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授翻】【Sterek】Stiles Stilinski, Boyfriend…(CH3)

不是HClO:



Stiles Stilinski, Boyfriend Extraordinair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15700


【作者】MereLoup


【译者】不是HClO


【校对】超棒的 @相 柳 


【注释】人类AU,假装情侣梗,教授Derek,警官Stiles


【译注】原文斜体地方下划线


【授权】







【Summary】






“贝肯郡警局,我是Mahealani警官。”




“噢谢天谢地!”




“Stiles?”




“我,呃,我需要些建议。”




“建议?”




“没错。所以,假设说,你第一次遇见你男朋友的妈妈和姐姐。那完全是个巧合。在杂货店里遇上的。接着她们说服了你,让你帮忙为刚刚提到的那个男朋友做顿晚餐,给下班回家后的他一个惊喜。你会怎么做?”




Danny愣了一下,接着说,“Stiles,你没有男朋友。”




“那不是重点!而且我都说了是假设。”




“Stiles…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啊?”


 


***


 


Stiles从没想过他会和Derek的家人一起在Derek的厨房里一边准备惊喜晚餐,一边等着Derek下班回家。




一部分的原因是她俩的到来完全是个意外。




但最主要的原因是Stiles并没有男朋友。




他甚至都不知道Derek是谁。




但他都走到这一步了,老爸养大的可不是懦夫!








【Chapter3】








Stiles在厨房里奔走着,疯狂地在每个橱柜里寻找着烹饪晚餐所需要的器具。他在一个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叠好的围裙,上面是个穿比基尼的女人的卡通形象,他系上了围裙。




在冰箱里翻东西的时候,Stiles发现了一大罐自制的柠檬水——当然了——然后给Laura和Talia倒了些。




他把她们领到了外面漂亮的后院甲板上,并告诉她们他要开始做晚餐了。他调了调Derek客厅的音响系统,在房子里放起了一些轻松的音乐,好让她俩在他做晚餐时放松一下。




她们待在外面,这就能给他多点儿空间让他安静地恐慌。




尽管Laura和Talia不能透过后面的窗户看到厨房,Stiles还是怀疑自己看起来显得并不熟悉Derek的厨房。




如果他在Derek的厨房里感到不自在,她们会觉得不对劲的。




…对吧?




他和Derek肯定已经到了我们总在对方家里的阶段。他们当然了!那是最快证明我有自己的钥匙的方式了。




等等!他和Derek在一起有多久了?




天哪!背景故事!




他们需要个背景故事。




Stiles在准备鸡肉的时候思考着可能发生的情景。




“让我想想,勾引了老师的前学生?”




他没法完善师生恋的想法,他这个年纪不可能再是贝肯山加州州立大学的学生。而且,Derek也不会违反规定和学生恋爱的。




因为超速把他拦下来了?Derek也不会超速。




志愿者活动?那倒是行得通,但Stiles从八年级起就再也没参加过志愿者活动了,所以他也编不出来什么当志愿者的经验。




Derek不应该拥有一个连志愿者活动都不参加的男朋友。




“我的天哪,他会离开我的。”他慌张地低喃道。




Stiles得再加把劲儿了。




Stiles把盛满芦笋的烤盘放进烤箱里,并检查了意面,接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躲在厨房中央的工作台后面,蹲下身藏好,免得Laura或者Talia进来看到。




他再一次按下了重拨。




“我是Mahealani警官。”




“Derek Hale的最后一节课多久结束?”他一口气问道。




“Stiles!你是想让我被炒鱿鱼吗?”他低声咆哮道。Danny以前从未朝Stiles低声咆哮过。




“我在进行监视行动?”他可怜兮兮地试图糊弄道。




“我想你说过你没在工作。”Danny并不相信。




“我从没说过我没在工作。”




“可你下班了。”他嘟囔道,明显有些恼怒。




“监视行动是不会发生在警局里的,Danny。就算菜鸟都知道。”




“那做晚餐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的语调有些得意,“和你男朋友的家人。哈?”




“那是假设。”Stiles嘟哝道。




Danny重重地叹了口气,Stiles能听出他的失望。过了几秒,他听见Danny快速敲击键盘的声音。




“最后一节课5:20结束。”他直直地说道。




“值班时间呢?”Stiles眯着眼睛问道。




“今天不值。”




“有会议吗?”




“行程表上没有。”




“谢了。噢,Danny,如果可以的话,别告诉我的—”Stiles还没说完,Danny就把电话挂了。




“好吧贿赂某人的咖啡下降到只有两周了。”他还是回了句嘴。




Stiles绕过柜台瞄了一眼后门廊上的两个Hale家的女人。




Talia和Laura正在外面享受着她们的柠檬水,观赏着Derek漂亮的花园,一边说着话,一边柔声逗着蜷在Laura腿上的Erica。叛徒。




他又蹲回到柜台后面,迅速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我是Parrish。”




“嘿Jordan!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不停求人帮忙会让Stiles在警局出名的。好吧,再次出名。




“什么事,老兄?”Parrish问道。Stiles能听到巡逻车的声音。




“你在贝肯山加州州立大学附近吗?”




“现在不在。你需要我过去吗?”




上帝保佑Parrish。




“呃,是也不是。如果你在5:30到5:45的时候刚好在那儿,并且看到一辆黑色科迈罗从教职工停车场出来,你能给我打个电话吗?”




“好啊,当然!车牌号多少?”Stiles背出了之前Danny给他的车牌号,“没问题!”




好了。知道了Parrish会在Derek离开学校时给Stiles提个醒,这让他对眼前的情况感觉稍稍有了更多的掌控。




Stiles从工作台后站起身,发现Talia正站在门口看着他。Stiles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摔在瓷砖地板上。




她拿着空杯子站在那儿好奇地看着Stiles。“一切都还好吗?”




“是的,我只是在给Derek的一个同事打电话,让他在Derek回来的路上给我来个短信。”之后,Stiles会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随口说谎对他来说那么容易。这开始有点儿让人担心了。“这样我们就能得到提醒了。你知道的,为了惊喜。”




“噢,好主意!”她笑了。她的视线回到工作台上。“你刚才为什么在地板上呢?”




“噢!我正在…”Stiles又在工作台后蹲下,打开橱柜,拿出他第一眼看见的东西。他举起东西又站了起来。“只是在找这个。”他喘着气说道。




“电动榨汁机?”Talia表情困惑。




Stiles看向他的手。那确实是个榨汁机。




那就能解释Derek的柠檬水了。




Stiles只是耸了耸肩。“万一需要呢。”






她笑了,还是感到很困惑。“噢,好吧。不管怎样,能让你的朋友帮忙是个好主意。”




Stiles把榨汁机放到柜台上,走向了冰箱。“我能再给你倒点儿柠檬水吗?”




“谢谢。”他把她的杯子倒满,“你太体贴了。”




“我得留个好印象,不是吗?”他迷人地笑了,朝她挤挤眼睛。




她轻笑着,用空着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太甜心了。”




Talia走进厨房,看了眼Stiles正在准备的一大碗沙拉。Stiles打开冰箱,把那罐柠檬水放了回去,他正背对着她时,她开口问道:“你难道不该已经熟悉他的日程安排了吗?”




Stiles僵住了,夸张地睁大了双眼。




她逮到我了。




她看起来过分好奇了。的确,她的好奇是应当的。但好奇心可不是Stiles现在需要的东西。




“呃,你知道Der的。总是更努力。”他耸了耸肩。转过身对她笑了笑。




Der他叫Derek‘Der’吗?




还是说他有什么其他的绰号,比如好事守护神或者当我没在铸造本国年轻人的思想时我拯救小孩和动物于险情之中。又或许是Rick。




“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为将就一个不能在办公时间到场的学生而加班。或是其他什么。”




Talia点了点头,Stiles松了口气。在心里。




“那晚餐吃什么呢?”她放下水杯,看了看煎锅里的鸡肉,“你需要搭把手吗?我们很乐意帮忙的。”




“我准备做奶油香菜柠檬汁煎鸡肉,鳄梨香蒜酱南瓜意面,还有照烧酱橘子菠菜沙拉。”他一股脑报完菜名,表面上显得随意,但却暗暗希望自己能让她大吃一惊。“然后现在呢,”他朝烤箱点点头,“正在烤火腿芦笋卷,作为开胃菜。”




“哇噢,Stiles!那听起来非常美味!惊艳到我了。”




任务完成。




“噢,你知道…这没什么的。”Stiles红了脸。




“Derek从没告诉过我们你那么会做饭。”她温暖慈爱地笑了,那是母亲独有的笑容,一瞬间,Stiles感觉身体里一阵剧痛,他太想念自己的母亲了,他觉得难受得要命。




“好吧,但说真的,我并不经常使杀手锏。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得尽全力啦!”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Talia笑了,“我喜欢你。”




Stiles心里闷闷的。




我也开始喜欢上你了。




他需要换个话题。




“跟我说说Derek吧,”他转向炉灶,搅动起了鸡肉,“我是说,更年轻时候的他。没人能像家人那样抖出一堆昔日的糗事了。”




“是的,我想没人能。”Talia轻笑。她端起柠檬水,走到柜台的另一边,在一张高脚凳上坐了下来。




食物正在烹饪,Talia给Stiles讲述Derek更年轻时的样子。




“Derek一直是我敏感的孩子。”她在谈起自己的儿子时,脸上带着一抹温柔的微笑,“非常善解人意,也非常关心他身边的人。”




“他一直都比较安静,还有些害羞,但他是个好孩子,而且成绩也非常好。”




Stiles低声应了声。




Talia皱了下眉,“他在高中的时候出了些问题。我猜他是在社交上有些不好过,他陷入了一群不好对付的家伙中。”她有些坐立不安,抬头再次看向Stiles,“呃,我想他应该告诉过你Jennifer的事了。”




Stiles点点头。




自我提醒:Jennifer的事情。晚些再调查详情。




“呃,在那场火灾之后,我们就搬去了纽约,一个新的开始。当然,没有人责怪Derek,但他太往心里去了,他惩罚了自己好几年。”




不知为何,‘火灾’这个词勾起了某样东西,Stiles的思绪回到了之前Danny提到过的蓄意破坏。


Derek Hale




贝肯谷狼群庇护所的火灾。




贝肯山是个非常低调的小镇。这里的犯罪数量远远没有大城市那么多,所以一旦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小镇里的每个人都会知道。




Stiles更小的时候,在他妈妈过世之后,他并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所以,每当放学,他都会待在警察局里做功课。




七年级的某个晚上,正当他在外出巡逻的爸爸的办公桌上做数学作业时,他听到扫描仪里调度员把他爸派向了一起镇子周边发生的非法闯入。




几个小时过去了,Stiles的爸爸还没回来,所以最终McCall夫人把他从警局接了回去,让他在Scott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当他爸爸送他去学校的时候,他告诉了Stiles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贝肯山外就是贝肯谷狼群庇护所,由调查员兼动物权利保护积极分子Peter Hale经营。贝肯山的狼非常稀少,几十年来一直如此,但北加州那片地区的总体数量却因偷猎者和非季节打猎而严重下降。




数匹狼被积极分子团队解救并送到了贝肯谷狼群庇护所照顾。庇护所覆盖了整个保护区,差不多450英亩,并且因保护狼群数量做出的努力受到了全州的认可。




一天晚上,一群高中生偷偷溜进了庇护所。他们中有几个在抽烟喝酒,差不多就是把主路周边的树林弄得一团糟。其中一个烟屁股没被完全熄灭,点燃了灌木丛,火焰开始向领地外缘蔓延。




注意到起火了,那群青少年都跑了,跳上汽车,火速地逃走。




除了一个人。




Derek Hale。




是他拨打了911,并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Derek成功地把狼群赶到了领地里砖砌的研究中心里,直到火警部门到来,幸运的是没有伤亡。当第一批人到达时,他们发现含着眼泪、明显被吓坏了的Derek Hale正在用一只浇花的橡胶软管试图扑灭尽可能多的火,但却徒劳无功。




尽管包括狼群,所有人都活了下来,领地里还是有一大片地收到了严重的损害。




Peter到达了现场,眼神疯狂,非常生Derek的气。叫喊着他可能会失去花费了自己一生的努力保护的一切,并且要求逮捕Derek。




Stiles的爸爸就是那个把Derek带到警局的人,他也陪着他一起等着他父母赶来。




当被警官询问时,Derek承认那天晚上他并不是真的想去庇护所,但是他的女朋友说动了他。她是学校里一群自称是阿尔法的孩子们的一员,成员还包括Ennis,Kali,Duke和Ethan。




因为经营庇护所的是家里人,Peter并没有起诉Derek纵火,但政府却没法无视可能对周边地区造成的更大的潜在伤害。




森林火灾在北加州的那片地区并不少见,如果那场火蔓延到了毗邻贝肯谷狼群庇护所的切洛国家公园的话,这件案子就不会由郡里接手了,那将会变成一起联邦案件。




因为Derek留下来承担了责任,并且努力保证了狼群的安全,而且还尽了全力去避免火势的蔓延,政府只控告了他蓄意破坏。他受到了一小笔罚款,而且得完成一定量的社区劳动,但总体上,他并没有因为那天晚上的事受到责怪。




其他的学生,那些逃离了现场,并且早就在贝肯山警局留了一堆案底的人,其中几人之前还因暴力犯罪被起诉逮捕过,则都被宣布了更严重的判决,送到了少管所里。




几周后,这件事就被镇里的大多数人所淡忘,没什么人再提起Derek Hale了。




 


“不管怎样,火灾之后,他就一直非常封闭了。那之后他更加寡言少语了。”Talia抬头看向Stiles,接着她的语气变得积极多了。




“然后差不多四个月前,就在消防队的那次意外之后,我们发现他似乎更快乐了。”她回忆起那段记忆,困惑地笑了笑,“在那种情况下,那很奇怪,但关于他的一切都越来越乐观,只不过那时我们不知道原因。”




她看向Stiles,开心地笑了,“接着差不多两个月前,他把原因告诉了我们。”Talia看着他的眼睛,会意地笑了。




Stiles困惑地皱起眉头,直到——




噢。




噢!




Stiles就是那个原因




好吧,所以Derek和我应该是差不多四个月前遇见的。时间线完成了!




后门被打开了,Laura走进了家庭活动室。“人呢?”




“在厨房呢!”Talia喊道,越过椅子看向她的女儿。




Stiles转过身面对炉灶,继续做晚餐,同时还想着刚才和Talia的聊天。




他甚至还不认识这个家伙,就已经有些开始爱上他了,这会很怪吗?




 


Laura和Talia一样在柜台边坐下,他们三人愉快地聊着天,Stiles在厨房里来回忙活着,准备晚餐。




最终,Stiles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他迅速地在毛巾上把手擦干,把它掏了出来。




是Parrish的短信。




黑色科迈罗刚刚离开贝肯山加州州立大学。要跟着吗?




Stiles迅速回复道:不,不需要跟着他。谢了,老兄。




不客气!




“是Derek的同事吗?”Talia问道。




Stiles把手机放回到柜台上。“没错!他刚离开。所以应该还有十或十五分钟Derek就到家了。”




两个女人站起身来。




“我们去把餐具摆好!”Laura走向餐桌。




知道了具体的时限让他们所有人都紧张地动员了起来。但当Talia和Laura正兴奋即将见到Derek时,Stiles却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安。




Stiles冲到烤箱面前把芦笋端出来,还在烤盘边缘烫到了手指,接着他开始给做好的食物摆盘,确保它们尽可能的好看。Laura和Talia铺好桌布,摆好餐具,并点亮了Stiles之前买好的蜡烛。




“红酒!”他扭头大声说道,双手还忙着淋照烧酱。Laura站得离他最近。“柜台上有红酒,你可以把它打开!”




Laura快步走向柜台,拿起那瓶红酒,急匆匆地走进餐厅,把它递给了她妈妈。Talia打开瓶塞,把它放在桌上醒酒。




Stiles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血液急窜。他强迫自己的双手别再颤抖了。




Talia走到他身旁,把一盘盘的菜端到餐桌上,Laura把它们摆放精美。




“这看起来太棒了,Stiles,”Talia朝他笑了,“他一定会喜欢的。”




我完美地完成了这顿惊喜晚餐!




“我们去客厅等!”她说着,离开了厨房。




Stiles把最后一道菜放在餐桌上,走回厨房,好让自己在这个夜晚真正尴尬的部分开始之前冷静下来。




他默默数数,试图让自己的心跳慢下来,并调整呼吸,避免在他做出了各种异常决定的这一事实袭来时恐慌症发作。




这并不像是在夜店跳舞时假装某人的约会对象,好让对方的前任感到嫉妒那样简单。Stiles闯进了一个陌生人的家,并请求同为警官的同事进行了非法的背景调查,好让自己能在他的家人面前撒谎自己有多了解他。




我他妈的到底让自己陷入了什么样的境地啊?




Erica走进厨房,抬头望向Stiles,叫了一声。




“谢了,”他说道,把她的叫声当作是鼓励,“好吧,我只需要撑过晚餐,接着Derek就能自在地待在家里了,”




Erica蹭了蹭他的脚踝,悠闲地离开了。




Stiles回到行动中来,他尽可能快地打扫干净厨房,集中注意力。一清洁好厨房,他就加入了正在客厅里的Laura和Talia,并把灯都关掉,假装家里没人。费了那么大力气之后,如果Derek的惊喜在他还没进该死的房间里就被戳破的话,那就太糟糕了。Laura在沙发背后蹲了下来,扯着Stiles的制服裤子,直到他也蹲了下来,Talia也跟着照做。




只尴尬了一小会儿,因为几分钟后,他们就听到了黑色科迈罗停在房门前引擎发出的隆隆声。




开始了。




他的车在车道前转了一半就尴尬地停了下来,被Stiles的车堵住而没法停进去。向后倒了倒车,他把车停在了房子面前,Talia租的车的后面。




“我的天哪,这太让人兴奋了!”Laura尖叫道。




“你也可以这么说,”Stiles低声嘟囔着。




他们听见Derek关了车门,他们在一片寂静里数着秒数,直到听到他的钥匙串在门廊发出声响。他们听见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还有门锁弹开的声音,接着门把手转动了起来。




Derek慢慢打开了门,探了个脑袋进来扫视着屋子,一只手还摸索着灯的开关。




终于找到开关,他打开了灯,Laura和Talia从藏身的沙发后面跳了出来。




“惊喜!!”Talia和Laura喊道,高兴地笑着走向了他。




Derek吓了一跳,看着他的母亲和姐姐愣了一秒。“Laura?妈妈?”




他惊讶地回抱住她们,笑容慢慢地在脸上绽放…




…直到他的眼神落在了,




“Stiles?!”他看起来太困惑了。红晕爬上了他的颧骨,他惊讶地张大了嘴。




“惊喜?”Stiles弱弱地说道,朝他稍微挥了挥手。




Derek闭上嘴,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的公文包从肩膀上掉下来,摔在了地上。




“我的天哪,”他说道,瞪大了双眼。




 


-TBC-




P.S.译文我也po到了ao3上,希望方便的小天使们能去点赞/评论,谢谢啦w


【中文翻译】Stiles Stilinski, Boyfriend Extraordinaire







评论
热度(52)
  1. 相 柳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