家门重建人际关系,并维持稳定的社交圈来支撑自己的生活。”
“你的博士学位很有用啊,”她调笑道。
威尔笑着走向厨房,从碗橱里那拿了个杯子接水。他在看到边上那个洗涤槽里面的两个杯子时顿了一下,他盯着那两个杯子,一丝怒火在体内燃起。
“我不会烤面包,不过知道你喜欢之后我就从头开始,做了生面团,”她说着跟在威尔后面进了厨房。她漫不经心地跟着他,越过他拿起了水槽边的洗碗布。“我甚至往里面加了新鲜的蒜而不是大蒜盐,因为你上次抱怨大蒜盐不好吃。”
“是你让杰克·克劳福德去公园找我的吗?”他问道。“还是他真的很擅长猜测?”
莫莉的表现不像要说谎。她将金发别在而后,擦掉了大部分做饭的痕迹。
“我告诉他的,我觉得让他去公共场合和你谈比在家和你谈要好些。”
“是这样,”他同意道。他大口喝着水好让自己不至于大喊大叫。
“你会帮他吗,威尔?”
威尔喝完了水,因为政府已经不再费心进行管道维修,水的后味带着铁锈味。他转动着杯子,思考着。反复考量着,“如果我不帮忙,他会继续杀人。他们已经和布鲁姆谈过了,她让他们来找我。这意味着她不确定那个人的情况,但她知道我能确定下来。她不会只为犯浑就让人来找我的。”
“如果你答应帮忙了呢?”莫莉问道。她擦完柜台看向威尔,皱起了眉头。“如果你答应了会怎么样?”
“……莫莉,你不知道我做那些事时的样子。那时的我并不让人舒服。”
“有人会说你现在也让人不舒服,”她说。不过她脸上戏弄的笑容没那么明显了。她眼睛的蓝色依旧淡得如同平静的浅水,瞳孔边缘一点绿或宝石蓝的杂色都没有。他为那双还没被不一致的颜色污染的眸色惊叹。他们在一起三年了,那双眼睛从未变过。每次他看到那双眼睛,都会因为它们没有变化而宽慰得想哭。
“我不知道。我可能会犯病,我也许会……失去一部分自我。”威尔又接了一杯水,他不想让手闲着。“如果我看了某个人的眼睛呢?要是我在自己的思维里陷得太深怎么办?如果我陷进去了就会和现在不一样了。你也会认不出我。”
“至少,那个人的目标是有灵魂伴侣的人,那意味着我们是安全的。”莫莉安慰他道。
莫莉是安全的。但威尔·格林厄姆要去帮FBI追捕一个杀手。感谢上天他还没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

评论 ( 7 )
热度 ( 42 )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