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一个翻译和日常博。博主疯狂看剧不干正事。翻译过的cp都吃,所有翻译坑都填。
【日常安利始祖家族】
【最爱我家咸鱼@不是HCLO】

如果我这边没更就是换号写文去了。写文水平不咋样本来想着换号自娱自乐不碍大家的眼,不过有人给我扒出来了我emmm……那就,有人看得上我的文还愿意吃安利的话,提供始祖家族或杀天王点梗,谢谢!

【授翻】【Sterek】Stiles Stilinski, Boyfriend…(CH4)(完)

不是HClO:

Stiles Stilinski, Boyfriend Extraordinair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15700


【作者】MereLoup


【译者】不是HClO


【校对】@相 柳 


【注释】人类AU,假装情侣梗,教授Derek,警官Stiles


【译注】原文斜体地方下划线


【授权】







【Summary】






“贝肯郡警局,我是Mahealani警官。”




“噢谢天谢地!”




“Stiles?”




“我,呃,我需要些建议。”




“建议?”




“没错。所以,假设说,你第一次遇见你男朋友的妈妈和姐姐。那完全是个巧合。在杂货店里遇上的。接着她们说服了你,让你帮忙为刚刚提到的那个男朋友做顿晚餐,给下班回家后的他一个惊喜。你会怎么做?”




Danny愣了一下,接着说,“Stiles,你没有男朋友。”




“那不是重点!而且我都说了是假设。”




“Stiles…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啊?”


 


***


 


Stiles从没想过他会和Derek的家人一起在Derek的厨房里一边准备惊喜晚餐,一边等着Derek下班回家。




一部分的原因是她俩的到来完全是个意外。




但最主要的原因是Stiles并没有男朋友。




他甚至都不知道Derek是谁。




但他都走到这一步了,老爸养大的可不是懦夫!








【Chapter4】








尽管听起来很奇怪,但Stiles真的没怎么想过Derek Hale长什么样。




他一听到‘男朋友’就立刻恐慌起了该怎么打动Hale一家,他甚至都没想过这个男朋友究竟长什么样。




但即使他试着去想象了,Stiles也绝对想象不出那个从前门走进来的完美身材。




‘好看’两个字不够形容Derek Hale。




Derek是高挑、黑暗与英俊的化身。他有着锋利的颧骨,连接着轮廓分明的下颌,精心打理过的胡子仿佛在恳求你坐在他的脸上。在黑色粗框眼镜的后面,是Derek锐利的绿色双眼和Stiles见过的最性感的一对眉毛。




他甚至都不知道眉毛也可以这么性感!




Derek只比Stiles高几英寸,走路时会用手杖照顾一下他的左腿。他穿着灰色的宽松长裤,勃艮第红的羊毛衫下是一件白色纽扣衬衫,完美地衬托着他的肤色。他没扣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Stiles都能隐约地看见他衬衫下透出的几簇胸毛。




Derek Hale究竟是谁啊?!




Derek Hale就像真人版的黄色浪漫小说封面。或是某种让所有人的桃色幻想成真的迪士尼色情王子




Stiles在高中之后还从没需要费这么大劲来克制自己别‘起立’。




直到Stiles欣赏完Derek Hale的完美身材后,他才反应过来他还穿着之前系上的卡通比基尼围裙。他笨拙地扯下围裙,把它扔到身后的沙发上。




Laura和Talia松开Derek,退后一步好让他进门。Derek走进房间,在身后关上门,视线从未离开Stiles的双眼。他从地板上捡起他的包,拿到房间里,把它放在一把椅子上。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他问道,终于把目光从Stiles身上移开,看向他的母亲和姐姐。




Laura是第一个开口的人。“我们的航班延误到明天了,所以我们就想着来给你一个惊喜。”她转头向Stiles,“我们在杂货店遇见了Stiles,说服他过来帮我们一起给你惊喜了!”




她正忙着兴奋地讲述这天发生的事,所以并没有注意到Derek的脸已经变得惨白。




他看起来似乎是想尖叫。




或是哭出来。




或是吐出来。




又或是三者一起。




“我的天哪。”Derek重复道。他恐慌的凝视再次落在了Stiles的身上。Stiles不安地挥了挥手。




“欢迎回家…亲爱的。”他弱弱地说道。




Talia笑了,视线回到Stiles的身上,“Derek,你从没告诉过我们你的男朋友这么可爱!”




“我的天哪!”Derek提高了音量,他的声音处于疯狂的边缘了。




“呃,我去看看甜点。先失陪一下。”Stiles从沙发上拿起围裙,退出客厅,迅速地朝厨房走去。




他身后响起了Talia和Laura的声音,她们继续详细地讲述着一天的经历。




Stiles重新开始做着深呼吸练习,把围裙折好,塞回到抽屉里。




我的男朋友是个活过来的希腊雕像,然后在回家的路上迷失在GQ杂志的镜头里了。




Stiles不安地捋了捋头发。他弯下腰瞥了眼自己在微波炉门上反射的影子,试图抚平这几个小时里备受摧残的头发。




他觉得自己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糟糕。但站在迪士尼色情王子身边,他也绝不可能有那么好看。但是,你知道的,他看起来还算凑合。




还算凑合?




今夜注定是灾难的一晚。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Derek从他妈妈和姐姐身边失陪,走向厨房的声音。Stiles能听到他的脚步和手杖敲击在木地板的声音离厨房越来越近。




“让我去迅速地和Stiles打个招呼,我马上就出来!你们先去坐着吧。”他朝身后喊道。




Stiles从他站着的地方抬起头,不安地拧着双手,视线对上了非常尴尬的Derek Hale,他站在那儿,咬着嘴唇。




Derek张开嘴,又闭上嘴摇了摇头,失败般地呼了口气。




“我感觉太尴尬了。”他恼火地说道,皱着眉头。他抬头看向Stiles。“我非常抱歉。”




这并不符合Stiles的预料。全美甚至是全西半球的最火辣先生道歉。一个刚刚非法闯进了他家的家伙。Derek反倒担心起了Stiles的感受?




不。就,不。这哪里公平了?




“说真的,你不需要道歉。”Stiles挥挥手打断了Derek。他做到了让声音听起来比内心的真实感受更加冷静。




“我甚至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Derek摇摇头,畏缩了一下,“你一定觉得——”




“嘿,”Stiles插嘴,走上前温柔地把手放在了Derek的胳膊上,“看,我们还有客人要招待呢,嗯?我们可以晚些再谈。所以现在,让我们振作起来,出去假装一对史上最他妈棒的情侣,嗯?”




Stiles露出了他希望是自己最迷人的笑容,Derek立刻放松了下来,回以微笑。




Derek对自己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你说得对。”




Stiles转身,抓起放在柜台上的大分勺。




“来,拿着这个,”Stiles把勺子递过去,从橱柜里拿出四个红酒杯,“我们的晚饭要冷了。”




他们走进餐厅,Laura和Talia正笑着看着他们。Derek和Stiles再次对视了一眼,走向餐桌。




第三阶段:迷死Derek的家人。”他低声说道。接着,展露出迷人的微笑,他开始分食物,Derek给每个人都倒上了红酒。




 


晚餐进行得非常顺利。




Stiles非常风趣。比平常更风趣。




 


他讲述着工作遇见的趣事,以及他和Scott高中时经历的青少年恶作剧。Laura和Talia跟着笑了,并顶着Derek的不满,抖出了更多Derek年轻时的故事,总体说来,每个人似乎都很享受这轻松愉快的氛围。




整个情况的怪异感奇迹般地立刻消失了,Stiles也从担心不够让人信服到真正享受这一愉快的时光。




Stiles知道并没有关于这类事件的颁奖典礼。但如果有的话,他绝对会带着年度最让人信服的假男友奖杯回家。




吃饭时,Stiles的胳膊松松地搭在Derek的椅背上,还时不时地伸手抚弄着他后颈的头发。他编造出他们刚在一起时的浪漫小事,赞美着Derek有多特别,赢得了Derek的脸红,以及Laura和Talia的“嗷!”、“太可爱了!”的赞叹。




他用了足够的爱称来表达亲热,但又没有多到让人作呕。他对Derek的触碰展现出他的不满足,但又没有多到显得下流。




Stiles假装男友假装得太得心应手了。




作为警官,他从未当过卧底,但他觉得这也许正是未来可能出现的机会所需要的经验。但并不是说他们经常有需要假装男友的卧底任务。




但是,你知道的。如果有的话。Stiles会做得很棒的。




 


吃完晚餐,Talia和Laura主动提出洗碗,因为Stiles做了晚餐,而Derek刚下班,多半很累。




Talia拉着Laura进了厨房,还朝Stiles的方向眨了眨眼睛,这时他才意识到她是想给他俩一些独处时间。




独处时间。




Derek没有错过那个眼神,他站起来尴尬地朝Talia笑了笑。




“妈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Stiles去我的卧室说一小会儿话?”




“当然可以了亲爱的,”她狡黠地笑了笑,Laura做了个可怕的鬼脸。




Stiles把餐巾放在桌上,从座位上站起了身。Derek朝他房间的方向偏了偏头,Stiles跟着Derek走出了房间。




他们穿过走廊,进入了他的卧室——老天啊他希望这不是他最后一次进这个房间——Derek在他身后关上了门。Derek的肩膀又僵硬起来了,他看起来很不安。




“我想我欠你一个解释。”




Stiles在床的边缘坐下——床当然既柔软又舒服还完美——等着Derek开口。




Derek抬起一只手挠了挠后颈,另一只手则因明显的紧张情绪在手杖上一松一合。Stiles几乎都能看见Derek的思绪在脑袋里飞速旋转,他想减轻一些这种情况下的压力。




“老兄你看,无论你要说什么,只要想想才是那个闯进家里,还给你姐姐和妈妈做了顿晚餐的人。所以无论你感觉有多尴尬,想象下现在是什么感受就好了。”




Derek轻声笑了,眼角因为笑容皱了起来。




又过了几秒,Stiles决定稍微帮帮他。




“所以,呃,并不是说今晚到目前为止不愉快,但是…为什么你的家人会认为我们在交往?”




Derek无可奈何地——并且尴尬地——叹了口气,接着走向床,坐在了Stiles的旁边。(Stiles几乎都要因为他超棒的古龙水香味哭出来了。)Derek把手杖放在床边,按摩了下他的膝盖。




“呃,事情是从今年早些时候开始的。”他终于开口,交握着双手放在大腿上,“我是加州州立大学的教授,在上个秋季学期结束之后,我就休假了,好写完我的书。因为我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所以我参加了更多的志愿消防队的轮班。”




Stiles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我们接到了孤儿院的求救电话,火情非常严重。”他呼了口气,“绝大多数的孩子都安全出来了,但有个小男孩还在某层楼里,没人能找到。他有听力障碍,所以即使我们再大声地呼喊他的名字,他也没法听到。”




Derek暂停了一下,拧着放在大腿上的双手。Stiles伸手温柔地抚上Derek的双手,鼓励般地握住了它们。Derek抬起头看看Stiles,朝他害羞又感激地笑了笑。




“我的指挥官告诉我们楼层不再安全,命令我们撤出,但我真的不能——”他停下来,垂下双眼摇摇头,“我又进去了。违反了命令。纯粹是偶然,我在三楼碰见了那个小男孩,并且时间刚好够我抱起他转身出去。我还在楼梯上,第二层的地板就塌了,我被压在了一条横梁下。”




他清了清嗓子。




“其他人能从门口看见我们,他们进来把男孩带走,把我解救出来。我被送去医院时的状况非常糟糕。还活着,但伤势非常严重。”




Derek的手抚上他的左膝。




“我在医院待了好几周。不仅膝盖需要几次手术,而且还吸入了大量浓烟,我差不多处于人生的低谷之中。”




Stiles为Derek感到心痛,他遭受了不止一次,而是两次痛苦的和火灾有关的意外。




“因为我违反了上级的命令,所以我被志愿消防队开除了。”他轻轻地耸了耸肩,“我完全理解原因。我可能会丧命,他们不能允许队员在那样的危急情况下违反命令。我对他们没有任何怨言,他们和我依然有联系。但是,你知道的。”




“这依然让人难受。”Stiles柔声说道。




Derek点点头。“没错。”




Derek再次抬头看向Stiles。房间很昏暗,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帘照进房间,寂静温柔的夏日午后让房间处于一种沉默的亲密之中。




Stiles能听到远处Talia和Laura在厨房的声音,还有小猫在走廊玩耍时叮当作响的项圈和啪啪的小脚步声,但Stiles感觉整个房子里仿佛只有他和Derek两人。




这很美妙,而且有种Stiles从未同其他人体会过的不可思议的感觉。




Derek红了红脸,咬咬嘴唇,继续着他的解释。




“不管怎样,我在医院里自怨自艾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家人基本上都住在东海岸,来探望我的人也不多。但每一天,我都会迎来同一个客人。”他再次抬眼看向Stiles,“Stilinski警长。”




“我爸爸?”他不可置信地问道。




Derek点点头,暗自微笑。




“我在那儿的第一周几乎说不出话,因为吸入的浓烟刺激到了喉咙,但你的爸爸会过来陪我。他会坐在我床边不停地说话,说几个小时。确保我不感到孤单,确保我知道有人在陪伴我。”




Stiles回想起来,他能记起他爸爸是提到过下班后要去某个地方,但Stiles一直以为他是和Melissa在一起。




“他说他是从一位医护人员那儿听说的我的事,他为我的勇敢感到非常骄傲。”Derek摇摇头,视线回到Stiles身上,“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但几年前狼群庇护所发生过一次火灾?”




Stiles点点头。“我记得。”




“你爸爸把我载到警局,陪着我直到我的父母到那儿。”Derek摇着头,想起了那段让人沮丧的回忆,“我的叔叔非常生我的气,我能理解。那些我以为是朋友的人在事情变得吓人的瞬间就全都抛弃了我,而且…”他声音渐弱。




“我知道火灾基本上都是我的错,因为是我首先告诉他们怎么进庇护所的,但我实在是害怕了,各种‘万一’让我感到恶心,在此期间你爸爸一直陪着我,确保我不用一个人待着。”




这也是Stiles那么爱他父亲的原因之一。那个男人的身上总是散发着理解、支持和‘你并不孤单’的气息。在那一刻,Stiles非常骄傲他的父亲是这样的一个人,而且陪着Derek度过了生命中两次可怕的时光。




“他在医院的陪伴对我来说也意义重大,他还告诉我他有多为我感到骄傲。那真的——”Derek耸耸肩,露出一个害羞的微笑,“能从他那儿听到这些话感觉真的很好。”




Stiles肯定地嗯了一声。




 


“不管怎样,大概一天之后,他就找不到东西可说了,”Derek微笑。Stiles笑出声,因为,没错,那听起来完全就是他老爸的样子。




Stiles的爸爸爱好不多,而且在Stilinski-McCall家流传的一个玩笑就是Stiles的多话绝对不是从他爸爸那边遗传来的。




“我猜他真的没那么多时间收集故事讲给卧病在床的前志愿消防员听,所以他跟我谈起了你。”




“老天啊。”Stiles畏缩了一下。Derek轻声地笑了。




“他说起了你的成长经历,说了些你高中时候闯的奇奇怪怪的祸,还有几乎给惹上麻烦的事情。他还给我说了些你写的奇怪的论文。”




Stiles都想死了。他心不在焉地想着他是否能趁着Derek讲话的时候从窗户偷偷溜走,驶向黑夜,永远消失。




“但最主要的是他告诉我他有多为你感到骄傲,还有你有多勇敢,以及他有多爱你。”




“老爸啊!”Stiles哀嚎,把脸埋进了双手里。




“你听起来非常有趣!”Derek大笑着,用肩膀撞了撞Stiles的肩,“我一直觉得有机会见到你应该会很棒。而且你爸爸提到过你喜欢男人。”




“就是这样了,”Stiles的声音从手掌后传出,“我就是这么死的。我能感觉出来。”




Derek仰起头大声地笑了。




“我的家人一直很关心我的情感生活,我说我有在和某个人约会,好让她们不再纠缠我。有个晚上,我正和妈妈打电话的时候,我在报纸上看到你抓到那个家伙之后拍的照片了。”Derek又脸红了,伸手抬了抬眼镜,“我说我正在和某个人约会,谢谢,而且我得挂电话了,因为我们正准备去外面吃晚餐,庆祝你解决了一件大案子,还登上了贝肯报的封面。”




“我猜她们查了下我?”Stiles坐直身体,看向Derek,挑起了一边眉毛。




Derek尴尬地笑了,他的双眉防卫般地挑了起来,“我没想到她会真的去查你!”




“你的男朋友是社区英雄;她当然会查一查了!”他夸张地脱口而出,“我很迷人的!”




Derek又笑了,Stiles开始认为他的笑声是希望和美梦的来源。




“谢谢你刚才所做的一切。”Derek说道,朝厨房的方向偏了偏头。




Stiles朝他眨眨眼,很高兴见到Derek的耳尖害羞地变红了。




“当然啦,老兄。我是不会把你晾在那儿的。”




整个晚上完全是侥幸,完全是件不大可能的事,而且是这么个见鬼的大巧合,Stiles并不是那种相信命运或是上天注定的人,但是…拜托!




他不可能直到今晚离开都看不出事情的走向。他俩之间真的互有感觉。而且,Derek的家人也喜爱他!


 




最终,他们走出卧室,加入Derek的妈妈和姐姐。




他们全都坐在后院的门廊上聊天,Derek还拿出了自制的冰淇淋(还有谁会自制冰淇淋啊?说真的,Derek,你都让我们剩下的人感到羞愧了!)Stiles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快9:30了。




“我差不多该走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端着空的冰淇淋碗。




Talia低头看了看她的手表。Derek匆匆地看了Stiles一眼,Stiles发誓他看起来很失望。




“抱歉我们打搅了你们的晚上,”Laura说道,带着歉意看向他们。




“不,没关系的!”Stiles微笑,“我真的很高兴能见到你们俩。”




用尽一下午糟糕决定后剩下的最后一丝胆量,Stiles鼓起最后的勇气看向Derek并问道:“还有,如果你周六晚上没有安排的话,亲爱的,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餐。你懂的,约会之夜。”




Derek可爱地脸红了,还咬了咬嘴唇。“好啊。”他重重地吞咽了一下,“晚餐很棒。”




“太好了。”Stiles的笑容大到他觉得自己都要扭伤脸上的肌肉了,“就这么说定了。”他眨眨眼。




“见到你真是太好了,Stiles甜心。”Talia从她的椅子上起身,把Stiles拉进温暖的怀抱里。




“没错!”Laura说道,绕开她的妈妈靠过来朝Stiles露出微笑,“欢迎加入这个家庭。”




“照顾好我们的Derek。”Talia说道,倾身吻了吻Stiles的额头。




“妈!”Derek尴尬地呻吟了一声。




“我期待在今年的圣诞节见到你!”Laura对Stiles说道,但说完后她却意有所指地看了Derek一眼。




Stiles笑了。“得看情况了。”他从Talia的怀抱中脱出身来,“你们知道警局是什么样的。我没法保证我休得了假。”




 


Stiles终于能离开了,他走向前门。




Derek从他妈妈和姐姐身边离开,陪Stiles走到他的车前。




Stiles解锁了巡逻车,在手中把玩着钥匙,转过身面对Derek。




Derek朝他笑了,他的眼神下移,短暂地看了下Stiles的嘴唇。“Stiles,再次感谢你刚才做的一切。”在夜晚寂静的环境下,Derek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私密和性感,这让Stiles起了些污污的念头。




“Derek,我说没关系的时候是认真的。”Stiles伸手握住Derek空闲的手,“我约你出去的时候也是认真的。只是想说清楚。”




Derek轻轻地笑了,红晕爬上脸颊。“我答应你的时候也是认真的。只是想说清楚。”




“还有,嘿,意外之喜;我们不用再惦记着见对方父母的事儿了!”Stiles假装兴奋地挥了挥拳头,“哟嚯!”




Derek大笑,眼神明亮。“我猜我们不用担心了。”




Stiles把钥匙塞进口袋,上前一步,双手抚上Derek的脸颊。Derek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的眼神又移到了Stiles的嘴唇上。他靠向Stiles,更加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我能吻你吗?”Stiles的声音比呢喃大不了多少,但在夜晚的寂静之中,Derek能够听清。




“当然。”Derek悄声说道。他舔了舔下唇,慢慢地继续靠向Stiles。




然后。这。才是Stiles一整天最喜欢的部分。




见鬼,这是他一整年最喜欢的部分。




他们继续亲吻了几分钟,直到听到身后,




“噢见鬼,妈妈,他们在前院亲热!”




接着是,




“Laura!给他俩点儿私人空间!”




Derek和Stiles分开,Stiles大笑着,Derek恼火地叹了口气,朝房子的方向竖了个中指。




他们从彼此身边退开,Stiles从口袋里把钥匙又掏了出来。




“周末见,Derek。”Stiles微笑,坐进巡逻车里,“七点来接你?”




Derek点了点头,笑容明亮。“七点很好。”




Stiles发动汽车,开出Derek Hale的车道,驶入长夜。


 




是的没错,这回是真的了。




 


StilesStilinski确实是个超棒的男朋友。






-FIN-




终于完结啦www



P.S.译文我也po到了ao3上,希望方便的小天使们能去点赞/评论,谢谢啦w


【中文翻译】Stiles Stilinski, Boyfriend Extraordinaire




 



评论

热度(122)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