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柳

IF

爱我宝宝!

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这边也搬一下。送给 @相 柳 的文

梗来自群内的七七   首发在随缘

非自愿性行为警告

AU警告



IF

如果以利亚才是那个私生子的话……

 

克劳斯是在一个漆黑的小巷口拦到他的兄弟的。为了这一刻,他已经追逐了许多个国家。

“阴魂不散的跟屁虫,一如既然,嗯?”

克劳斯在心里叹了口气,说:“以利亚,拜托,你一定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吗?”

“那我换一种说法好了。尼克劳斯,你为什么在这?”

“当然是因为你在这里。以利亚,我是为了带你回家而来的。”

“还没厌倦那可笑的家族游戏吗,尼克劳斯。容我提醒你一下,我们的家庭在一千年前就已经破灭了。”

以利亚说的没错,他们的家庭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支离破碎。可是那又如何呢?以利亚始终是他的哥哥,不论对方承认与否。

“或许吧。可我们的血缘关系不会断,我对你的感情也不会。”

以利亚沉默着,没有对克劳斯的话做出反应。仿佛受到鼓励般,克劳斯走上前,试探着张开手拥抱他的兄弟。以利亚没有推开他,这让克劳斯不可抑制的感到欣喜。可随后,以利亚的话如同冰雪凝结的尖刀刺进他的胸膛,让他遍体生寒。

“我还以为那把匕首会让你清醒一点。这些年睡得还好吗?”

银匕首插入心脏的滋味并不好受,一瞬间,被背叛的愤怒再度涌了上来。克劳斯想要推开以利亚大声质问,却被对方温柔的抚上自己脖颈的手所阻止。

以利亚亲昵的抚摸着克劳斯的后颈,在他耳边低声说到:“尼克劳斯,你总是这样,学不到教训。”

犬齿刺穿皮肤的疼痛让克劳斯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将以利亚摔到了地上。他摸了摸伤口,手上只有零星的几滴血——吸血鬼的治愈速度确实很快。然而狼毒已经在他身体里蔓延开了,即便是始祖,也要为此受到不小的折磨。

仿佛再一次被匕首刺入心脏,胸腔中难以忍受的疼痛令克劳斯感到愤怒——那愤怒之下的伤心被他强硬地按下了。

以利亚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微笑着看向克劳斯。“现在你的脸上写满了‘为什么’,你是真的不明白吗?尼克劳斯。”以利亚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继续说到:“当然是因为我厌倦了你所谓的家族游戏。”

狼毒发作得很快,高热和晕眩已经开始让克劳斯站立不稳。以利亚走向他,将克劳斯一把甩到墙上掐着他的脖子,佯做温柔的吐出伤人的语句。

“尼克劳斯,我受够了和你兄弟相称的日子。”

被这句话所刺伤,痛苦和愤怒让克劳斯对着以利亚的脸一拳揍了过去。以利亚后退几步,摸了摸被打出血的嘴角,面无表情地看着靠着墙痛苦喘息尼克劳斯。

让他更加痛苦吧。从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传来细小的声音。难道你不想看他心碎的样子?那声音进一步蛊惑。以利亚眨眨眼,在心里回答:当然,我想。于是他走上前,拽着克劳斯的胳膊,把人带离了这个小巷。

克劳斯是被以利亚扔到床上去的,动作粗暴,毫无温柔可言。以利亚倾身上前,扯着克劳斯的额发迫使他抬起头来和自己接吻。他粗鲁地啃咬着克劳斯,侵入对方的口腔攻城略地,勾着对方的舌头黏黏糊糊地搅在一起,然后又忽然翻脸无情地咬下去。分开的时候以利亚舔了舔克劳斯的嘴唇,然后用拇指摩挲着他的嘴角,低声问到:“你现在感觉如何?我的弟弟。”

自行车




拜吸血鬼始祖强悍的恢复力所赐,当克劳斯第二天醒来时,除了后穴还有些酸胀,全身已经恢复良好,就连吻痕和掌痕都只剩下浅浅的颜色。克劳斯猛地从床上跃起,大声呼喊他的兄弟:“以利亚?!你在哪里?”

“我就在这。”以利亚坐在被光线厌弃的阴影里,十指交握搭在翘起的腿上,寒冰覆盖在他的脸上。“现在,别告诉我你依旧要我和你一起回去。”

克劳斯的回答是朝他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当然,哥哥。我们回去吧。” 


评论
热度(17)
  1. 相 柳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转载了此文字
    爱我宝宝!
回到首页
© 相 柳 | Powered by LOFTER