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翻译/Romancek】Can I watch 第一章(上)

Can I Watch?

授权待定

决定翻译这篇文已经大半年了。这篇文真的非常美好,美好到我迟迟不敢动笔翻译。这一段其实翻译好了很久,一直觉得不满意。不过说好今年平了所有的坑,所以咬牙把它发上来了。我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不断修改这篇文的翻译,希望能将原文那种易碎美丽又暗黑的感觉传达出来……

摘要:“……等到最后,等到他彻底毁了自己时,他才会停下来,因为毁灭正是他渴望的。”

【正文】

变身

他记得第一次变身。他在满月下彻底失去了意识,等第二天早上才在一片树枝中全裸着慌乱地醒来。他在森林深处,满身泥巴和血痂,几近冻僵。他的骨骼从没发出过这样响亮的动静。他的心跳快得仿佛垂死的挣扎。

吸气。呼气。

他那个半疯的祖父尼古拉找到了他,急促地用罗马尼亚语告诉他,他终于经历了他第一次“变身”。变身。那很痛苦,虽然在变身过后,他已记不得多少细节,但他知道那非常可怕。他的皮肤上有挥之不去的血腥气,还粘着动物的毛发,舌头上也是一股不知道哪里沾染来的铁锈味,而且他突然觉得——他不再完全是人了。他的胃一阵翻腾,将其中的东西倾倒殆尽,只留下了胃粘膜。

“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他的祖父带着浓重的罗马尼亚口音,干脆地说。

十二岁的彼得·鲁曼斯克痛恨满月和他的血统。许多年过去后,他学会了接受自己的身份。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最终会为了一个奇怪而有力的愿望,摒弃自己的血统,违反夜行生物的法则。

*

该死的蝴蝶和它漂亮的翅膀,那翅膀带它穿过春季的暖风,越过变身的过程。用腹部在爬行,在污秽缓慢前进从不是蝴蝶的生命终结之处。相反的,它的晚年因美丽被膜拜。但是彼得——他知道那是个笑话。全都是放屁。真正的变身从不美丽,他这个种族尤甚;即使是蝴蝶,在蝶蛹里是也毫无吸引力,令人不快的——蝴蝶破茧而出前样子对彼得来说是个残酷的提醒。

对彼得来说,变化,是不一样的。那从不是一个线性的过程,而是包括两方面,撕裂和流血。那一直很可怕。让人毛骨悚然。

变身。大部分人不能理解——也永远不会理解。但他理解的。他懂彼得。

他说彼得具有的是一种催眠般的力量,这种力量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古怪。也更加剧烈。那个人。他有一双大大的,能看到你骨子里的眼睛。他的凝视带来的疼痛,比骨头在满月下反复断裂更甚。但是,他一直没有转开目光。彼得一直能感受到他的渴望,他只是不知道那渴望从何而来——直到现在。他说变身太他妈漂亮了,漂亮,这个词彼得不喜欢。

这要求是披着外衣的死亡,然而彼得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你感觉怎么样,你懂得,就是过了昨天以后”他们一起走进教学楼时,罗曼好奇地问。

感觉被盘问了,彼得看着罗曼的眼睛,那有某种他没法再逃避的东西。“还好,”他无所谓地回答。

罗曼·戈德弗雷想看到他被撕碎,想看他皮肤破裂,想看他流血,想看他身体抽搐,想看他骨骼粉碎后长成新的形状。所以他才问,他能不能看。彼得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罗曼是能对人造成这种影响。

如今,他知道不能回头了。

传纸条太幼稚了。谁还会干这种破事?罗曼肯定不会,他把纸条扔过了教室。这真成熟。彼得已经受够了这个阴郁蹩脚的小镇,也完全没有耐心在自己专注于《呼啸山庄》的的时候去应付小镇那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被宠坏的小少爷。去他妈的铁杉树镇。他知道这个镇子和它的名字一样神秘,他能感觉到那污浊浓厚的雾里,有看不到的东西存在。

但罗曼——他没有那么神秘。他用那双似乎永远掩盖着什么的热切双眼看的东西,和那他超过六英尺的傲人体格都愚弄不了彼得,他们第一次擦肩而过,眼神相接的时候,彼得就闻出了罗曼是什么。

一个吸血鬼。

吸血鬼永远是麻烦。

 

评论(6)
热度(11)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